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尿毒症男子走上贩毒路 后悔让母亲也参与进来

尿毒症病发后,他拼命开车赚钱,但高额治疗费,让他走上贩毒路

株洲晚报讯(记者 温琳 实习生 苏海芳 通讯员 刘晓波)尿毒症病发后,他拼命开车赚钱,还曾拒绝过毒贩的建议——“贩毒来钱快”。然而,接连患上高血压和胰腺癌且无钱治疗后,他还是走上了贩毒的道路,并让母亲也参与其中。昨日,记者得知,他和母亲已被攸县警方抓获,并被监视居住。他说,自己现在非常后悔,更后悔的是让母亲也参与其中。

【病发】

家中顶梁柱尿毒症病发,每星期要花千余元做透析

今年44岁的刘东是衡阳市衡东县人,原在攸县帮人开货车。上世纪90年代,他被检查出患有尿毒症。刘东说,他的尿毒症是遗传的,他家有尿毒症病史,父亲和姐姐都得过这个病,“还好上天保佑”,他的尿毒症一直没有病发。

到了2007年,刘东还是中招了:尿毒症病发。刘东说,他是家中的“顶梁柱”,平时帮别人开货车,每个月赚4000多元,当时儿子在读初中,衡阳老家还有2个老人要赡养,妻子又没上班,家里本来就拮据。尿毒症病发后,他每个星期要花1000多元去做透析,经济更拮据了。

【坚持】

拒绝毒贩邀请,称不想做违法的事情

刘东说,他也想过换肾,他还向亲戚借了5万多元,但找不到肾源,且借的钱也因父亲去世用光了。

出院后的刘东,迫于经济压力,又开始开货车。到了2012年,刘东患上了高血压,他的视力急剧下降,有时白天感觉“跟天黑一样”,老板知道他的病情后,怕他出事,辞掉了他。

刘东说,开货车期间,他认识了一个毒贩张凯。张凯知道刘东患有尿毒症,问他要不要“拿点毒品卖”,这样“来钱更快”。“我想了几天,没答应。”刘东说,没到干不动的地步,他不想做违法的事。

后来,刘东借了2万多元买了一辆二手小货车,帮工地运砖和水泥,“活多的时候一个月能赚5000多元,勉强能维持生活。”到了去年5月,刘东被查出患胰腺癌,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后,他发现自己连方向盘都打不动,无奈之下只能把小货车卖了。

【放弃】

欠下7万多元外债后,他联系上毒贩

刘东的病情越来越重,一度全身疼痛,手脚无力,走路都困难。到了去年7月,因为治病,家里欠下7万多元外债。最终,他联系了张凯,去了一趟深圳,买了50克冰毒。

“我贩卖毒品的事情,是没有瞒家里人的。”后来刘东经常去医院做透析,有吸毒人员要买毒品,他的母亲刘英就帮着他卖,两人很快被攸县警方抓获。今年6月,他和母亲分别因贩卖毒品罪被判有期徒刑15年、8年,考虑到刘东身患重病,而刘英已年过七旬,公安机关没有对他们实行羁押。

刘东每周要做三次透析,今年8月的一天,刘东到衡阳的医院做透析,一个陌生男子问他要不要冰毒。刘东回忆,当时因为治疗,他的手被扎了很多孔,“他可能看我像吸毒的,就过来问我”。

刘东向陌生男子购买了20克冰毒,交由母亲保管,王兴等3人通过朋友得知后,先后3次从刘英手中购买了冰毒。

9月10日,攸县公安局桃水派出所民警在刘东家附近发现王兴形迹可疑,后在王兴身上发现一包冰毒。王兴交代,他是在刘东家买的。

9月15日,桃水派出所依法对刘东的住宅进行搜查,发现冰毒21包,净重8.15克。目前,王兴因非法携带毒品被刑事拘留,刘东、刘英因涉嫌贩卖毒品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

【对话】

“我对不起母亲,对不起家人”

通过警方,记者采访到了被警方监视居住的刘东。

记 者:为什么会去贩毒?

刘 东:我不能开车了,身体又不好,我知道贩毒是违法的,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

记 者:你曾经拒绝走这条路,为什么后来没坚持住呢?

刘 东:一开始,我是有工作的,当时勉强能维持生活,总觉得人生有希望。后来病越来越重了,就有了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记 者:有没有后悔过?

刘 东:很后悔。我最后悔的事就是让母亲参与贩毒,她年纪那么大了,没享到福,每天生活还提心吊胆,最后因为帮我还被判刑了,她受这份罪,都是因为我呀,我对不起她,对不起家人。(说完,刘东哭了)(以上人物均为化名)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责任编辑:江先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