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生活 > 旅游 > 游玩汇 > 正文

众美一笔流万象--王佩雲大师谈中国画之用笔

1

南齐谢赫在“六法”中把“骨法用笔”列居第二。“用笔”一词,自有深意。

“用笔”包括执笔、运笔和笔迹即点、画。包含使用和效果两层含义。“使笔不可反为笔使”,“用笔不可反为笔用”,所以一定要会用笔。     

东汉蔡邕说:“唯笔软则奇怪生焉”。“一画之间,变起伏于锋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毫芒”。“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喜,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硬矢,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倘若不知用笔,是生不出这个“奇怪”来的。     

所谓“用笔”,黄宾虹讲:用笔要求“平、圆、留、种、变”。纵观古人之画,今人之作,无不讲求 “用笔”。所以平日在临摹和创作时一定要先解决“用笔”的问题。“平”:指用力要均匀,力是用笔的基础。     

每作一笔,无论粗细、长短,用笔力度都是一样的。其中“用笔”有按提、顺逆、轻重、起倒、藏出、转折……“提”指把笔拎起来,“按”把笔压下去,沉着有力……“圆”:不是形体的圆,不是笔画外形上的圆,而是提神圆、气圆,笔迹不死。“用笔”的“圆”,就是能够使转,能使笔锋运转,不板、不滞。“留”:指力在笔内不得逸出,不能在笔画外,否则为滑,飘。把力用在一笔画的起讫之间,气才不会外露。“重”:掀得下去,有力量不露外力,笔执劳,靠内劲下沉。“变”:指有形迹的变化,不能通幅千笔万笔如一笔。     

用笔到毫发细处,亦必用全力赴之。然细处用力最难,如度曲遇低调低字,要婉转清彻,仍须有棱角,不可含糊过去。如画人物衣折之游丝纹,全见力量,笔笔贯以精神。唐时张彦远讲“夫象物必在於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於立意而归於用笔”用笔无力是描,力用不好,为涂为抹。黄宾虹说“石涛开江湖”里面就有用力不得法的成分。画有“瘦骨通神”,也有“出筋露骨”。有清骨、仙骨,也有轻骨、穷骨,总之有格俗、有韵俗、有气俗、有笔俗。用笔之庸劣或视为无笔者,尖、小、细、弱、软、浮滑、飘、板、刻、描、     

硬、钝、滞、扁薄、率而混、丛杂而乱、以及信笔使气等,以及由笔所书之“墨”不能取者,薄、混、浊、死(无光彩)、脏、燥、平板、无骨(浮胀)等,皆从生命的自然活泼,以人情的希冀与鄙弃为去取,就是“通情达理”。     

传统观画,先观气象,辨气息,讲品格,分雅俗,道理全在这里。“气息”是画的“生命的节奏”。“气象”是性情的反映,代表一种境界。传统思想认为人性本来具有“善”的倾向,人们而逐渐堕入习惯之中,人在努力回到生命的自然。这就是“情理”。“情理”就是顺乎生命自然的规则而活气,生命之理即是恰合生命规则。真正的“乐”者,是“生机的活泼,即生机的畅达,生命的波澜”。在中国画清理特别表见于一“骨法”。“骨法,用笔是也”,这样我们就理解古人之所以如此重视用笔。     

我们的“点、画”与西方绘画的“点、线、面”不同。我们是合目的,手段为一体,而西方绘画则是手段、工具。书法里有”永字八法”,“以其备八法之势,能通于-切字”。“八法”:侧、勒、努、趯 、策、掠、啄、磔,而不读点横竖挑……是因为“用笔特备众美”,要有“翩翩自得之状”。中国文字,“盖依类相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文字。…‘而书者如也”,一方面要“象物之本”,把握物象的形体和生命,表现物象的“自得之状 ,侧如蹲鸱而坠石,勒如勒马挽缰又如缓纵的藏机,掠如讥鹰掠食,自空而下,着地一掠即起,啄,如鸟之啄食……同时又要反映作者对它的情感。     

作为“骨法”的“用笔”,不但要求表现对象的性情,反映作者的情感和个性,并且应当加上“人之为人’的普遍准则,即人情之理。曹魏时的大书法家钟繇说:“笔迹者,界也;流美者,人也。”石涛题画:‘画法关通书法律,苍苍茫茫率无真。不然试问张颠老,解处何观舞剑人?”。二言最能道出中国书画艺术的精神。以书入画,使画的“指腕之法”,有出于形象之表者,从而流出了万象之美,也流出了人性之美。

责任编辑:齐卫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