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网评发声 > 正文

“降噪神器”能改变广场舞的厄运吗?

 文/张卫斌

广场舞——这种舞蹈拥趸众多,却从未像当下这般引起争议,上升到社会问题的高度。鸣枪、放藏獒、泼粪、高音炮……激烈对抗诞生了以上的极端驱赶事件,却多半两败俱伤,甚至违法。这种境况或能迎来改变。第二届上交会现场传来好消息:复旦大学科学家已成功发明出广场舞噪音“逼停神器”——有源定向扬声器。(4月28日北京青年报)

广场舞虽然是一种没有归类的舞蹈,却活跃在城市广场、农村空地,在当下中国空前流行,以中老年妇女群体为主,配乐没有固定节奏,可能是动感的“神曲”《最炫民族风》,也可能是旋律优美的民乐《我从草原来》,从低质音响里飘出来的,多半是铿锵、霸道的高分贝。如今,这种群众性娱乐方式成了颇受诟病的活动。

广场舞遭受非议,说明了社会在进步。老实说,当人们还在为温饱而奋斗的年代,谁还会在意广场舞那点噪音?可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生活的品质。噪音,雾霾,水污染,食品安全,以及个人隐私等越来越受到重视,人们的自我保护意识开始觉醒,无疑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

广场舞者受驱赶,凸显城市化进程中市民精神生活领域硬件建设与软件建设中的问题。硬件建设上,主要表现在很多小区缺乏配套的文体活动设施。在寸土寸金的今天,小区里的所谓“广场”其实很逼仄。试想,如果小区广场足够大,文体设施一应俱全,噪音扰民的问题还会这么突出吗?在软件建设方面,城市化进程中,不少新市民是由失地农民和进城务工人员演变而来,他们中部分人还保留着某些不文明的习惯,一时难以适应城市生活。

广场舞纷争频发,噪音只是原因之一。反对者声称,驱赶广场舞实属无奈,噪音扰民是主要原因。这就让人感到有些困惑了:从前,广场舞音量也不低呀,为什么就没人驱赶呢?最主要的,恐怕还是对立的双方缺少彼此缺乏包容的心态。从这一意义上来说,复旦科学家发明的“降噪神器”,恐怕难以改变广场舞的厄运。

广场舞纷争,要求政府有所作为。在城市规划过程中,政府规划部门要有超前意识。在小区建设过程中,配套的生活设施要建,商业设施要搞,文体设施不能可有可无,更不能一切从简。开发商讲究利益最大化,政府要舍得投入,更要加强监管。

话又说回来,城市小区文体设施建设不可能“说在嘴上拿在手上”,需要一个过程。在现阶段,取缔广场舞显然不太现实。政府要动脑筋想办法,除了在场地上想办法,还可以制定相关文明公约。对立的双方也要相互包容、相互理解。退一步海阔天空。特别是那些热衷于跳广场舞的市民,姿态更要高一点,如果能够选择远离小区的跳舞场地当然最好,不能转移的,不妨将跳舞的时间稍微做一些调整,将音量也稍微调调低,避免产生不必要的纠纷。跳广场舞本来是一件挺欢乐的事情,硬是闹得剑拔弩张,那就背离了精神文明的初衷了。

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守拙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降噪神器 广场舞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