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资讯 > 正文

辅导市场虚假宣传:招尖子生做宣传 名师仅挂名

暑假期间,不少孩子参加了各种课程辅导班。“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那些宣称“一对一”“独创教学法”的课程辅导机构,不少利用“中高考状元”“高分获得者”等进行夸大宣传,有的一期课程竟高达5万元,而老师的首要任务是让学生不断续费并介绍新学员。

成功案例“撞车” 专门招募尖子生做宣传

培训基本费用每课时200元,一个暑假50个课时;“一对一”辅导每课时300元,一期课程5万多元……记者近日走访多地发现,暑期课程辅导班市场火热。不少机构都打出了“培养出中高考状元”“学员成绩大幅提升”等宣传标语。

记者对那些写在宣传单和网站上的“成功案例”作了分析,一些疑点浮出水面,甚至还有一些成功案例“撞车”的现象。比如在深圳,学而思培优和邦德两家教育培训机构均宣称,2015年深圳市理科中考状元是他们培养的。学而思培优的官方网站宣称,2015深圳中考分数超过450分的学生中,有13名出自学而思;邦德教育向9名超过450分的邦德学员发出贺电,其中5人同时出现在学而思培优的上述榜单中。

有些机构专门招募“尖子生”进行免费培训,主要目的就是在升学考试之后将高分获得者用作宣传。南京一家教育机构在其“2015年中考喜报”里突出宣传的“南京哈佛班”学员,实际上是今年4月份该机构在南京多所重点中学里集中选拔出来的“尖子生”,以免费培训换取中考之后的宣传权利。

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培训机构缺乏资质。深圳市教育局最新发布的《深圳市教育培训机构年审信息公告》显示,深圳市百格教育培训中心等多家中小学辅导机构已经不具备办学资质仍在经营,在经过市或区级教育部门备案的近130家涉及中小学生课程辅导机构中,包括全国连锁的龙文教育在内的20多家课程培训机构2014年年审不合格。

一些培训机构所宣称的“名师”们,很多没有取得教师从业资格,有的甚至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位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很多辅导班大肆宣扬的名师,有的只是挂名,一年来上一次公开课,有的只挂名从未上课,有的甚至直接造假。

班主任的首要任务是让学员“续课”

很多家长将孩子送到市场化的课程辅导班是为了查漏补缺,迅速提高成绩。然而不少家长反映,一旦进入课程培训机构,往往会被不断延长学习时间,直至中高考结束才能“脱身”。

记者获得的“学而思”内部资料显示,公司对班主任最重要的考核指标就是续费,只有完成规定的续费量,并超额完成基准量的71%,这项考核指标才能获得满分。

“精锐教育”发布的班主任招聘信息显示,班主任的学历要求仅为大专,而班主任工作的第一项职责,就是“对所带在读学员提供高水平的服务,促使学员继续购买课时,并促使学员推荐他人购买课时”。据就职于某高校旗下教育培训机构的一位班主任透露,在暑假高峰时段,班主任的月收入有的可以达两三万元。

这些课程辅导机构会采用多种手段提高签约率。记者走访发现,一些机构并不公开课程价格,而是先对潜在学员进行免费测评,再制订相应的课程计划,最后再给出动辄数万元的培养方案。

在不少学生家长看来,这种先测评再定价的模式,是“因材施教”,然而在培训机构内部,这只是一种营销手段。有业内人士在介绍经验时将这种模式叫做“假设成单法”:通过制订“课程计划”,可以将家长从“买还是不买”的决策者转变成“购买什么样的课程”的选择者,“这将有效提升家长购买课程的几率”。

一些机构以“承诺提高XX分,达不到就退还学费”招揽生源。然而近年来,学员升学考试没有达到协议成绩而辅导机构拒绝退费的事件频频发生。北京的廉某曾与一家名为“瀚林新思维教育”的机构约定,“如果中考时廉同学未达到北京地大附中等5所学校中任何一所学校的录取分数线,则全额退还培训费”,在花费了12.6万元后,廉某没能考取其中任何一所中学,最终因退款纠纷与培训机构对簿公堂。

一个课程套餐超过学校一年课程时长

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家长认为,只要孩子的学习成绩提高,花钱也是值得的。

专家认为,作为正规学校教育的补充,市场化的课程培训机构确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学校每周英语课才4个课时,担心学得太少,很多孩子都在外边上培训班。”北京一位小学六年级家长告诉记者。

安徽大学社会学教授范和生认为,我国的中小学教育采取的是面向最广泛学生群体的大班教学模式,对于学生个人特征的考量相对较少,而提供“一对一”等小班训练的市场化课程辅导机构可能比学校教育更有针对性。

前述课程辅导机构负责人坦言,课程辅导机构本质就是补课,用更长时间来强化学习,并没有特别的神奇之处。

比如,上海精锐教育为市民施女士的女儿开出了180课时、每课时70分钟的高二数学学习套餐。“上海市重点中学每周安排的数学课也仅6课时,每课时45分钟,这些辅导机构为学生开出的课程套餐甚至超过学生在学校一年接受的数学教育的总时长。”一位上海市重点中学教师认为,在这样高强度的灌输下,学生的考试成绩有所提升不足为奇。

“社会辅导机构仅以分数为目标,强化了基础教育的功利性。家长不惜重金让孩子参加各类课程辅导,固然出于考试升学的现实压力,但也需要分清主次,过度依赖课外辅导在某种意义上显得本末倒置。”范和生说,“学校也应该在教学中更为科学合理安排课程,提高教学效率。”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认为,火爆的高价辅导班是应试教育的产物,但教育的内涵远远不止考试分数那么简单。“从孩子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对课外辅导机构的过度依赖不利于自主学习和自主管理能力的培养,而长期沉浸在文化课程的灌输学习中也不利于孩子综合素质的提升。”

责任编辑:李维熙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