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名家会客厅 > 正文

"托管"成"脱管"? 关键谁来管!

湖南教育新闻网3月1日讯 (记者 谭理)“长沙城区有各类托管机构有五千家以上,经正规注册的比例不会超过十分之一,社会机构处于脱管状态。”

今年1月,长沙“两会”隆重召开。会上,长沙市政协委员、中南大学硕士生导师刘学平提交了一份名为《加强我市学龄儿童课后托管服务市场管理的建议》的提案,引起了与会人员与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在提案中,刘学平列举了长沙地区托管市场存在的供给不足、收费过高、服务不明等五大问题,并针对“托管”成“脱管”这一现状,建议相关政府部门应当主动作为、敢于担当,从源头上对托管机构进行规范管理。

“托管作为一种社会现象,与整个社会的飞速发展有着密切联系。”采访中,刘学平介绍,上世纪九十年代,他曾经在全省范围内做过一次较大规模的调研活动,调研主题为“学生课后文化活动”。在当时,虽然学生们放学后存在“去哪儿参与文化活动”的问题,但“去哪儿”的问题却不明显。“那时候城市居民大都住在单位大院里,相互之间很熟悉,环境也相对稳定,放学后孩子们集中在一起,由少数几位大人照看或者由大朋友照顾小朋友是十分普遍的事,此外,学校也在一定程度上承担着托管的义务。”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社会发展节奏的不断加快,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与孩子充裕的课后时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托管机构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政府部门的监管还没有及时跟上,对托管人员的从业资格也没有明确的要求,由此滋生了“托管乱象”,一些所谓的“黑托管”照样“生意兴隆”。

“早几年我的孩子上小学,看到身边的同学报了托管班,他也图新鲜,嚷着要一块去,我就带着他去了学校周边的几家托管机构,看了那里的环境之后,他再也没提过托管的事。”通过调研刘学平发现,目前大部分托管机构是隐藏在学校周边小区的家庭式机构,在消防、电梯、食品卫生等方面均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

家庭式托管机构不在教育部门注册,不接受教育局的监督,目前也没有一套针对托管中心建筑规范、食品卫生标准等的规定。由于缺乏必要的法规和有关部门的监管,托管市场目前只能靠行业自律来维持运作,绝大部分的托管机构甚至连营业执照都没有,更不用提卫生许可证等证件了。

刘学平指出,当前,托管机构除了主体所需资质不明确外,还存在服务范围难以界定的问题。市面上,部分托管机构只提供午餐、晚餐,有的托管机构在此基础上增加了作业辅导,还有的甚至开设了奥数、作文、英语等培训课程,托管服务的随意性强、专业性差。“我们做过调查,只有15%的学生和7.48%的家长认为托管机构对其学习成绩帮助很大,认为帮助较小甚至几乎没有帮助的学生和家长分别占57%、48.43%。”

为什么有如此多的学生家长不看好托管机构,但托管机构的数量却在与日俱增?刘学平认为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对于当下的社会而言,托管是一项“刚需”,许多的家庭在现实面前,不得不依赖于托管机构帮助填补孩子课后的时间空白,同时,大部分的学校、社区、有关职能部门、公共文化组织、公共文化机构没有主动开展托管服务,缺少示范性的行业榜样,托管市场处于一种无序、低竞争的状态,市场自我净化能力十分弱小。

针对现状,刘学平建议,首先,应当由教育部门作为牵头管理和业务指导部门,出台地方性法规,构建教育、工商、卫生、消防等多部门参与的跨部门联合管理机制。按盈利性、非营利性和家庭式三类分类管理,设置不同的注册门槛条件,制定不同的服务标准。

在托管主体方面,要鼓励有条件的学校在区县教育行政部门的主导下,利用学校条件与资源,自营或引进托管机构开展托管服务,供家长选择购买;鼓励社区利用自身条件,自主设立或引进社会托管机构开展社区托管的创新实践;鼓励图书馆、科技馆、音乐厅、美术馆、少年宫、青少年宫、体育场馆、剧院等公共文化机构开展相关有偿托管服务。

同时,还应成立托管行业协会,强化行业自我管理;出台托管机构专项扶持、特殊家庭儿童托管服务政府购买等一系列配套政策。力争在政府主导下,整合政府、市场、社会的多方力量和多方资源,按照市场调节和家长自主选择的原则,建立家长能够支付得起、高质量的学龄儿童课后托管服务体系。

下一页:新闻链接:各地托管模式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谭筱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托管班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