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生活 > 美食 > 金苍蝇 > 正文

在炎陵 寻找一颗最好吃的黄桃

朱大婶用心侍弄的这几亩桃林长势喜人,枝头的桃子又大又圆,因为尚未成熟,朱大婶挑出一些样品桃,到山下先问问价格。

7月23日乐富村,山区的桃子基本靠人力背下山,在合作社未成立之前,大部分桃农的黄桃,长的好却卖得不好。

  “本地黄桃,要不?”2014年8月,炎陵县境内的黄桃已经上市,穿县而过的321省道旁扎堆一筐筐的出售,吆喝声不断。如果是本地人,还会细问是哪个村子的黄桃,在他们眼里,产于平乐、仙坪的黄桃最好吃。

  炎陵地处罗霄山中断山脉,由于海拔高,昼夜温差大,水资源丰富,当地种出的黄桃获得国家农业部肯定,2011年被评为“优质黄桃之乡”,也是全国唯一获此殊荣的县。

  即使在同一县内,因为罗霄山的阻碍与海拔高低不同,黄桃的成熟时间可以相差半月之久,如,同在县南山区的龙渣瑶族乡的黄桃已经开园一周了,长在海拔800米的洞子村的黄桃还没熟透。

  自1987年,炎陵县农业局高级农艺师刘玉芳从上海引进“锦绣黄桃”品种试栽以来,经过近30年的发展,炎陵境内今年已经有近万亩黄桃林,种植面积的扩张,对外销售的问题就显而易见。

  事实是,农民种得出好桃子,但不一定能卖得出好价钱。

  炎陵,从没有黄桃到“优质黄桃之乡”

  同样作为国家级重点扶贫对象,炎陵县城的街道要比溆浦干净得多,这是开车进入这座人口19万、大部分县域被罗霄山隔断的县城第一印象,高速出口一处牌子显示这里是“黄桃之乡”,穿县而过的321省道旁已经堆满了向外出售的黄桃。

  中午一位好心的饭店老板提醒说,要买黄桃,就挑个大、肉厚,摸起来稍有点硬的,容易储存。一位姓肖的果农,介绍自己的黄桃时,说产于平乐,刚开园,以大小长相,9块至13块,价格不等。

  县里一块宣传牌子显示,截至2013年底全县黄桃种植面积已经有8100亩,一年下来的产值有7000多万元,成为该县农民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之一。预计再过4年,桃林扩展到15000亩。

  而这个长久以来作为株洲境内重点扶持的贫困山区,以前是没有黄桃的,黄桃在湘东南这块山脉区生根仅仅是30年前的事情。

  炎陵县农业局高级园艺师邓乘辉介绍说,1987年县里农业局因偶然的机会在上海参加农业培训活动时,被举办方推广的“锦绣黄桃”品种吸引,当时这种黄桃还只有编号,“锦绣黄桃”是后来在浙江推广种植之后命名的。

  最初引进的苗种,在县城周围进行试栽,现在这些种树随着县城的扩张早已经不在了,平乐乡洞子村同时间种下的一批老桃树还存在几棵。

  被称为炎陵“黄桃王子”的邝卫华,是组织种植黄桃,一路走来以此发家致富的代表人物,据他介绍,炎陵境内的黄桃,最初只有平乐洞子村在种植,效益提高后,开始向全县范围推广,目前县境内产桃区主要分布在平乐乡、下村乡、龙溪乡仙坪村、霞阳镇草坪村和山垄村、十都镇瓜寮村,其中以平乐乡的种植面积最大,时间最长。

[page]

仙坪村的桃林是种植在原先种植水稻的梯田上,桃林下是母鸡的乐园,它们飞到桃树顶的窝里产蛋。

  梯田,更有利于种植桃树

  2014年7月23日下午,进入平乐乡的盘山路非常难走,盘绕在罗霄山内部的070县道几乎把司机田斌绕晕了。两边的山上种满楠竹,森林原有的形态已经难以觅见,即使在深入罗霄山的平乐乡附近,经济林场的推广种植,让山上扎满杉树与马尾松。

  在引进种植黄桃之前,砍伐树木、竹料是平乐乡的支柱型产业,但目前能够看到的是沿山坡梯田种植的一片片果林。我们遇到第一个收购点——乐富村黄桃收购点,正在忙碌地分拣、装箱、运输,路上不时有骑着摩托车的男人,后座上绑着两个筐子,是来送黄桃的。

  目前,平乐村黄桃的外销形式,主要依托邝卫华创办的农业合作社向外倾销,乐富村的收购价格是9块5一斤,而在去年,因为市场滞销原因,一度果农只能以五六块一斤出手。

  乐富村村长兼支书的熊远发,今年62岁,身体还算硬朗,一个人可以肩挑百斤的黄桃,从家后山坡上下来,运到收购点去卖。熊远发介绍,村内开始种植黄桃是在5年前,30%以上的果树是2年前种的,今年刚开始挂果。全村103户人口,大约种植了300亩桃林,今年的产量有望突破40万斤。

  村民郭明福是乐富村的种植大户,两个儿子回来后,3人大概种了500多株桃树,郭明福说,山坡梯田种起桃树来,比较有利,不像平地需要间隔较大距离,种得稍密,也可以依靠地势,接收到充足的阳光。

  在他户名下的5亩山地,已经全部翻种桃树,“一亩地,种豆子能赚多少钱呢?”郭明福算着一笔账,如果全部用来种植黄桃,“少说也得一两万的收入”。

  巨大的经济效益是刺激乐富村村民集体改种黄桃的诱惑之一,郭明福有3个儿子,以前都在广州、深圳打工,做装修工的老大与制作玻璃工艺的老三已经回来,专心种地,大儿子郭云健解释,在外打工,一年收入也就五六万,儿子入学了,家里老人年纪较大,能够回来种桃子,养活一家,是最好的选择。

[page]

 仙坪村从山涧引出的水可以直接饮用,黄桃也是喝着这种水长大的。

  在平乐,最好吃的桃子在海拔800米的洞子村

  洞子村在炎陵果农心目中地位很特殊,因为目前县境内的黄桃,最初都是从这个地方传播出去的。7月23日傍晚,我们开车至洞子村时,这里的黄桃还没开园,同属一乡,路途经过的乐福村已经上市两天了。居住在洞子组海拔最高的一块桃林的朱世文称,眼前的桃树至少还需要5天的时间。

  相较乐富村,洞子村的海拔升高了200米,情况就大不相同了,朱世文与他的堂兄种植这片桃园,大概600株,虽然果实已经丰满,但摸起来硬邦邦的,剥开套袋,颜色尚未黄透。

  套袋是保护果实不受虫噬鸟啄的保护方法,在科学化管理方面,朱世文的种植技术确实要比远在湘西的张贻权熟练得多,但套袋的另一个明显缺陷是,桃子接受不到阳光、露水,自然没有张贻权种出的桃子口味自然、纯正。

  当然,在已经规模化种植的炎陵,口感已经不能不让步于市场要求了。

  其实,朱世文还是喜欢吃没套袋的桃子的,院前几株本地毛桃,就承接着阳光肆意生长着,远望过去,红得诱人。

  朱世文这片桃林,可以说是炎陵黄桃品质的保证,一般对外宣传、老板们过来看桃林,都会被带到这里实地考察朱世文父亲留下的老屋后院,还存活着几棵上世纪80年代最初试种的那批种树,虽然经过27年的时光,老桃树依然春光焕发,挂果量不逊山坡上那些5年树龄正值壮年的桃树。

  炎陵农业局园艺师邓乘辉表示,一般桃树树龄不会超过20年,管理条件差的,10年左右即进入衰退期,活不到15年树龄,而朱世文后院几棵桃树至今仍在挂果,一方面是管理有方;另一方面,桃林所在的山坡,光照条件好,海拔高,山坡上一条溪水终年不断,局部小环境非常理想,因而延续了桃树的寿命。

  朱世文也是一门心思种桃树,因为他父亲跟邝卫华是表亲,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种植黄桃,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父亲年迈之后,他也从深圳返乡,开始经营这片桃林,虽然举家在茅坪新修建了楼房,朱世文与妻子却一直住在父亲留下的土坯房子里。

  他在那里养了只狗,除了种黄桃,还有本地种植多年的奈李、新世纪梨、葡萄,一进园子就可以看到各种水果,结满枝头。从山顶流下的溪水,被竹节接到园内,一番世外桃源景象。

  朱世文不自觉地在固守着一些本质,种桃以来,他也开始不太关注外面的世界,每天对着山坡南面的太阳,日出而作,日落而歇,回归到这片土地之后,他找到了些许的安宁与自在。

[page]

平乐乡乐富村种植黄桃仅3年,已经发展为本村支柱型产业。

  海拔1400米的仙坪村,罗刘芳的黄桃被野猪吃掉了200多个

  仙坪村位于炎陵中部,洞子村北端,山路尤其不好走,7月24日上午,我们是在本地合作社的向导带领下,开车进去的,28公里的山路,辗转了近2个小时。这里是炎陵另一个黄桃主产区,这里黄桃从洞子村而来,海拔更高,接近1400米的山顶坡地,种植着300多亩的桃林,相较洞子村的晚熟,这里开园的时间要推到10天之后了。

  仙坪村50户人家居住较为分散,种植大户罗刘芳的桃林距离村委会还有3公里的下坡路,而且路况险曲,要想把桃子运下山,要费一番周折。

  罗刘芳的桃林,分布在一块东高西低的山间谷地上,原本是种植水稻的,经过几十年的开垦、围耕,他们在附近的喀斯特岩溶地貌上开辟出一块难得的果树种植区。

  与洞子村的黄桃比较起来,这里的个头明显更大。本地村民朱大婶上山摘桃时,我们尾随其后,来到山间谷地,原为种植水稻的梯田,深入桃林。朱大婶摘了几个7两多重的作为样品,说第二天送到县城合作社,问问价钱。

  来时,听本村合作社小郑说,店里前几天收购分拣出一个9两大的,可谓“桃王”,奖励给店主的儿子吃了,讨个好彩头。

  炎陵黄桃平均个头2到4两,如此大的个头确实少见,根据炎陵地区批发行业的规矩,5两以上黄桃被称为极品,会被分拣包装出来,以40元一斤的价格出售。

  也许是尚未成熟,或者个头太大的原因,仙坪黄桃尝起来没有洞子村的口味香甜,至少自称嗅觉味觉都很灵敏、背着咖啡出入乡村的摄影记者史智勇是这么认为的。在罗刘芳的家里,我们吃着黄桃,各自比较不同地方的口味,想来,还是溆浦张贻权的桃子最好吃,同是尚未熟透,但老张的桃子总有一股桃香,在口齿间回味。

  闲聊中得知,罗刘芳的桃林,在5天前被山林里的野猪光顾过,一头野猪大概吞吃了他家200多颗桃子,罗刘芳现在担心,等桃子熟了,那头野猪会不会再来光临。

  黄桃种植面临物流与品牌经营的困难

  产区不断扩大的黄桃,销路就成为一个显而易见的难题,对于大部分老实能干的果农来说,种出一片好桃没问题,但卖个好价钱就困难重重。

  去年,乐富村合作社仅以5、6块一斤的价格就收购了所有的黄桃,原因是对外滞销,虽然黄桃以营养价值高,口味甜美被东南沿海一带消费者青睐,但近在眼前的长沙、武汉却对黄桃表示出兴趣冷淡。远在湖南内陆的种植区还是面临物流与品牌经营的困难。

  乐富村村民郭运建从今年起,不再简单依靠本地合作社的外销渠道,自己经过几个朋友介绍,认识了广州的几位水果批发老板。7月24日,我们在乐富村拍摄黄桃收购时,他正忙着将自己黄桃装箱,打包,用面包车运到县城,再走物流送到广州去。这一批是样品,大部分的桃子还在树上。

  通过自己积累的渠道,郭运建的黄桃可以卖到13块一斤,高出村内合作社3.5元,其中差价可以弥补整年的栽植成本了。

  这种独自经营品牌的现象在炎陵并不算普遍,大部分的农民还是通过合作社出售自己的黄桃,毕竟,很多农民连一辆像样的运输工具都没有(最多一辆摩托车),一趟趟地运出山,着实太费人力,所以村内的合作社是唯一选择。

  目前,炎陵境内的两家合作种植机构垄断几乎85%的外销渠道,如邝卫华创办后与他人合并的耕夫子合作社,垄断了最大产区平乐乡的黄桃外销。统购统销的一个好处是,可以由合作社监督黄桃质量,而且加入合作社的果农都会得到邝卫华等人的支持,在园艺技术与栽培手段上,多加指导,培养更多具有技术含量的果农。

  目前,炎陵县政府针对黄桃种植脱贫产业是全力支持的,农业局会为种植超过50亩的果农提供资金补助,但大部分处于山区的农民很少可以一口气开发出50亩桃林的种植规模。

  虽然,炎陵境内黄桃种植面积逐年增加,仍是采取分田到户,农民自种的方式,整体产业化与品牌包装依靠一两个合作社还是很困难。

  近些天,炎陵贴吧的一些网友就在讨论炎陵黄桃还可以走多远,果农自产自销很容易受到市场冲击,无法摸清市场价格规律,并且县城周围不断出现的次等品黄桃,对外销售,是在砸掉炎陵黄桃的牌子。

  此外,过于集中的上市时间,也会造成黄桃集体上市的销路困境,目前两家合作社采取的措施是在不同海拔种植黄桃,已经把黄桃上市时间顺延了20天,下一步,是要培育早中晚不同批次成熟的品种,减少集体上市的压力。

责任编辑:刘星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