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资讯 > 正文

株洲性教育15年 曾发放《青春的萌动》口袋书

U12216P352DT20150718094924

5月14日,媒体报道南昌县一12岁留守女学生,在校内遭一58岁男子多次性侵并染上性病,或导致今后不孕。15日,未成年人小项(化名)在网上爆料称,自己2015年在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看守所羁押期间,受到了207监室其他在押人员的性侵在一个多月里前后有四五次。16日,湖南省桂阳县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判处八旬老人邓某有期徒刑三年,因他曾多次性侵患有精神病的同村女孩雷某......

不断刷新的性侵案件在吸引着社会眼球的同时,也在触动着公众脆弱的神经。对“性”无知、压抑及放纵带来的伤痛,依旧存在我们的周围。

蓦然回首,性教育在株洲已推行十五年,中学和高等院校在一定程度上逐渐实践开展,但小学性教育工作一直难有持续突破。2012年底,开省内先河的月塘街道小学性教育课堂吸引了众多媒体关注,几年后的今天,这个大胆的尝试也已停摆许久。何时能够开放、理智的看待“性”,或将有助力减少我们的伤痛。

萌芽

2000年,“通过宣传性教育,可以避免一些意外怀孕。”在余剑虹的设想里,性教育要包括辖区内高等院校的青年男女

就像是一种“传承”得以延续一样,1988年出生在株洲县的青年易哲伟(化名),对于学生时代生理卫生课的记忆是:生物老师临时有事来不了,改上语文或数学。易哲伟盯了半天生物课本的生殖图,还是没能明白精子和卵子究竟是如何结合成受精卵的。

12岁那年,易哲伟和同学上山玩,竟然发现同学在一边教唆两个更小的孩子模拟电影里的性交,而孩子全然不知自己受到了侵害。14岁初二时,他有了第一次“自慰”之举,陷入了深深的空虚和自责,“就像是做了一件见不得人的事”。

早在1988年,原国家教委和国家计生委就联合发布了《关于在中学开展青春期教育的通知》,性教育被正式纳入我国中学教育的内容。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性教育在国内却丝毫不见起色。

直到2000年,性教育才在株洲萌芽。稍有有意思的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至今依然学不会用手机的“古董”老人余剑虹。

“让性教育走入课堂,着实有着太多的无奈。”2000年,余剑虹调任荷塘区月塘街道办事处计生办主任,计划生育作为国家的基本国策,当时一个家庭只能生一个子女的理念深入人心,计生干部与部分社会家庭的矛盾激化,株洲坊间甚至流传着计生干部强迫孕妇流产的故事。余剑虹回忆说,“计生是最没人愿意做的事。”

在坚决支持计划生育政策的同时,余剑虹想到了利用柔软的宣传攻势推动避孕。当时,合泰管委会还未成立,属于月塘街道办管辖,这是株洲人流最大、最杂的地方之一。同时,荷塘区还有众多高等院校及中等专业学校,湖南工业大学、株洲职工大学等就位于月塘街道。

“通过宣传性教育,可以避免一些意外怀孕。”在余剑虹的设想里,性教育要包括辖区内高等院校的青年男女。“当时受西方文化影响,青年思想已经开放,性知识却普遍匮乏,很多的女学生意外怀孕。”

这个想法甚至比国家层次的规定还早一步。2001年12月, 国务院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指出: “学校应当在学生中,以符合受教育者特征的适当方式,有计划地开展生理卫生教育、青春期教育或者性健康教育。”至此,青少年接受性教育的权利和学校应该承担的教育义务,在法律上得到了保证。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谭筱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