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生活 > 首页健康 > 曝光台 > 正文

雀巢被指推销不健康食品

\" data-mce-src=

澳大利亚“肥胖政策联盟”(OPC)近日发布最新报告,列数食品制造企业“三宗罪”。

这份名为“终止文字游戏”的报告集中反映了食品和广告行业利用“诡计”导致儿童被垃圾食品广告“狂轰滥炸”。全球知名公司雀巢和联合利华被当成“典型案例”被列出。

OPC媒体和传播顾问香农·克莱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应该停止使用一些“技巧”去操纵儿童对不健康食品的偏爱。

报告曝光

列数“三宗罪”

雀巢、和路雪成典型案例

OPC表示,最新报告曝光披露的整个行业系统的情况,比该组织2012年进行首次调查时甚至变得更加糟糕。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对于“更为健康食品”的更加宽泛的定义。在这一定义下很多在政府饮食指南下被认为不健康的食品也被当成了“更为健康的饮食选择”。这也就意味着这些产品向儿童进行市场营销是恰当的。

典型的例子就包括联合利华旗下冰激凌企业“Streets”(在华称为“和路雪”)的百乐宝(Paddle Pops)使用具有推广性的形象,包括百乐宝狮子(Paddle Pop Lion)等,来进行广告宣传。这一产品被定位为“更加健康的饮食选择”,并称之为“新鲜的味道”。

在联合利华的公司行动计划中,如果产品被认为是“更为健康的饮食选择”就意味着对儿童进行市场营销是合适的。这一范围同样被归入“绿色”的行列,这些产品每份含有少于72卡路里热量,少于100毫克钠,但是对糖分含量是没有上限的。

同样的例子还包括谷物早餐制造商Kelloggs生产的“Coco Pops”被归类为“更加健康的饮食选择”,因此能够向儿童进行市场推广。

其次,就是对于“主要面向儿童”的广告的薄弱解释。这一解释导致了在更广泛的技术范围内,例如通过动画、卡通和童话故事等图像,一些儿童也会被广告列入潜在消费圈。而这些在不健康食品的市场营销中是不被允许的。典型的例子包括雀巢使用童话故事中的形象,对“旺卡巧克力曲奇冰淇淋”进行广告宣传。公司却辩称这是为了吸引成人,勾起人们对童年的怀旧情怀的广告。

第三是现有的投诉系统缺乏透明性、责任性和易接近性,导致广告在被禁止前不断向儿童播放。

报告者说

不能再让这种“文字游戏”持续下去

OPC执行经理简·马丁表示,现有对于食品市场营销的“自我调节机制”,意味着食品和广告行业可以自由地去制造、破坏,甚至重写他们认为合适的规则。

“现在每四个澳大利亚儿童中就有一个超重或者面临肥胖问题,我们不应该将我们的健康放在食品和广告行业的手中,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销售食品和饮料,而并不是为了改善下一代的健康。”她说道。

她进一步指出,越来越多的强烈证据表明,强大影响力的食品广告能对儿童的饮食产生影响,约有40%的澳大利亚学龄儿童吃的是不健康食品。“我们不能允许这种‘文字游戏’再持续下去了!”她说。

公司回应

雀巢已限制儿童市场推广

联合利华坚称产品合规营养

对于报告中提到的雀巢产品广告的问题,雀巢企业发言人萨曼沙·曼迪斯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从2008年开始雀巢已经有了儿童“营销传播”的政策。这一政策禁止向6岁以下的儿童进行市场营销。而对于6岁到12岁的儿童,公司的政策是“限制”我们营养型产品的市场营销。这些产品是符合雀巢营养基础标准的。基于上述这些政策,雀巢澳大利亚并未将糖果类产品向年龄在12岁以下的儿童市场推广。

曼迪斯表示,此次报告中提到的“旺卡巧克力”系列已经不在澳大利亚进行销售,而且也不在中国销售。但是需弄清这则受到质疑的旺卡电视广告。他表示,这则广告是基于黑色幻想的主题,主要面向的是年龄更大更加复杂的观众,也就是成人。因为他们是食品产品的主要购买者。这则广告并未在儿童电视节目期间播放或者在儿童占逾35%的观众时段播放。这则广告是受到独立的澳大利亚广告标准局所评估审定的,并且这则广告是不面向儿童的。

联合利华的发言人艾玛·卡尔向记者表示,Streets冰激凌和联合利华致力于确保所有的儿童冰激凌均是营养的食品,其卡路里含量不超过110。联合利华也向儿童负责任地进行广告宣传。公司严肃对待儿童广告,使其符合所有的相关法律和规定标准。联合利华也在广告中清楚地表明, 百乐宝在健康均衡的饮食前提下是一个令人愉悦的食品选择。

对话报告者

定义模糊宽松

公司对于“健康”看法不一

记者:此次报告披露整个行业系统甚至比2012年调查时表现得更加糟糕?

克莱恩:新报告表明,食品行业制定的规则已经进一步削弱。而这些规则规定了应该将什么样的食品,以及食品怎样向儿童进行市场推广。但是报告却发现,越来越多的不健康产品向澳大利亚儿童进行广告宣传。

记者:从这点看,食品公司通常使用什么“技巧”来向儿童推广和宣传产品呢?

克莱恩:原来规定主要面向儿童的产品营销,应该促进“健康的饮食选择”(healthy),被削弱成仅促进“更为健康的饮食选择”(healthier)。但是“更为健康”是一个相对性的表达用词,与健康的任何“客观标准”并没有任何联系。

此外,主要面向儿童的“市场营销”的定义也已经削弱成“营销传播”。这一营销传播通过童年的怀旧意象可能对成人更加有吸引力而不是儿童。这也就意味着即便这样的一则广告是为了吸引儿童,但是如果广告商争论称广告是专为吸引成人所设计,或是引发成人对童年的怀旧情怀,这也是被允许的。

记者:您是否认为食品公司所宣称的“健康食品”并不像他们所言的那么健康?

克莱恩:含糖的谷物产品和其他食品在“澳大利亚饮食指南”中被认为是“不健康的”,但是在薄弱的食品工业规定(RCMI)下却总是向儿童进行广告宣传。还有一个问题是法规已经进一步被削弱,包括对“更为健康的食品”的宽泛定义。这一法规内容也为食品制造商做了“辩护”。

此外,关于向儿童市场宣传哪些产品,公司都有自己的定义。但是关于儿童“健康饮食”的定义应该是单一而且一致的,那就是应该由政府制定。

四成儿童饮食不健康 力证广告宣传影响

记者:您能举例告诉我们具体有哪些大公司在广告宣传,特别是儿童广告宣传上做得更糟糕吗?

克莱恩:举例说明,在应用指引进行修正之前,“Coco Pops”谷物产品广告是一则充满童真的广告。这则广告被认为是主要面向儿童。但是应用指引修正后,该广告转为早餐制作的巧妙设置,被发现更加能够勾起成人购买者一种怀旧情怀,而不是面向年轻的儿童。

记者:在这些广告宣传上,有多大比例的儿童将会被吸引呢?

克莱恩:儿童饮食中由大量的不健康食品构成,这些食品都是高脂肪、高盐和高热量。食用这些不健康食品的儿童比例甚至高达逾40%,这也就是这些广告宣传有效性的另一大验证。

记者:这类广告和市场战略会对儿童产生怎样的影响?

克莱恩:不健康的食品广告影响儿童“想吃什么”和“要吃什么”的想法。这些广告创造了儿童消费力(儿童吵着父母亲购买东西的能力),也同时削弱了家长、学校和社区鼓励健康饮食习惯的努力。

儿童对于垃圾食品的广告宣传的抵抗力是非常脆弱的。为了保护下一代免受垃圾食品的促销影响,我们在广告的数量上应该有更加严格的限制,停止不健康产品向儿童进行市场营销,停止使用一些“技巧”去操纵儿童对不健康食品的偏爱。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胡晶琴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