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生活 > 美食 > 美食探店 > 正文

在株洲城寻找特色衡山美味: 苦瓜焖黄鸭叫

这几日的株洲,终于有了盛夏的样子,太阳明晃晃地悬在半空,不用动弹,只在室外晃悠一小会儿,便浑身黏糊糊地让人难受。

这样的日子,接到饭局的电话总让人左右为难。去吧,这火烧火燎的天气,一身臭汗自不待提,关键是天热胃口也不好,吃不出个什么名堂来;不去吧,又有违盛情,甚至白白被扣个为人孤傲的大帽子,可就得不偿失了。

就譬如那天临下班,同事老郭说下班后请吃饭,我在电话里稍微露出那么点扭捏的意思,这厮就在电话那头开骂了,吃个饭还那么多屁讲究,我车接车送,不会让你热到……话说到这份儿上,我再推脱未免太不近人情了,所以也便由他去了。

之后我才意识到,当时我未坚持原则是一件多么明智的事情,这次饭局完全对得起大热天里东奔西跑冒出的满身臭汗,那奇妙的味觉体验多日之后仍在唇齿间萦绕不去……

1

中国土菜之乡的土味道

老郭喊我去的是广电斜对面的衡山人家,他与那家店的老板是多年的交情,本着照顾熟人生意的原则,且此地菜价颇为亲民,朋党聚会便时常选择此处,捎带着我也成了熟客之一,也颇知晓此店的一些渊源。

老板谭姓,衡东县人士。衡东被誉为中国土菜之乡,其地举办有一年一度的土菜文化节——当其时也,乡间饮馔高手轮番出阵,锅铲翻飞处,一盆盆冒着热气的菜肴次第而出,景象煞是壮观——但目前还只限于餐饮行业内部人士认可,外间所知不多,是以衡东饮食大牛们在外打拼往往打出“衡山土菜”的招牌来揽客,毕竟寿岳之名蜚声海内外,且从历史渊源来讲,衡东在行政规划上曾隶属于衡山,如此也不算冒牌僭越了。

就譬如当下所在的衡山人家,2003年入驻株洲,最开始在太阳宫那里开店,很快便打开局面,生意火得一塌糊涂,后来搬迁至当时仍属艽野僻地的广电斜对面,一样生意火爆,有老食客试着解释原因,言简意赅,一句话,“那里的饭菜都是柴火煮出来的。”

有时候,我们其实挺怀念以前的生活。那时候,没有电脑、没有液化气,也没有三聚氰胺和苏丹红,猪是吃红薯藤长大,蔬菜都是施的有机肥,炒菜是要用生铁锅和噼啪作响的木材的……

突飞猛进的工业文明给人们带来生活便利的同时,也湮没了不少农耕时代独有的文明气息。所谓人间烟火,没得木材噼啪燃烧时那一股袅袅炊烟,哪还有半点人间烟火气息?

所以,我们十分理解衡山人家的生意火爆,盖因此地菜肴,纯用柴火烹制,讨巧地捏准了都市中人那脆弱的怀旧神经。

2

苦瓜焖黄鸭叫,不一样的味道

当然,之前所述于我而言均是老黄历,换句话说,这些远不足以打动我在烈日下狂奔数公里去赴一个饭局,关键是这哥们儿在电话里循循善诱,有新菜,你没吃过的,保管对得住你。如你所知,我是个纯正的吃货,向以寻觅新奇菜肴为乐,闻听此番蛊惑,再是如何的烈日暴晒也认了。

所谓新菜其实并不新,当一大盘冒着热气的菜肴端上桌来时我嘀咕了一句,隔老远就闻到一股鱼鲜,凭我纵横餐饮江湖数年的经验来看,当是黄鸭叫无疑。一问果然——黄鸭叫肉质细嫩,水煮黄焖均可,佐以紫苏和当季鲜辣椒,汤鲜味浓,图的就是那份鲜辣爽口的敞快——老郭却提示,内里还有新东西,我抬眼望去,却见熬得浓酽的汤汁之中除了黄鸭叫之外,还翻滚着数段浅绿色的细长条状物,细看之下,不是苦瓜又是甚?原来,这就是老郭所说的新玩意儿!

且先不去管他,待尝过再说,如惯常所吃黄焖黄鸭叫类似,肉质细嫩,汤汁浓郁,所不同的是,有一股淡淡的清苦之味掺杂其间,而翻滚其间的苦瓜则因饱吸了鱼汤的精华,入嘴口感更为丰腴,若不是那股微苦的本味,完全想象不到这货竟是苦瓜,更何况,按本草纲目的说法,苦瓜为清凉下火之物,正宜这火热天气里被败坏得所剩无几的寡淡胃口。

地址:天元区泰山西路(株洲传媒大厦斜对面)

电话:0731-28832777

责任编辑:洪铮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