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株洲民生 > 正文

60岁的易娭毑一个人20次勇斗挖沙船/图

10月9日,下午,易娭毑所痛恨的“0679”号挖沙船静静地停泊在采沙场湾区内。王欢/摄

长株潭报10月10日讯(记者 王欢)如果车船不响,绿树成荫的沿江北路即便在白天也能听到虫鸣鸟叫。这条绵延数公里的小径曾是104路公交车的主要路线。而现在,这里却成为“后八轮”、“小金刚”货车、“水泥罐车”的黄金通道。那些穿梭于此的货车遇上错位明显的水泥槛时,常会震落一些它们的货主冒着被罚款的危险弄来的宝贝——河沙。正是为了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年逾六旬的易娭毑已经一个人奋战了一年。

耳顺之年耳难顺

挖沙船看上株洲市沿江北路100号附近河道之前,易娭毑与儿子、儿媳以及两个孙女宁静地享受着河岸的惬意。

“就是一年前,六七艘挖沙船开始围着我们这里挖,有时候下午4点过来,有时候晚上一两点过来。”易娭毑介绍,要让这些20来米长的“挖沙巨兽”开动起来,柴油机“啪啪啪”转个不停,虽然隔着半个湘江的宽度,在家里听起来却像在耳边开动打桩机。

易娭毑自称过了60岁,睡不睡觉已经无所谓了,“可就是看不得我那两个孙女受苦的样子”,挖沙船频繁光顾之前,大孙女在株洲市二中算是尖子生,“她特别会学,也特别爱学。今年马上就要考大学了,越是想考好,压力就越大。”可是每晚的噪声却让她无法安心学习。易娭毑激动起来,眼眶再次湿润。

20次勇斗挖沙船

哭泣不是办法,易娭毑的“倔”在附近是出了名的。

她说话时,莫说是坐在小板凳上的晚辈,就是那些比她年纪稍长的街坊都不敢插话。“她就是我们这里的‘老大’,在这河边住了63年,什么风浪都见过了,我们都听她的。”街坊文德静悄声说。

在向有关部门求告数次均未彻底根治噪音干扰之后,易娭毑决定“自己动手”。今年入夏以来,易娭毑架起一叶小船“十几二十次”冲向那些扰她孙女安心读书、踏实睡觉的挖沙船,“每一次我摇上去,发现上面总有五六个船员。一个老一点的船老大,我要他们莫挖了,他们总是一句‘你去和老板讲咯’,我只是打工的。”

就在昨天早上7点,老太太清楚地记得她驾船冲上一艘编号为0679的挖沙船,船上一个50多岁的老满哥又是一句“我一个月才千把块钱咧,你去找老板咯”。

易娭毑说,20次冲击,“有几次把他们的皮鞋扔到河里、把仪表盘都砸了,他们还是不肯停”,20次冲击,“只有两三次,他们回去了”。

挖沙船来后活鱼店少了两家

因为敢于为附近百余户居民出头,易娭毑在街坊中威信极高。她说:“在100号附近一年前有近四家活鱼店,可自从挖沙船来了,104路断了之后,两家已经搬走。我们这些世代居住在这里的人难道还要忍受他们的噪声干扰,为了迁就他们挖沙而搬走吗?不可能!”

“喂,你快来咯,他们现在又在挖沙,不信你听咯。”过去一年,易娭毑做得最多的就是举起电话,向所有她知道的机构拨打投诉电话,“可往往他们来了、看了,安静了两三天,挖沙船又来了。”就在昨日凌晨1点,四艘挖沙船再次打破了易娭毑的清梦。

沿着沿江路3公里范围,四艘挖沙船依次排开,文德静介绍,“这些挖沙船一天挖满两船,天亮时停工,沙子就堆在附近的挖沙场内”,文德静所指的挖沙场距离易娭毑家不到800米距离。

凌晨时分,江面船上泥沙俱下,噪声震天,路上尘土飞扬。就在距昨晨运作的挖沙船的工作面不到1公里范围内,就是株洲市二水厂、三水厂。

最新进展株洲市水务局展开清查活动

扣押12艘挖沙船

株洲市水务局监察支队支队长袁礼花表示,国庆期间,该支队不断收到湘江沿岸居民举报非法挖沙活动,包括易娭毑举报的株洲市二水厂附近的挖沙行为,“也有一位姓殷的市民向我们举报”。袁礼花同时表示,已于昨日的执法行动中,扣押了12艘非法挖沙的船只。“对于此次活动中情节严重的船只,我们将处以一万元以下的罚款。”

实习编辑/火柴

责任编辑:帅焯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