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经频道> 创业 > 正文

19岁败光1个亿,如今变身首富身价600亿 康师傅都不是他的对手

0

2016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富士康科技集团的郭台铭名落第二。超越这位大名鼎鼎制造商的人,是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

并且这是他自2015年,蝉联两次获得台湾首富。

而在几十年前,他还是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叛逆退学,19岁赔掉一个亿,被人称为“败家子”;23岁他成功找到出路,人称“米果大王”;35岁生意转战内地,要做台湾的“默克多”。失败过,也抑郁过,但最终,他用事实证明了自己。

19岁败光1个亿

成为家族“败家子”

1957年蔡衍明出身在台北一个富贵家庭,在家排行老幺,深受父亲的宠爱,不爱读书,却爱当老大,大部分的知识都从街头和电影院获取。在父亲开设的中央戏院里,他一天能看上十部的电影。高中时,由于两次和学长的冲突,处于叛逆期的他索性退学,进入父亲的制冰厂工作。

他19岁那年,父亲从朋友那里接下了主要加工鱼罐头外销的宜兰食品厂。蔡衍明主动请缨去厂里当起了总经理。他回忆:“我账也看不懂,人也不认识,我又不敢问。损益表是赚是赔,我也不知道。”

啥都不懂的毛头小伙却操心起食品厂的战略转型。他觉得做OEM(俗称代工生产)要看别人脸色,决定转做内销,并开始生产“浪味鱿鱼丝”。结果一年多下来,赔掉一个多亿(台币),不得不找家里贴钱补救,落下个“败家子”的称号。

那段时间,只要别人多看他两眼,他就觉得人家在笑他,更因此患上了抑郁症,一度想跳楼自杀。

品尝了失败苦果的蔡衍明,从此刻起“性情大变”,这个曾经的叛逆少年开始收敛心性,等待一个机会重新证明自己。

宁可白送不肯妥协

投产当年他创收2.5亿

3年后,22岁的蔡衍明观察到台湾稻米资源过剩,盘算着如果做日本米果生意,应该可以扳回一局。于是,他找到日本三大米果厂之一的岩冢制寻求合作。64岁的桢计作社长连连拒绝,怕小伙子办事不牢,坏了自己的名声。

而蔡衍明不肯放弃,足足花了两年的时间软磨硬泡,终于获得米果制造的技术输出。至今,蔡衍明仍将桢计作称为“旺旺之父”,在总部竖立铜像。

0 (1)

(左二是桢计作,右二为蔡衍明)

此后,蔡衍明将公司改名为旺旺,20世纪80年代是台湾经济快速繁荣发展的一个阶段,休闲食品在那个年代是一种潮流。

1992年,35岁的蔡衍明生意已经相当成功,仅是台湾的市场不足以满足蔡衍明的野心,他把目光投向了大陆。旺旺在湖南的第一家厂建厂之后,蔡衍明去郑州参加烟酒会,当场就有300货柜的米果签售,而且协议上都是款到发货。

于是,旺旺台湾工厂24小时加紧制作,把米果从台湾运抵大陆,没想到交货的时候大陆经销商却要求卖完之后付款。蔡衍明不想妥协,他选择在长沙、上海自己开门市卖,“还是卖不了那么多啊,后来就送给小孩子吃了。”他将旺旺仙贝分送给上海、广州、南京、长沙等地的各级学校,学生们人手一包。没想到这样反倒打开了当地市场。

面对当时大陆经销商一贯卖完之后付款的作风,蔡衍明坚持自己的原则:“款到发货。” “你旺我旺大家旺”的广告词很快人尽皆知,旺仔贴画也随处可见。最终,投产当年他创收2.5亿人民币。

百家厮杀,无所畏惧

终在“价格战”中奠定老大地位

生意做得红火,自然就有人争抢。在跌宕起伏的商业环境中,这位台商先驱依旧靠着无所畏惧的果敢,将上百家竞争对手一一厮杀。

1994年后,两百多家食品厂加入“米果大战”,其中就有同样来自台湾的康师傅。激烈的竞争使米果价格由最初的1公斤50元降至30元。

面对危机,蔡衍明推出四个副品牌的低价米果,并一口气将自家产品骤降到1公斤5元,狠辣令人咂舌。他说,“除根之后,才好做”。

0 (2)

厮杀过程中,为了降低成本,蔡衍明给政府写信让政府盖厂房,旺旺租下这些厂房。当时旺旺集团里多数人认为这不可能,“政府怎么可能提供这种条件?”

正是因为蔡衍明嗅到了内地招商热潮,他前后一共发了1000多封信,收到不少回应,蔡衍明的想法实现了。“他们政府盖房很快,四五个月就盖起来,成本非常低,租金很便宜。”

此后,他又掀起几番价格战,将竞争对手杀得所剩无几,米果老大的地位再无人撼动。

砺石商业评论的记者拜访蔡衍明时,蔡算过这样一笔账:

随便挑一个美国的米果品牌,在美国市场就能做到差不多80亿美元。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中国人的胃不比美国人的小吧?未来中国的米果市场就可能是世界第一大。所以,对于旺旺来说,百亿不是起点,千亿不是终点。

个人冒险举债8.5亿

从撤离新加坡到登陆纽交所仅200

1996年,蔡衍明决定将旺旺挂牌上市。当时在台湾申请上市的程序非常复杂,于是蔡衍明舍近求远,选择在新加坡挂牌。

但新加坡股市交投不够活跃,自从旺旺上市后表现一直平淡,虽然每年净利率达16%,却只有15倍的市盈率。而同年在香港上市的康师傅市盈率一度达40倍。在投行的建议下,蔡衍明决定转投港交所。

不过,精打细算的他不甘心让投行与私募狂分利润,于是就作出了一个相当江湖气的决定,用自己的团队替代专业私募。

0 (3)

厮杀过程中,为了降低成本,蔡衍明给政府写信让政府盖厂房,旺旺租下这些厂房。当时旺旺集团里多数人认为这不可能,“政府怎么可能提供这种条件?”

正是因为蔡衍明嗅到了内地招商热潮,他前后一共发了1000多封信,收到不少回应,蔡衍明的想法实现了。“他们政府盖房很快,四五个月就盖起来,成本非常低,租金很便宜。”

此后,他又掀起几番价格战,将竞争对手杀得所剩无几,米果老大的地位再无人撼动。

砺石商业评论的记者拜访蔡衍明时,蔡算过这样一笔账:

随便挑一个美国的米果品牌,在美国市场就能做到差不多80亿美元。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中国人的胃不比美国人的小吧?未来中国的米果市场就可能是世界第一大。所以,对于旺旺来说,百亿不是起点,千亿不是终点。

个人冒险举债8.5亿

从撤离新加坡到登陆纽交所仅200

1996年,蔡衍明决定将旺旺挂牌上市。当时在台湾申请上市的程序非常复杂,于是蔡衍明舍近求远,选择在新加坡挂牌。

但新加坡股市交投不够活跃,自从旺旺上市后表现一直平淡,虽然每年净利率达16%,却只有15倍的市盈率。而同年在香港上市的康师傅市盈率一度达40倍。在投行的建议下,蔡衍明决定转投港交所。

不过,精打细算的他不甘心让投行与私募狂分利润,于是就作出了一个相当江湖气的决定,用自己的团队替代专业私募。

0 (4)

2007年5月28日,他以私人名义向12家银行财团联贷8.5亿美元,用于收购新加坡上市的中国旺旺26.35%流通股股份,以完成私有化,转投H股。这一做法无疑极其冒险,因为他要顶着每天高达15万美元的贷款利息,时间越久,对他越不利。

从撤离新加坡,到登陆港交所,前后只用200天,旺旺的市值则从35亿美元提升至51亿美元。

同时,他还完成了公司的重组,将其核心业务————食品饮料业务————单独剥离在港上市,旗下医院、酒店、房地产等业务则分拆至新成立的“神旺控股”公司中,作为家族私有,成为业界公认的近些年来亚洲规模最大、杠杆比率最高的巨额融资经典。

投资过气媒体,越不赚钱投入机会越好

要成为台湾的默多克,很自信也很敢斗

除了食品王国,蔡衍明还有媒体帝国,被称为传媒大亨。

从2008年起,蔡衍明进军传媒领域,通过收购的方式,掌握了台湾地区中时媒体集团旗下所有媒体的经营权。而当蔡衍明接手时的中时集团,经营状况惨淡,哪怕是媒体行业内的高手也难起死回生。何况是经营了30年食品生意的蔡衍明。

也有人质疑,在台湾经济一片不景气中,媒体经营愈来愈艰困,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时间点投入媒体事业呢?

而事实是,这个商业才子,又一次证明大多数人错了。蔡衍明的理论是“越是不赚钱的时间点,投入的机会反而越好”。

面对在前东家受伤连续巨亏的中时集团,商人蔡衍明先是大刀阔斧的进行了内部整合,打通了原本各自为政的旗下媒体,极大调动起了旗下媒体的联合作战能力,一改此前的“自由风气”。

2009年,旺旺集团跨足媒体产业,买下拥有中国时报、工商时报、中国电视公司、中天电视等多家媒体的中国时报系,蔡衍明还斥资入股香港亚洲电视,并在台湾地区创办了新报纸《旺报》,一系列的动作,让蔡衍明的媒体财富也不断积累。

蔡衍明在媒体界的举动引起了举动反响,申讨声源源不断。蔡衍明则说自己的性格受爱犬黑皮的影响:“它的精神启发了我。”他说,“黑皮精神”就是“很自信,也很敢斗”,再大的狗面前,都要迎向前去硬拼,战斗力十足。

2015年8月,大陆胡润研究院发布《2015瀚亚资本 胡润全球华人富豪榜》,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以610亿人民币资产夺下台湾首富。

0 (5)

2016年,再次蝉联台湾首富位置,郭台铭第二。

回想起第一次经商失败的蔡衍明,这位胆识超人的首富却说:

“一个人成功,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失败。今天的成绩太过于夸大了,以后等哪天你又稍微往下走了一点,你怎么面对人家?”

有人说,蔡衍明“有点像宗庆后”。一个靠一包一包卖米果,以500亿元身家成为台湾首富;一个靠一瓶一瓶卖饮料,以105亿美元成为2012年中国内地首富。

今年60岁的蔡衍明,还在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表演讲。不难听出,传媒大亨蔡老板仍在借势新兴领域和中国大市场,期望寻找更多的机会。正如他不服输的前半生,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株洲新闻网的观点和立场。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编辑:易楚曈
相关阅读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