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归档 > 市井·生活 > 正文

上"贼船"卖淫自愿 初中女生咋了

刘德国每日在各娱乐场所守株待兔,巧妙地抓住女孩们喜欢娱乐又身无分文的特点,投其所好,将这些涉世未深的未成年女孩玩弄于股掌之上,成为他挣钱的工具,花季少女,为何自愿上贼船?(2012,2,1“检察日报”《初中女生被强迫卖淫皮条客竟称她们自愿》)

没上“贼船”之前:2011年春节假期的一天,江苏省常州市市中心“冰上芭蕾”溜冰场上,两个女孩结伴飞舞,银铃般的笑声弥漫四周,她们是初二女生小曼和刘蓓蓓。从溜冰场出来,蓓蓓对小曼说,带你见个朋友“光头”,人很大方,会赚钱。话音刚落,“光头”即出现在她们面前,他请她俩吃了夜宵,之后打的送小曼回家。

第二天蓓蓓再约小曼:“一起找‘光头’要点钱,再请你溜冰。”在公交车上,蓓蓓与小曼耳语:想过把处女卖了吗?可以卖1万元。小曼摇摇头。蓓蓓又说,将来谈恋爱,处女也会被男人骗去的,不如现在卖点钱。小曼还是摇摇头。

见到“光头”后,“光头”将小曼带到某歌厅二楼包间,“啪嗒”关灭灯光,将她推倒在床,压住她低声道:不要叫,周围都是我兄弟!小曼既害怕又慌乱,没敢吭声……

“光头”送小曼出来,临走交代:这事不要说出去,我知道你姓名学校,发到网上,想想吧,怎么见人。你以后要给我介绍一些同学中漂亮的、喜欢在外面玩、家里管得很松、为钱肯听话的女孩。

上了“贼船”之后:很快,小曼把同班同学维嘉介绍给“光头”。至案发两个月内,经“光头”拉皮条,维嘉卖淫7次,所得数千元均由“光头”收取,平日他给维嘉最多10元钱零花钱。

之后,小曼又将在溜冰场认识的晓莉、姗姗介绍给“光头”,姗姗又将同学西美介绍给“光头”。2011年4月至6月间,“光头”采用引诱、介绍、容留、胁迫、欺骗等手段组织以上5名少女卖淫,谋取非法利益。

经常离家出走的维嘉说,“因为成绩不好,爸妈老是打骂我。我上网、吃住、买服装都是‘光头’花钱,不好意思,就答应(卖淫)了……。”

(光头的)“慷慨大方”和“善解人意”与父母的冷面孔形成鲜明反差,所以女孩们宁可跟“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刘德国混世界也不愿回家,睁着眼睛往火坑里跳。

听听姗姗跟嫖客的讨价还价:“做一次多少?”答:“200元。”“至少500,人家最多的一次800呢,200太少,不做!”俨然久经沙场的风月老手。办案人员说,在接受讯问时,她们在陈述难以启齿的情节时一个个全无半点羞涩……

“上学有用吗?帮助,哼,有那必要吗?我挺好的,不需要!正逛街呐,没空!”(维嘉)腔调极其玩世不恭。没等办案人员再说下去,她就挂断了电话。

短评:报道中的5名涉案女性均为青春期少女,她们无一例外都是“差生”。而她们成为“差生”的原因,则是因为父母大多是普通职工或小生意人,为了生计疲于奔命,对孩子缺乏耐心细致的教育管束。显然,家庭教育这一关已经失了控。正因为如此,她们才属于那种“家里管得很松,晚上可以出来”的学生。

无一例外的是“差生”,学校不知道?且没有感觉到她们的“反常”?显然,学校教育这一关也已失了控。既然读书是条死胡同,何必再往里走呢?去溜冰场飞舞,卡拉OK里放歌,迪厅疯狂摇摆,才能尽情释放活力四射的身心。这不更说明学校失“控”?有人管过吗?

于是“猫”有了机会,因为她们全符合“光头”刘德国的衡量标准:“漂亮的、喜欢在外面玩、家里管得很松、晚上可以出得来、为钱肯听话的女孩。”

除了家庭和学校,那么社会呢?那些“溜冰场,卡拉OK,迪厅”咋就成了卖淫嫖娼的滋生地?“光头”怎么那么“卖”得出去?嫖客怎么那么容易得手?如果不是因为“2011年6月的一天,晓莉因不堪被‘光头’掌控玩弄,向警方报案”,不知道还将有多少初中女生上了“贼船”。

这则报道中最怕的是哪两句话?一句是一个叫蓓蓓的女孩子说的:“将来谈恋爱,处女也会被男人骗去的,不如现在卖点钱。”还有一句是“光头”刘德国说的:“就算她们走了还能找到其他人,这样的女孩不难。”那不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且轻而易举?

初中女生咋了?但我们对于初中女生有办法?对“皮条客”有办法?对嫖客有办法?还是对那些场所有办法?如果有办法,又何以如此?如果还是永远的在那里“守株待兔”,有多少兔子或已逃了,或已经被“吃”了?这样的事实不是明摆着?

实习编辑/孜孜

责任编辑:徐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