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家长读本 > 正文

少儿英语教师讲述为什么培训行业留不住人?

1

多知网讯 每到十月,各大培训机构的校园招聘陆续开始。作为一个流动性颇高的行业,应届生是非常重要的补充。因为教培行业收入相对高,时间弹性、人际关系简单,成为象牙塔里走出来的学生们一个理想的选择。为什么,经过一段时间的亲密接触后,他们中的大多数最终离开这个行业?多知网遴选教育机构各部门一些有代表性的员工进行了采访,来听听他们的声音。

本期的采访对象,是某少儿英语机构的老师Clare。和其他少儿英语老师一样,热情、有亲和力、在一个多小时的采访时间里,始终保持着神采奕奕的笑容。看上去很年轻,如果穿着休闲,很可能被错认成大学生,但一开口,却是沙哑的嗓音。

“很早之前就这样了”,看着我疑惑的表情,她解释说。

寒暄几句后,我们进入了正题。

最初的选择

最初就决心当一名老师的Clare,本来的想法是考研(微博)深造,然后进入体制内当老师。无奈考研发挥失常,迫于形势,也跟大家跑跑招聘会,没多久,就找到了这个少儿英语机构的工作。

“那会儿挺迷茫的,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就想找个不是特别累的,自己又不排斥而且工资还可以的。这工作觉得这些都符合,就一直干着了。”她这样说。

一个月工资拿五六千,对于应届生来说,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相对简单的工作环境和同事关系,也是促使他们找教育机构做进入社会的第一块踏板的重要原因。

每一个初入培训机构的老师,都将经历一段时间难忘的集训。最开始的三个月,都是在总部集训,备课批课。这个过程,可是说是残酷的,期间,会有一部分老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离开或“被离开”。

通过集训的老师,会被分发到各个校区,她们的职业生涯伴随着上课铃的响起而开始。这个时候,Clare还处于踌躇满志,对未来充满美好憧憬的阶段。课前认真备课,课中认真讲课,课后认真反馈。她会因为上课时一个小小的错误而懊恼不已,自责内疚,同时心里惴惴不安。担心自己的录音会不会被督学听到,其中的错误会不会被发现。

Clare所供职的这家少儿英语机构的体系是新老师先带低龄班,然后逐步“升级”,班上小孩子多,难免事情也多,但慢慢会好一些。一个老师会带不止一个班,她也会跟同事说孩子们的各种趣事,说自己好喜欢某某班,因为孩子们都好听话。

矛盾的出现

采访的过程中,多知网了解到,Clare身边也有很多像她一样的例子。算上实习的时候,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半,这一年半里,她们一拨进来的同事走了七成。离职的原因很多:考研、考公务员、结婚、生小孩,转行等等,总之是离开教培行业。“我们公司的待遇还是不错的,要是还想在这行的话,一般不会走。她们大多想转行”,Clare说道。“我也会辞的,准备干到明年6月份的学期结束后。想去考研。”

“感觉忘了初心,没有始终”,她说。

职业上升通道狭窄可能也是大家黯然离开的一个重要原因。Clare一位同事,上个学期升任小组长,但是,这却令她苦不堪言。小组长除了自己的教课、备课任务外,还负责所在组教师的备课、批课、监督、日常事务等。当上小组长后,工作日上班时间提早了3小时,但仍然每天窘于各种杂事,甚至无暇备课。

忙碌的同时,薪资却基本原地踏步,只比普通老师多拿几百元而已。“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

Clare还提到了一个被很多人忽视的原因,教培行业与众不同的作息时间——比如少儿英语老师,周末两天都不能休息,多数机构的调休是在周一周二,甚至有的机构只休息一天。非周末班中午上班,到晚上八九点下班。“开始觉得没什么,后来逐渐感受到奇葩的作息时间带来的不便,时间和朋友们完全错开了,生活受到很多影响。”

不方便想请假?也没那么容易。教育培训机构一般会比较严格的控制老师的请假,一方面因为老师数量有限,调课调不过来,一方面调课也会加大教务老师的工作量。

关于限制请假的手段,可以参考Clare的一次请假经历——因为一个重要的考试在周六上午,她请了半天假。但就是因为这半天假,前前后后她损失了近一万元的收入。这其中包括:课时费、坐班费、全勤奖加起来扣了六七百,这是直接影响;因为这半天假,教师评级被扣了9分,评分采取百分制,被扣掉了9分后是69分,如果没有扣这九分的话,是可以评上一级教师。因此这样每个月的课时费少了1000多,绩效少了500,这样算下来,一个学期5个月下来,少了近一万。

心态的变化

“那种新鲜劲儿过了,后面变成“混”了。感觉丢掉了之前的梦想。身边的同事聊的都是结婚生孩子的事情,感觉他们都想稳定下来了。”Clare的话,也反映了“老”教师们的心态,有份工作,稳定下来,结婚生子。

另一方面,公司的朝令夕改让她有些头疼。她认为,公司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教学方面而非对老师的各种限制的制度。

但是,平心而论,在这一年半时间里,还是收获了不少,无论是沟通交流方面还是教学水平方面。

“也许,再选择一次还是会选我们公司吧。”最后,Clare这样说。

责任编辑:徐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