首页 > 新闻归档 > 全国两会 > 正文

[议政] 重庆市长当国资委主任面捶桌批评国企老总疯了

图为黄奇帆

中国青年报(记者 曹林)有外媒评价,中国的两会越来越有趣,越来越好看了。我想,外媒说的好看,不仅是人多热闹和众声喧哗,很大程度上表现在:有了许多不同声音,这些声音甚至是针锋相对、充满火药味。有人捶桌子痛斥,有人面对面对掐,有人发言时数度哽咽,有人怒发冲冠,有人汗流浃背。

捶桌子的有人大代表、重庆市长黄奇帆。在讨论预算报告时,他当着国资委主任王勇的面,尖锐批评当前一些企业在汽车产业上的“高歌猛进”,称一些国企老总已经疯了,昏了头,并希望国资委加以约束。黄奇帆是在激动之中捶着桌子说这番话的。

吵架发生在政协经济界别小组讨论时。政协委员韩兴旺批评说:现在一些央企真是财大气粗,作为全民企业,利润该让全民更多分享。这说法得到了工行行长杨凯生的回应,他说:关于上缴红利的问题,国企又一次被媒体和民众妖魔化了。关于国企高管的工资,国资委是有严格规定的。最基本的原理都没有搞明白就在那里嚷嚷。说国有银行利润竟然一分钱不上缴,这是胡扯。我们工行每年现金利润上缴50%,所以说许多地方都被外界误解了。虽非直接交锋,可明眼人一看便知针锋所指。

发言时数度哽咽的有贺优琳代表。“物价飞涨,我真不知道那些每月收入一两千块钱的老百姓是怎么熬过来的。”贺优琳在广东团审议报告时数度哽咽,被网友尊称为“忧民哥”。发怒的有崔永元委员。他发言时称:崔永元一个月挣3万元,征他税也许合适,一个煤矿工人挣了8000元就不应该收税,他是在玩命,他进去就不一定能出来,我进演播室就一定能出来。汗流浃背的有卫生部的官员。媒体称人大常委对公立医院改革尖锐的批评让卫生部门官员很紧张。前年卫生部部长陈竺就说过了:自己两会期间非常忙碌,要时常跑到人大当被告!

其实,两会期间不仅卫生部官员会流汗,面对代表委员们“代表人民询问你”这种咄咄逼人的追问,各部委的官员都会很紧张。一位委员炮轰教育部和人保部敷衍其提案后,两大部迅速向其道歉。

捶桌子的,吵架的,哽咽的,愤怒的,流汗的,正是这些丰富的表情,让两会充满议政的味道。议政,就应该像这样有点儿冲突和火药味。参政议政,说到底就是不同利益群体的代表们到议政厅博弈来了,各自把利益声音表达出来,争取将本群体的声音融入立法和决策中。既然是不同利益群体的博弈,必然就有不同声音,有反对声,有不满声,有炮轰声。两会制度,创造了一个让大家“和平吵架”的制度平台,让大家在这个制度渠道中把不同观点表达出来。

不要认为这种会场上的交锋会影响团结,硝烟会影响和谐。这种辩论毕竟是在秩序范围内,受到法律约束的,比暴力斗争要文明、缓和得多,从而给社会造成的震荡和破坏也小得多。两会上捶捶桌子吵吵架,社会中的冲突就会大为减少。

有机的团结,不仅是鼓掌和举手营造出来的,也是这种辩论和交锋带来的。代表委员们如果不在公立医院不公平无效率问题上批评卫生部门;如果给税务部门面子,不在车船税立法上批评他们“总想从老百姓腰包里掏钱”,这些部门满意了,“压力山大”的老百姓就很不满了。老百姓不满积压多了,矛盾激化了,社会就难保持稳定。

捶捶桌子吵吵架,只要不违反议事规则和会议文明,表明代表委员们正“卖力”地为民立言,“卖力”地履行他们的代议使命。交锋辩论,不是为私,辩的都是公共事务。公共利益,不是哪一个人、哪一个群体说了算,正是这种开放的会议中争吵的结果。这些在两会上鲜活生动的冲突场景和论争剪影,见证着中国民主政治的进步。

编辑/守拙

责任编辑:守拙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