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家长读本 > 正文

华人妈妈的教子经:不把哈佛耶鲁挂嘴边

1

如同天底下每一个妈妈,从女儿出生那一天开始,我的心里就对她的未来充满五彩斑斓的梦想。我相信她一定是个特别聪明可爱的孩子,更相信在我的培养下,她会出类拔萃,拥有美好成功的人生。

于是,在她还是个小小人儿的时候,我便拉着她,开始追逐我的梦想。

一岁多开始,家里的墙上挂上识字挂图,至今还清楚记得我抱着她站在那里,当她用小小的手指戳到我说的字时,我就在她粉嫩的脸蛋儿上亲一下,她呢,就会抱着我的脸使劲回亲一口。两岁多我开始教她背古诗,她说“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时稚嫩的童音现在还萦绕在我的记忆里。

当她五岁来到美国的时候,我更是不敢有丝毫放松。记得她六岁那年,一位女儿考上哈佛的爸爸在一所中文学校介绍经验,我开车一个多小时赶到那里,认认真真地听,仔仔细细地做着笔记。之后我为此写了一篇长篇报道,分两次发表在当地的中文报纸上,每期都是整整一大版。有的读者还特地为此去报社要报纸。为了写这篇文章,我与那位爸爸通了好几次电话,向他请教很多问题。现在想来,他对我真的是很有耐心,一个来美国一年、孩子只有六岁的妈妈提的问题一定是特别无知幼稚。那一次经历对我来说是对美国教育的科普,让我了解到一个优秀的孩子是怎样走进顶尖大学的。GPA,SAT, AP,Leadership,各种大奖,这些概念都是那时开始印在我的头脑中的。

在女儿上六年级时,邻居的青青姐姐被哈佛录取了。我当时那个高兴呀,榜样就在身边。我不停地去向人家父母取经,回来再把真经不停地灌给女儿。开始还挺有效,可是渐渐地,等女儿上初中了,成了teenager了,问题出现了。

记得一天,当我又一次说到青青姐姐怎样怎样时,女儿直视着我说:“妈妈,我不是青青姐姐,我也不想做第二个青青姐姐。”这句话震撼了我,而完全震醒我的是女儿在七年级时写的一个故事。她写了一个酷爱花样滑冰的女孩,女孩的妈妈想让她上哈佛,不允许她继续在滑冰上深造,因为那要花很多时间。可是女孩顽强地坚持自己的梦想,偷偷地苦练,终于有一天,她成功了,得了全国冠军,她的妈妈也因此改变了。故事写得不严谨,内容上也经不起推敲,可是我从中看到了女儿要挣脱我的束缚,追求自我的叛逆的心。

我开始反思:在女儿成长的过程中,我给她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培养了好的学习习惯和上进心。现在,她长大了,我不可以再把自己的梦想强加给她,让她感到自己只是在为实现妈妈的梦想而活着。我该放手,让她的心灵自由飞翔,去寻觅,去追逐属于她自己的世界。

从那以后我尽量管住自己的嘴,不让“哈佛耶鲁”轻易溜出来。我知道高压灌输,严厉教训只会让她与我渐行渐远。我不再牵着她的手,而是让她自己大步流星,甚至是跑着向前。我在旁边紧紧盯着,看到有出问题的苗头时就出手推一把。相信大多数家长[微博]都有这样的经历体会,那就是随着孩子的长大,不得不转变自己的角色,让自己的话从“最高指示”变成“参考消息”。

高中以后,女儿开始思考自己将来要学什么,未来要做什么。我与她心平气和地谈我的看法,说自己的经历体会,希望她趁年轻多学些自然科学知识,我的想法只是希望她未来的职业生涯有更宽的选择,更能适应不断发展的社会。可是很快,女儿超越了我。10年级的夏天,在一所大学举办的科研夏令营跟随一位教授几周后,女儿说她希望未来成为像教授一样的医生,同时又是一位科学家,因为那样会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对更多的人产生影响。我心里感叹孩子的想法有点幼稚,有点追星的感觉,心里想“那条枯燥辛苦的路走起来谈何容易,没准过不了几年你就改主意了”。可是一个年轻的生命追求美好的理想,我有什么理由去给她泼冷水?

到了11年级,女儿开始紧张了,她为上申请大学做着各种准备,而自信心却显得越来越不足。时不时地就会对着我来一句:“妈妈,没有好大学要我怎么办呀?”我呢,总是轻松地逗她:“怎么办?凉拌呗!”然后搂着她说:“没关系,谁都不要你妈妈还要呢。”到了这个时候,我知道已经不能再拔苗助长了,更不能以孩子的健康作为代价,每天晚上我不变的唠叨是“早点睡觉。”

虽然“孩子是自己的好”,可是我对女儿有清醒的了解,她努力上进,可是,与那些传说中横扫常春藤的牛娃们相比有好大的差距。当时,女儿的梦想学校是 加州理工和麻省理工,我跟她说:“一个女孩子在那样的学校里太累了。”她马上不服气地说:“别人可以,我为什么不行?”当然她也会调侃自己:“那是dream(梦想)啊,dream comes true(梦想变成现实),只会发生在童话故事里啊。”

她在为自己寻找有把握 的大学,她会常常和我说这个大学的长处是什么,那个大学的长处是什么。最打动我的是她说:“我不会只看一个大学的名气,我要看它是不是真的适合我、适合我未来的打算。”她提到的一些大学并不是我心仪的学校,可是当我提不出充分的反对理由时,我就选择沉默和倾听。

我依旧为女儿的今天和明天不停地操着心,可是我渐渐让自己的梦想沉入心底。那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是女儿带给我的礼物,这份梦想与女儿成长的美好时光一样都是我生命中宝贵的财富,值得我永远珍惜。但是我没有权力让女儿去做我梦想的实现者。今天,让我收藏起自己的梦想,用一颗祝福的心去为女儿的理想加油。

我从现在开始做好准备,到女儿收到大学申请的那一天,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我都要张开双臂,给女儿一个紧紧的拥抱,对她说:“祝贺你,宝贝!”

在美国,现在正是高中12年级学生申请大学的季节,特别用这篇旧文回顾一下我们在去年此时的心路历程。

作者:远方,定居美国十余年,现为美国高中全职中文老师,对于美国教育的了解不仅来自于女儿的成长过程,也因工作的关系有很多切身的体会。

责任编辑:徐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