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军事历史 > 正文

讲话稿被批“水平不高” 邓小平回应:一字不改

核心提示:这是一个重大原则问题。方毅很明确地表示报告邓小平裁定。邓小平的回答依然干脆:“第一条意见,我们接受;第二条意见,不改。”

邓小平同志在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上接见著名数学家陈景润。资料图

本文摘自:《快乐老人报》2016年12月29日第16版,作者:佚名,原题:郭沫若《科学的春天》作者是胡平

1978年3月18日,全国科学技术大会在北京召开,邓小平在会上深刻阐述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一部分”等重大论断。闭幕会上,播音员代郭沫若朗诵了《科学的春天》。此后,崇尚科学犹如春风,吹散了知识分子心中阴霾。然而,已解密的材料充分说明,这背后有一场严峻的斗争。

邓小平坚持“一字也不要改”

在给科学技术大会起草文件时,最重要的是邓小平和华国锋的稿子,因为政策声明都在这两个稿子中体现。它们主要由吴明瑜、林自新等人执笔。他们设想,邓小平的讲话从他作为科学教育主管领导人的角度来讲党的科学工作政策、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华国锋的讲话则要把加速发展科学技术当作一个国策,动员全国人民为实现国家四个现代化而奋斗。因为他当时是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这两个讲话稿同时送上去,最后都由中央政治局审议修改后才能印发。邓小平的讲话稿,邓小平只对段落和个别字句做了些调整。当时中央有一位领导同志看了说:“我看这个稿子马克思主义水平不高,毛主席讲了那么多关于科学工作和知识分子的问题,为什么不引用?譬如,毛主席说的知识分子要改造世界观,就应该谈一下嘛!”起草小组向邓小平请示,邓小平的回答十分干脆:“一个字也不要改!”

这时,又接到宣传口一位负责同志的电话,要求转告时任科委主任的方毅两点修改意见:一是要改一个标点;二是要把讲话稿中关于中国知识分子“已经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一部分”,改为“我们已经有了一支工人阶级的又红又专的知识分子队伍”。这是一个重大原则问题。方毅很明确地表示报告邓小平裁定。邓小平的回答依然干脆:“第一条意见,我们接受;第二条意见,不改。”

华国锋另外找人起草了讲话

但为华国锋起草的讲话稿,直到大会开始还没有退回来,方毅只好亲自给华国锋办公室打电话,询问是否安排华主席3月21日讲话。华国锋的秘书答复:华主席的讲话时间暂时不定,看了稿子再说,现在还没有看到稿子。方毅很奇怪,稿子不是早送过去了吗?直到华国锋讲话前一天,方毅突然接到电话,说华主席的讲话稿已定,请大会安排讲话。

吴明瑜和林自新看过新的讲话稿,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报送的那份讲话稿华国锋没有接受,他另起炉灶,请他人操笔,重新起草了份讲话稿。华国锋的讲话稿仍说“我们已经有了一支工人阶级的又红又专的知识分子队伍”;并说我们需要的现代化不是资产阶级的现代化,不是资本主义的现代化,而是社会主义的现代化,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现代化;指出对知识分子需要继续进行改造……就是不从整体上来肯定知识分子的地位。

华国锋讲话后,与会代表明显觉察到,两个领导人的讲话存在尖锐矛盾。会议很快就要结束了,下一步怎么办?会议领导经过研究,决定让郭沫若讲话再掀起会议高潮。

徐迟的文章太浪漫被弃用

打倒“四人帮”后,郭沫若写的“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流传很广,所以请他来讲是很合适的。但他此时正重病住院,不能亲自到会,只能写一篇书面讲话。请谁来写呢?参加大会工作的原中宣部的胡平建议请刚发表《哥德巴赫猜想》的徐迟来写。然而,徐迟的文章浪漫而松散,作为大会闭幕式上的正式结束语不合适。

这篇文章再请谁来写呢?最后会议筹备组副组长童大林决定说:“没有时间了,不要到外面去找人了,就从我们内部找人来写吧。”这个任务最后落到了胡平的头上。

回家的路上,胡平看到车窗外青青的柳树心头一震,这个春天不仅是自然界的春天,还是人民的春天,科学的春天!《科学的春天》主题就这样定下来了。胡平又仔细分析了郭沫若作为国务活动家、科学家、诗人的身份和性格特点,终于写出《科学的春天》草稿。

稿子定稿后,卧病在床的郭沫若看了很高兴,只在个别句子中加了“有限”和“无限”,就在标题下签上了名字。在闭幕会上,郭沫若没能讲话,讲话稿是由播音员代为宣读的。据播音员回忆,说当时都念不下去了,念几句就被下面停不下来的掌声打断。全国科学技术大会就是在这样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中,胜利闭幕了。(摘编自《党的生活》《人民政协报》)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江先国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