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务频道 > 网络问政 > 网友问政 > 正文

攸县黄丰桥镇中元矿业非法占用塔前村农田修路

一生-奋斗 发表于 2014-08-21 22:27:30

 
  各位领导:

  我是黄丰桥镇塔前村等下组人,名叫刘文明。
 
  2004年中元矿业煤炭冲煤矿在我们组范围内未经国土部批准占基本农田15亩多修路,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是农民生活的基本保障,对我一个残疾人士来说更甚,我们必须珍惜每一寸土地,而煤炭冲煤矿视国家土地法对土地的保护政策于不顾,利用农民的法律意识不强误导本人并施以利益诱惑草率与组里一些人签订强占强买的霸王协议,从而谋取暴利。
 
  土地也许并不多,但我们一大家子要吃饭,自从煤窑生产后,我家所有农田都不能从事农业生产,即使勉强撒种拨秧也没有产量,一直都是买米吃,而且煤矿也没解决我家的劳动力问题,这让我一个残疾人怎么解决一家子人的温饱,更何况侵占农田是国法所不容,国家也三令五申的强调要保护水田,这是一个国家农业发展的根本,在此我呼吁上级有关国土部门能对此现象引起重视,我们无力保护自己的应有利益(2007年村民自发组织起来与煤矿交涉未果,就拉横幅理论,却遭到窑老板召集来的流氓用武力镇压,带头的几个村民都被打成重伤,迫于事件的恶劣性与舆论的压力受伤村民都得到了医药赔偿,但田地问题也草草了事,至今无人敢提;我咨询律师了解到:即使是国家征用民用田也有一定的补偿标准,但现在所谓的标准我不知道是谁定义的,而且直到现在煤矿和田地责任人也没有任何文字协议,多次找煤矿负责人商量也得不到解决方案,像这样被置之不理的感觉我无法用言语表达,难道就是因为我没有“能力”去理论就该默默的接受这一切吗?)只能寄希望于人民的党,我觉得我们弱势群体不应该被忽略。现在的社会应该不存在资本家压榨了,农民大众也可以拿起法律来捍卫自己的权益了,我始终还是相信党。
 
  如果土地都这样被侵占,那么水田将会越来越少,我觉得此风不可长,相信各位领导也和我一样不想看到土地一次次被“改造”。
 
  这份报告我从2012年5月18号打到了今天,我不相信人民的党会不出来为一个普通农民,一个残疾人士说理。我曾经送报告到镇政府,得到的回答是:一,你要多喊些人或者是组里出面;我不是拉帮结派,个人的委屈就不能找政府?二,你等我去了解一下情况再给你答复;我已等了两个春夏秋冬,我不知道还能相信吗?三是直接不搭理我。现在我将一级一级的送报告,我不相信镇政府还是说要我等,即使县政府也这样,更何况还有市政府,省政府,中央。我的要求就是希望我的生活得到保障,换我们的话说就是我要吃饭。
 
  还有一个问题我想反映,就是不知道找哪里:我家房子是前年9月份落成,可去年房子就出现不同程度的开裂,我开始找不到原因,地基很稳的,下面还打了钢筋,直到我奶奶说以前在老房子住时时常听到煤矿开采的炮声,肯定是地下煤层开采导致的房屋开裂,但是没有权威部门的鉴定我们也只能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咨询律师说要到省里找鉴定,前期高昂的费用是我所负担不起的,只能求助国家有关部门支招了。 
 
  弱势群体不应该被忽略。
 













 
责任编辑:江先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