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军事历史 > 正文

河南新发现化石终结中国人非洲起源假说?

河南许昌发现新的古人类化石

世界顶尖学术期刊美国《科学》杂志3日发表题为《中国许昌出土晚更新世古人类头骨研究》论文称,人类演化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10多万年前生活在河南省许昌市灵井遗址的“许昌人”,可能是中国境内古老人类和欧洲尼安德特人的后代。

河南出土的头盖骨3D复原

有媒体甚至声称“许昌人上承周口店北京猿人,下连中国北方早期现代人,终结了中国北方现代人来自非洲的假说。”

那么这种推断究竟靠不靠谱呢?人类史是否会因此改写呢?答案是想多了。

两个人类进化示意图,它们的错误在于将人类的进化视为单一的线性进化

我们都知道,目前世界上的所有人类,都是晚期智人,简称智人。而在人类的进化,并非是直线型:从“匠人”变成“直立人”,“直立人”再变成“尼安德特人”,而“尼安德特人”再变成我们。人类进行之路更像是树枝的生长:除了我们这些晚期智人外还有许多其他人科的物种,比如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弗洛里斯人,以及生活在咱们中国的北京猿人等等;如果将祖先追溯到古猿,我们的人科亲戚还包括了猩猩,黑猩猩等。他们和我们同根同源,但是在不同的阶段分离出来,各自演化成为不同的人。而近期发现的“许昌人”就是这些等等中的一个。

研究发现,这种新发现的“许昌人”脑颅扩大和纤细化。头骨穹隆低矮、脑颅中矢状面扁平、乳突短小并向内侧倾斜,具有周口店直立人等东亚古人类的特征。同时,枕圆枕上凹和颞骨内耳迷路半规管的形态上与欧洲尼安德特人相似。这一证据似乎证明了,今天的中国北方人是从这种“许昌人”直接进化而来的说法。因为其和尼安德特人的相似,有人甚至表示“暗示了两个人群之间基因交流的可能性”。但是时至今日我们都知道,一个人长得像不像自己的父母是次要的,关键在于其DNA是否和自己的父母匹配。

同理,所谓“夫妻相”也仅仅只能代表“夫妻像”,而不是夫妻之间真有什么血缘关系。

这一点想通了之后,我们再看用特征去查看的方式就会发现,其显得很落后,事实上历史上也有因此而导致闹出了大笑话的故事

让大英帝国颜面尽失的假古人类头骨

在早年,由于DNA技术尚未发明,人类要了解自己的祖先只能通过简单的外貌检测,这称之为“体质人类学”

在19世纪随着达尔文的《物种起源》被公诸于众之后,统治欧洲近两千年欧洲的“上帝造人说”遭到了强力的冲击。而偏偏19世纪是“民族国家”思维高峰期,为了民族的集体荣誉感,各国开始纷纷挖掘证据,试图证明本国才是“人类起源之地”。

在“上帝造人说”已经不再受到信任后,基督教也受到了冲击,“智慧果”的说法似乎已经被科学所淘汰。众所周知,人类之所以区别于其他的动物,就在于人类的拥有着动物世界最强的大脑。此时随着德国的“尼安德特人”,法国的“克罗马农人”以及荷兰的“爪哇人”被逐渐地挖掘出来,人们很清楚地意识到,现代人和原始人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双方的头骨,大英历史博物馆古生物学家伍德沃德就认为:“大脑的发展先于一般面貌和身体特征的改善”。

此时的英国科学家无疑是非常着急的,但是在英国掘地三尺也无法找出能与其他各国相提并论的古人类头骨。

克罗马农人复原

1912年2月,大英博物馆古生物学家伍德沃德收到科学爱好者查尔森·道森的来信。信件中,查尔森声称他在英国苏塞克斯郡皮尔唐区找到“一具非凡的古人类头骨化石”,与英国早已灭绝的河马、大象的牙齿化石一起被发现。“英格兰也拥有了古人类化石”这一新闻,深深刺激了种族情绪强烈的的科学家伍德沃德,他决定和票友查尔森·道森一起前去挖掘。他们后来在皮尔唐地区发现了人类头骨化石、石器和动物化石。根据其他动物化石的生存年代推算,这种被称为“道森曙人”,因发现地在皮尔唐地区,也被成为“皮尔唐人”。

道森曙人头骨

伍德沃德复原了头骨化石,发现“道森曙人”的头骨下颌以上部分与现代人类极为相似。其构造和现代人完全一样,脑容量也达到了现代人的下限标准,其面部也不似尼安德特人那样粗眉低颅。但“道森曙人”长着和黑猩猩一样的的下巴,总体风格十分怪异。不过这个和当时人类学主流的“大脑现代而大脑以下部分原始”式“过度形象”非常契合,因此并未深究。

1912年12月5日,英国权威科学杂志《自然》宣布了这一发现,紧接着同月19日《纽约时报》撰文认为这件头骨是进化中的“缺失之环”,三天后《时代》周刊也将“达尔文的理论被证实”作为标题祝贺“道森曙人”的发现。此后,学术界对“道森曙人”的研究热情可谓一浪高过一浪。解剖学家G·E·史密斯将其称之为“猿猴与增长过快的脑子的结合”,迎合了主流价值观。

道森和伍德沃德则又发表了一份详细研究报告,描述道森曙人的特点和进化意义。“道森曙人”的犬齿、茶杯、石器、第二套化石也都陆续被发现,甚至还在探坑里发掘出一件骨制“板球棍”。要知道,“板球”在当时的英国乃是“国球”级运动,其意义就如同我们在殷墟里找到了乒乓球。

可惜随着科学技术的使用,谎言终究会被揭穿。当人们通过测算骨骼中的含氟量来计算化石年龄时,惊讶地发现其头骨其实是一个来自中世纪的人,其下颚更是只有区区90年历史!至于那些所谓的“陪葬品”,更是不折不扣的近现代工艺的成果。

英国古生物票友道森

无疑“道森曙人”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局,当时的大英帝国不满足于要当世界第一强国的心态加上彼时科学手段的落后,让某些别有用心的人钻了空子,令整个英国考古学蒙受了巨大的耻辱。同时也证明了,仅仅通过历史遗留物的外观和当时的主流说法去迎合一些人的心态,只会制造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

人类分子学支持人类非洲起源说

分子人类学这一概念最早于1962年由希瑞克和威尔逊用不同结构的生物分子研究人类进化时提出,指的是通过分子生物学手段对不同人群中同源蛋白质、核酸等生物大分子进行序列分异度比对来研究人类的起源和进化等人类学问题的方法。

分子人类学研究结果及2000年人类基因组草图的构建表明,尽管世界上不同人种在形态解剖学上存在明显的差异,人类在基因水平上的相似程度却非常惊人,说明现代人类有共同的祖先。

1987年,戛纳等对147名居住在各大洲的现代妇女胎盘DNA的分析结果,可以提供两方面的信息:一是对DNAD-环区的分析发现现代非洲人群比其它大洲人群具有更丰富的遗传多态性,说明现代非洲人是一个相对古老的群体,比其他人群拥有更长的积累线粒体遗传变异的时期;二是利用其DNA序列构建的系统发育树还显示出非洲人位于树的根部,所分析人群构成了两大分支,一支仅包括非洲人群,另一支则由非洲人和其他人群共同组成,进一步说明了世界其他大洲的现代人起源于非洲。

而我们欧亚大陆上的人类就是“由非洲人和其他人群共同组成”的人科生物。那么,这个“其他人群”又是什么人呢?

被称为尼安德特人的早期智人是人类进化史上重要的一环

还是分子人类所展现的DNA证据:现代人拥有1%~4%的尼安德特人基因。那么,什么是尼安德特人,现代智人的血管里又是怎样流淌着1%以上的血脉的?

最早的人类从大约250万年前的东非开始演化,祖先是一种更早的猿属的南方古猿。化石证据显示,大约200万年前,这些远古人类有一部分离开了家园而踏上旅程,足迹遍布北非、欧洲和亚洲的广大地带。

在欧洲和西亚的早期人科生物演化成为尼安德特人(或者叫早期智人),至于在东方的亚洲,则演化出了直立人。

尼安德特人已经彻底摆脱直立人那种接近与猿猴的形态

大概80万年前,晚期智人在非洲大陆东北部出现,并与被称尼安德特人的早期智人分道扬镳。这个时间是怎么推算出来的呢?其实是通过DNA的研究,发现在80万年之前智人和尼安德特人都失去了一些DNA,这些DNA的缺失导致智人和尼安德特人都失去了面部的毛发,这说明80万年之前智人和尼安德特人还是没分开的,同时面部没有毛也是智人、尼安德特人与直立人的重要区别;但是之后二者的基因就有了一些差异,而且越来越大。这就可以大致推断出智人和尼安德特人分道扬镳的时间。

大约到了15万年至7万年前智人开始扩散到全球,并逐步取代了原来生活在欧亚大陆的尼安德特人和直立人。

至于这个晚期智人替代早期智人和直立人的过程是怎样发生的,因为化石证据的缺少,我们尚无定论,但遗传学证据却证实了一点:我们(晚期智人)在和尼安德特人(早期智人)的生存斗争中获得了胜利,并产生了微小的基因交流。我们能够很好的消化肉食(将脂肪转换为能量和身体所需的养分),比其他人科生物,如猩猩,大猩猩,黑猩猩更抗冻耐寒,甚至于糖尿病、肥胖等遗传疾病都拜这些基因交流所赐。

撒哈拉以南的黑人保留了更多的晚期智人基因:强大的爆发力和耐力,耐热耐旱,但缺乏脂肪,对肉食的转换率不及与尼安德特人发生基因交流的欧亚大陆人类

而前文提到的“非洲人群”,这一支晚期智人则因为留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未参加这次基因交流--以至于部分种族主义者利用这个科学常识发表极端言论:人科动物应该分为6种,即人族,猩猩,大猩猩,黑猩猩,倭黑猩猩以及黑人(撒哈拉以南人族)。但事实上,撒哈拉以南的人类却保存了最纯粹的晚期智人基因库。

至于另一种被晚期智人取代的人科生物,直立人,由于和两种智人分离的时间太早,产生了严重的生殖隔离(即亲缘关系接近的类群之间在自然条件下不交配,或者即使能交配也不能产生后代或不能产生可育性后代的隔离机制),以至于在我们晚期智人的血脉里没有留下半点他们的遗传特质。

“许昌人”发现与追寻中国人的起源没有联系

综上所述,其实通过体型、体质特征来辨别古人类的种属,显然不靠谱,就算是真的,也不能就此确定两者这件就真的存在关联。但是DNA不同,能测试出关联的就绝对没有问题,除非因为样本污染未被及时发现或者直接在测试报告上作假。

更何况“中国境内古老人类和欧洲尼安德特人的后代”与如今生活在中国土地上是我们,即晚期智人没有血缘联系。想要靠直立人和尼安德特人的混血新人种来终结“中国北方现代人来自非洲的假说”,是十分好笑的事儿。

事实上中国境内发现的大荔人、金牛山人、马坝人等中国古人类都是尼安德特人(早期智人),他们与先前到达东亚的直立人(如元谋人,北京人等)发生基因交流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埃里克·特林库斯(该论文作者)所说的“该项研究成果将极大改变世界现代人类起源研究的格局”其实是指这尼安德特人和直立人,没有出现生殖隔离的直接证据。这一点上说,特林库斯的研究的确意义重大。

当然,而一切的结果,自然要等DNA的报告了,是否会如特林库斯所说的“极大改变世界现代人类起源研究的格局”,我们拭目以待。

不过需要再次强调的是,特林库斯的研究与追寻中国人的起源没有联系,因为他的研究方向之于中国人起源的“命题作文”,显然跑偏题了。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江先国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