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聚焦株洲 > 正文

1964年的株洲市畜牧场里 奶牛的生活比知青要好/图

当时有200多头奶牛,都是从内蒙古、山东引进,享受高级待遇,吃的是南瓜、豆饼、玉米苗等

 
2004年,唐治军在知青宿舍遗址前留影(记者唐兵兵 翻拍)


8月31日,桂花路的玫瑰名城曾是株洲市畜牧场知青的宿舍所在地(记者唐兵兵 摄)

 

(制图/实习生 徐琳茜)
 
70岁的唐治军闲时总喜欢沿着荷塘区桂花路走走,50年过去了,这里曾经的青山绿水已不见踪影,但他还清晰记得哪里是山、哪里是塘、哪里有条小路。
 
1964年,唐治军和其他37个刚毕业的中学生被分配到株洲市畜牧场,唐治军当时的工作是种菜。“玉米、南瓜、小白菜、红薯……”菜是农场里200多头奶牛的精粮,“奶牛的生活比我们好。”唐治军笑着说,作为株洲的奶源,那些奶牛成了农场的“贵客”,也成了农场知青记忆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知青岁月里,他们的工作都围绕这群奶牛展开。(记者唐兵兵 伍婷婷)
 
“我们住过兔舍、鸡舍、羊舍,奶牛搬了新家,我们又住进了牛舍,就是没有住过人舍。”唐治军开玩笑说,1964年,株洲几个中学的38名高中毕业生,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浪潮里,被分配到了株洲市畜牧场。“260多亩的农场,山上种树、塘里养鱼……鸡、羊、兔、猪、牛、马等家禽、牲畜齐全。”
 
辛辛苦苦种点菜,让牛吃了
 
农场条件差,建筑少,知青只能住动物棚舍改造的宿舍里。因条件简陋,唐治军记得有一次一条蛇爬到了室友的床上,“盘成一个圈,我们笑那室友成了许仙。”
 
200多头奶牛都是从内蒙古、山东引进,享受着高级待遇。“每天有人打扫卫生,吃的是南瓜、麦麸、豆饼、玉米苗。”唐治军是饲料队的队员,种的菜专门供奶牛享用。
 
除了饮食上的高规格待遇,奶牛还有自己的牧场,“牛舍外面就是用木栅栏围起来的牧场,天气好的时候,它们会出来散步。”奶牛只负责产奶,享受着贵族待遇,人倒是“每天三班倒,照顾奶牛、挤奶”。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知青们没有享受到太多饮食上的福利,甚至玉米、南瓜都很少吃到。
 
骑自行车看电影,还带个妹子
 
株洲市畜牧场是株洲唯一的奶源供应农场,“以前,老工厂的苏联专家是主要的消费群体,还有一些知识分子、有孩子的家庭。”彭立地最初进入农场被分在园艺队,后来因为表现好,1965年被调入送奶队,彭立地兴奋了好几天,“送奶队风光得很,农场的知青都很羡慕,因为可以骑自行车。”
 
“每天3点就起床装奶,10点以前要送完,不然就不新鲜了。”每次出去送奶,七八个送奶队队员会一起拨响铃铛,“感觉像出征的战士。”彭立地现在还记得那种自豪的感觉,当时株洲自行车很少,每次骑车出去都成了一道风景,“有时候骑车去看电影,每个人后座上带着一个女孩,其他男知青都羡慕得不得了。”他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不由笑起来。
 
送奶风光,却是最累的工作,“一台自行车要装200瓶牛奶,倒了一般人都扶不起来呢。而且都是土路,坡又陡。特别是下雪的时候,基本靠推。”
 
牛奶主要送往田心、331、430、市区等几个大厂矿区,无论冬夏,每次送完奶都会浑身湿透。但幸好,苦累中不乏感动。“‘以为你们下雪不会来了呢,没想到你们来了’,下雪时送牛奶,订户会非常感动,对我们嘘寒问暖,那时我就觉得再辛苦都是值得的。”彭立地说。
 
□畜牧场纪事
 
后来,奶牛都去哪了
 
株洲市畜牧场建于解放初,最初叫市委农场,后来改名株洲市畜牧场。1973年,株洲市畜牧场被改成株洲市奶品场,1989年又改为了制药厂,当时因为药品厂不能有污染,所以奶牛都送到了当时的明照乡亭子村。
 
据曾经的送奶员彭立地回忆,奶牛送走的时候,还有148头。因为奶牛本身适合生长在北方,这边没有适合生长的草场,奶牛交给农民后,由于缺乏养奶牛的经验和技术,逐渐就淘汰了。
 
□记忆
 
每头牛都有档案
 
“每一头牛都有档案,即使是牛病了,快不行了也不能私自宰杀,需要上级部门审批才行。”张先果与唐治军同是株洲市二中的学生,从挤奶员渐渐成了农场的一名兽医,跟奶牛的朝夕相处,让他对于奶牛有更深刻的感情。“黑白相间的花牛,叫荷兰牛,蛮漂亮的,很温顺,从来没有踢过人。”
 
吃的青草,不能打农药
 
张先果回忆,为了保证奶牛的安全和牛奶的质量,甚至会对农民送来的青草进行检验才敢让奶牛吃,“因为有的草打了农药,怕出问题。”农场配备了五六名兽医,奶牛是他们关注的重点。
 
1978年的一场牛流感席卷了湖南的农场,“长沙农场遭了秧,每天都有几头牛死去。”株洲市畜牧场也有几头牛病倒了,“打点滴、灌药,跟给人治病是一样的。”张先果记得那段时间他在奶牛旁边守护了24个小时,累了就直接躺在草垛上休息一下。“看到牛病了,会心疼。”他们的守护没有白费,在这场牛流感中,农场没有死一头牛。
 
奶牛战斗机,日产奶150斤
 
农场对奶牛精心的照顾,奶牛回报的是牛奶,“产量不错,一般的奶牛一天30斤左右,最多的一天可以产150斤牛奶。”几十头150斤高产的奶牛是张先果跟同事从上海买回来的,“用火车拖回来,我们只带了奶牛喝的水,我们倒没有水喝。最后只能挤牛奶跟人家换开水喝。”
 
从上海回株洲的六天里,跟奶牛同一车厢,是张先果对于奶牛的最深刻记忆。
责任编辑:董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