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军事历史 > 正文

战士忆进北平后对傅作义仇恨大:当年吃了傅多少亏

核心提示:刚进城守卫北京饭店的士兵,问不清不敢放,对谁都警惕。不少人嫌他们野味十足。像傅作义、邓宝珊进门,手一伸,哪一位?一听傅作义,那火自然不打一处来。对傅作义的仇恨大了。没有法子不大,过去战场上华北部队吃了他多少亏啊。傅家军有汽车也有马,行动都是非常迅速的,而我们只有两条腿,常常吃亏。望着战友们的遗体,多少人发誓要与傅家军势不两立。

解放军与傅作义部下换防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舒云,原题:傅作义设“鸿门宴”请林彪家里一个警卫连站岗待命

纠察总队一律身着黄色干部服,棉裤全是马裤,上衣有吊兜,佩着解放军的胸章和纠察总队的红字臂章,两个领口一边一个铜牌,上写“纠察”两字,虽然没有东北的黄军装高级,但也够风光了。

他们是坐第一列由良乡开往北平的火车进来的。火车是运煤的货车。解放后担任北京军区作战部长的郭春暄当时是张明河的秘书,他回忆说:那时,火车车厢的里面外面都塞满了人,好多战士趴在火车顶上。一路上,战士们看见铁路两边傅作义的部队在解放军陪同下,正从北平往城外开拔。运煤的货车一直开到前门火车站,路上没停。每节车厢上都架着4挺机关枪,这与41军入城是一样的。41军入城,也是全副武装,子弹顶在膛里,还有三分之一的部队押运子弹入城。一进城,就先抢占了景山等处的制高点。

一句话,进城是准备打仗的。他们想,谁知道傅作义的葫芦里是真药还是假药。

那时候,先期来接管北平的彭真、叶剑英等人住在青龙桥,后来住在颐和园,由中央警卫团的何振才率一个排警卫。颐和园要接待傅作义的谈判代表,没有招待员,也没有炊事员,何振才就从战士中挑四五个人练习。接待是接待,火药味在那呢。尤其是哨兵。双方哨兵都在,面对面,一左一右。人家服装整齐,三大件驳壳枪、卡宾枪、匕首,样样发光。而我们的哨兵,虽说衣服换了换,但穿戴不如人家,枪更不如人家,老套筒子歪把小枪以及杂牌,自然叫傅家兵瞧不起。纠察队员们也不管,行不行,你们是败家。别看我们枪破,动起手来,你们也绝不是个。

刚进城守卫北京饭店的士兵,问不清不敢放,对谁都警惕。不少人嫌他们野味十足。像傅作义、邓宝珊进门,手一伸,哪一位?一听傅作义,那火自然不打一处来。

对傅作义的仇恨大了。没有法子不大,过去战场上华北部队吃了他多少亏啊。傅家军有汽车也有马,行动都是非常迅速的,而我们只有两条腿,常常吃亏。望着战友们的遗体,多少人发誓要与傅家军势不两立。如今这思想工作绝对不好做。负责北京饭店门口警卫的带队干部李耿说:“从蒋介石换下孙连仲,抗战胜利后我们一直跟傅作义打。他偷袭张家口,打绥远,打徐水。1947年以后华北打的这些仗基本上是与他打的。纵队政委李志民领我们从定县出发就集体宣誓不消灭傅作义死不瞑目。部队诉苦诉到根上就诉到傅作义身上。从张家口被他打出来,骑兵追我们,追过了桑干河上游,飞机低飞山沟里一扫,打死我们多少人。1947年傅作义一个武装大游行,杀了多少老百姓,烧了多少房子。大家一听傅作义和平,都说还要他干什么?”

北平和平解放后,傅作义请客林彪,在小酱坊胡同。真紧张,外面扛机枪巡道,他家里有一个连警卫。他一个岗我们一个岗,我们的哨兵把枪对准傅作义的哨兵,怕他把咱们的人杀了。

想想,那时敌对情绪多大。

所以,一旦面对面碰上傅作义,那气能顺吗?后来,傅作义提了很多意见。意见归意见,战士才不管呢。中央警卫团的战士以战斗姿态站哨,杀气腾腾地盯着对方,只要风吹草动,马上开火。后来想想,当然玩笑一般。但当时战士是认真的。

毛泽东以中央军委的名义在1949年1月22日给林彪等人的电报中强调:“北平20余万敌军出城改编,你们须令各兵团、各纵队首长均看作一件大事。全军紧张地周密地在你们的统一指挥下对付这一个大事件,达到完满处理此事件之目的,务必不要有轻敌疏忽之观点。”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江先国
上一页 1 2下一页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