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军事历史 > 正文

狄仁杰为何能称为"中国古代第一神探"?

本文摘自《爱情婚姻家庭(风云人物)》2011年06期,作者:周益,原题:《狄仁杰:好斗的官场不倒翁》

因为系列剧《神探狄仁杰》的热播,那个和蔼可亲,略带一点冷幽默的胖子一下子成为观众们最喜爱的角色之一。

不过,真实的狄仁杰恐怕就没那么可爱了。

在史书记载中,狄仁杰道德完美,好跟人争斗,不论皇帝还是同僚,他总要与之争个黑白分明。

但是,这样一个好争斗的人,却能在凶险的庙堂之上不动如山,占了李姓皇位的武则天尊他为国老,而重掌乾坤的李氏却也赐他无尽哀荣。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next]

挤兑同僚的好手

中国有个成浯叫作“唾面自干”。这个成语是说,别人往自己脸上吐唾沫,不能擦掉,而应该让它自己风干。人们往往用这个成语来形容一个人受了侮辱却能极度隐忍,从来不加以反抗。这个成语故事的主角叫娄师德,当时跟狄仁杰是武则天的左膀右臂。

尽管同为相国,两个人的能力却有差别。狄仁杰出类拔萃,娄师德却显得有些平庸。尽管娄师德是个谦谦君子,从来不会和任何人发生矛盾,但盛气凌人的狄仁杰就是看不惯他和自己平起平坐,挤兑起娄师德来,不遗余力。

娄师德是个信奉唾面自干的人,任凭狄仁杰怎么欺负,他似乎都不放在心上。这样一来,反而让外人都看不过去了,他们认为狄仁杰连老娄都不放过是不是有些太过火了。但大家都知道狄仁杰向来自高自大的秉性,所以也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调解此事。最后,连武则天也看不下去了,只好亲自出面做狄仁杰的工作。

武则天是当时的最高领导人,掌握的材料当然比任何人都多。同时,武则天也特别善于做思想政治工作。

有一天,散朝的时候,武则天留下狄仁杰,聊了几句。

她单刀直入地问狄仁杰:“我这么重用你,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狄仁杰答得也很干脆:“我是一个从来不知道依靠别人的人,而您最后居然重用了我,我想一定是因为我的文章出色外加品行端方。”

[next]

尽管这样的回答在武则天意料之中,但是狄仁杰的口气还是令她有些小小的不快,她呷了一口茶,又咽了一口唾沫,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狄先生啊,这你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当年,我对你其实一点了解也没有,为什么想起来提拔你啊,全仗有人在我面前推荐你。”

这次轮到狄仁杰吃惊了:“真的啊?我怎么想不起来会是谁推荐了我呢?”

“给你三次机会,你猜一下吧?但我想,就是给你十次机会你也猜不出来!”

狄仁杰是个聪明人,见皇上这么说,就顺口答道:“那就请皇上您直接告诉我好了。”

“告诉你吧,你能有今天,靠的不是别人,而是娄师德,就是他在我面前三番五次推荐你的!”

武则天似乎看出了狄仁杰的惊诧和难以置信,随即让侍从取来档案柜,笑着对狄仁杰说:“你自己去打开看一下里面的东西吧。”

档案柜打开了,十几封写给皇上的推荐信一一呈现在狄仁杰面前,这些推荐信的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推荐狄仁杰担任重要职务。十几封推荐信的作者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娄师德。

[next]

这一下轮到狄仁杰无地自容了,原来自己能有今天,靠的全是娄师德当年的大力推荐。自己不领情也就罢了,谁知自己还时时打击娄师德。而更令他惭愧的是,娄师德居然从来不自恃有恩于人,居然一直默默承受冷嘲热讽而不做任何解释!

终于,狄仁杰用自己的好斗,成就了一个流传千古的名言:“宰相肚里能撑船”。

名侦探的资本

狄仁杰的家世并不显赫,他的父亲只是做过夔州(今重庆奉节)长史而已。狄仁杰的“夹生”从小就表现出来了。

有一次,家中出了命案,县吏来查案的时候,家里人为了避嫌,纷纷向县吏汇报案情。可就狄仁杰不买账,一个人坐在书房里读书。县吏觉得这小孩儿不给面子,就去质问他。狄仁杰回答说,圣贤们在书上没教我不经观察就去瞎说话,所以我没空理你!把县吏气得够戗!

狄仁杰进入官场的敲门砖并不硬,因为他的证书是考明经得来的。据著名历史老师袁腾飞介绍,明经科就是填空,子曰什么时习之,你填上“学而”就完了。明经好考,所以考上之后也做不了大官。进士科就特别不好考,诗词曲赋、国家大政方针,该不该举办奥运会,你得写一篇论文。

尽管家庭背景普通,加上明经出身,狄仁杰并没有因此少得罪人。

一天,狄仁杰的同事要被安排出使西域,以孝道著称的他认为同事家中老母卧病在床,就想替他出使,可遭到了上司的反对。狄仁杰不顾自己位卑,反过来质问上司:“让一个老母亲整日思念千里之外的儿子,你们难道就没有愧疚么?”

最后,上头果然换了他人出使,但狄仁杰也因此遭到怨恨。

[next]

好在当时的唐朝刚刚显露出勃勃生机,拥有真才实干的狄仁杰经过十数次升迁贬谪后,终于在唐高宗仪风年间当上了大理丞。

在任期间,他创造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纪录:一年中判决了大量积压案件,却没有一人喊冤。

智斗来俊臣

当上了京官,狄仁杰依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姿态。

譬如,唐高宗要到汾阳宫去视察,当地的长官为了讨好皇上,决定新开一条御道,但在狄仁杰的坚决反对之下,御道修建计划被迫中止。

又如,左司郎中王本立恃宠用事,朝中大臣都很怕他。可是狄仁杰却不以为然,经常抓住机会弹劾王本立。即使唐高宗有意偏袒,狄仁杰也不为所动。最后,他还真把王本立给扳了下来,一时朝廷肃然。

在武则天当政时期,狄仁杰还遭遇了人生最大的危机,那次的对手是武承嗣和著名酷吏来俊臣。

武承嗣认为,狄仁杰将来一定会成为自己被立为皇嗣的最大障碍。因此,他就指使酷吏来俊臣诬告狄仁杰等人谋反,并随即将狄仁杰逮捕下狱。

当时法律中有一项条款:“一问即承反者例得减死。意即如果一个人主动承认自己有谋反罪可以减轻罪行,其意思接近于今天所说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来俊臣逼迫狄仁杰承认“谋反”,狄仁杰随即予以完全承认:“谋反是事实!”得到了狄仁杰的口供,来俊臣满心欢喜,也就放松了对狄仁杰的警惕。

谁知,狄仁杰只是用这招儿来麻痹来俊臣的。其后,狄仁杰趁狱吏不备,偷偷写下了上诉材料,悄悄放在了自己的棉衣之中,并请狱吏转告家人将棉衣取走。

[next]

最后,狄仁杰的儿子将上诉材料转到了武则天的手中。

于是,武则天亲自召见狄仁杰,当面询问他:“你当初为什么主动承认谋反?”

狄仁杰平静地回答:“假如我不承认谋反,估计我早就死在来俊臣的皮鞭之下了,又怎么能再见到皇上呢?”

狄仁杰以自己的机智逃过了一劫,但从此他也就和武承嗣成了死对头。

从生前算到死后

在狄仁杰为相的几年中,武则天对他的信任令其他人望尘莫及。譬如,武则天常称狄仁杰为“国老”,而很少直呼其名。对于老年的狄仁杰,武则天更是显示出了温情的一面:朝堂之上,武则天特许狄仁杰不用跪拜;武则天还曾多次告诫朝中官吏:“非军国大事,勿以烦公(指狄仁杰)。”对狄仁杰可谓优渥有加。

在武则天的朝堂里,狄仁杰地位之崇高,无人可出其右。这让狄仁杰有机会对武则天之后的继任者做出从容安排。

武承嗣是武则天的侄子,一直渴望成为太子,而武则天则犹豫不决。狄仁杰抓住机会,以亲情打动武则天。

狄仁杰对武则天说,立太子之事,事关重大,有很多因素应该考虑进去,但第一要考虑的是自己。无疑,人都是要死的,因此,我们才需要选定接班人。如果接班人选得好,自己的路线方针政策将被执行,自己的灵位也能被后人供奉;如果接班人选得不好,那么自己生前所做的一切都有可能被推翻,自己将来的灵位也会被人抛弃。也是从这个意义上说,选择接班人首先应该选择在血缘上和自己最近的人——只有血缘最可靠。最现实的方法就是,您应该立您的亲生儿子为太子。如果您立了您的儿子,将来您就是皇帝的母亲,配享太庙也是理所当然;而您要是立了武氏的后人为太子,那么将来您只能是未来皇帝的姑母,侄子让姑母配享太庙,这事似乎有些悬!

[next]

很显然,狄仁杰的话对于武承嗣很有杀伤力,最终也打动了武则天。她决定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武承嗣最终失去了继承武则天皇位的可能。

这就从体制上保证了狄仁杰不会被武承嗣清算,作为副产品,李唐王朝也借此完成了复辟。

为了确保自己死后武承嗣不会死灰复燃,狄仁杰生前还精心挑选了自己的接班人,此人就是张柬之。

有一天,武则天向狄仁杰征求宰相人选,狄仁杰毫不犹豫地说:“荆州长史张柬之是个难得的人选,这个人虽然老了些,但却是真正的宰相之才。这个人一辈子没被人发现,如果您用他做宰相,他一定会为国家鞠躬尽瘁。”

于是,武则天将张柬之的官职由长史升为司马。

过了一段时间,武则天又让狄仁杰推荐宰相人选,狄仁杰笑了一下,说道:“我以前曾经推荐过张柬之,到现在也没见您用这个人啊。”

武则天说道:“怎么没用啊?我早就把他升为司马了。”

狄仁杰不慌不忙地说:“我给您推荐的是宰相人选,您却让他去做司马,当然算没有任用。”

后来,张柬之果然被任命为宰相。

《唐书》记载,久视元年(700年),狄仁杰去世。悲痛的武则天说出了一句流传千古的悼词:“朝堂空也!”

当武则天病重时,宰相张柬之没有辜负狄仁杰的期望,果断起事,仅仅用了半个时辰,就完成了将政权回归李唐的政变。

不久,李氏重掌乾坤,狄仁杰先是被迫封为司空,后又被迫封为梁国公。

责任编辑:帅焯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狄仁杰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