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名家会客厅 > 正文

农村学校盼望修正“宽松教育”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近日,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员陆一先生公开发表《日本教育减负30年反思一文,对“宽松教育”进行了颇为言辞激烈的批判,对“宽松教育”列举了三大恶果:公立瘦弱,私营肥满;中产家庭教育负担倍增;国民学力显著下跌。提出“让真正懂得教育规律、怀有育人之心的教师和学校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发挥更大的影响力,获得更大的尊重。”阅过此文,笔者作为长期坚守在农村的一线教师,对“宽松教育”带来的影响极为深刻,渴望能够在深化教育改革的今天,能够以此为契机,尽快修正相关教育政策,切实让农村教育重振雄风。

对于长期在农村学校的老师来说,最困惑的是现在的办学条件早已今非昔比,但学生的学习动力严重不足,学习态度每况愈下。没有动力,没有态度,学习效果可想而知。优等生被城区众多优质学校无情掠走,能够支付高额学费的家庭大多舍近求远选择城市优质学校就读。出现这样的局面,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农村教育质量明显下滑,农村学校已经失去吸引力。在农村办学条件十分艰苦的年代,农村教育质量与城市差距并不十分明显,有的学校甚至还超过了城市学校。可是现在农村办学条件日益改善,已经与城市没有什么差距,但教育质量的差距却越拉越大。这就是农村教育的现状。

对于这种差距,最有发言权莫过于农村学校的老师。在一年比一年紧的课业减负政策影响下,学生的作业少了,学生课外辅导少了。因为上面有规定,农村学校只能按照政策执行到位。不是农村教师不愿看作业,不是农村教师不想辅导,而是怕一不小心踩踏政策红线。

农村学生除了教科书和上级圈定的一科一辅,再无其他资料;农村学校出于安全考虑,一般都要准时放学,不敢随意留校,即使作业没完成,也只好任千叮咛万嘱咐下不为例,不敢留下学生补做,更不敢加倍罚做,否则发生意外吃不了兜着走。周末假日校园静悄悄,再也没有补课现象出现。农村学生的课外学习,完全处决于学生个人意愿,日久天长,很多学生的课外也就成为任性玩耍的一族,他们的课后更多过的是放羊式十分宽松生活,很难有学习压力,没有课业压力,也就难以有学习动力。因为在家里放羊生活过惯了,学习也就难有激情,上课也就跟着难以用心用功。

可是城市学生就截然不同,不说城市学校为保持在属地声誉偷偷加重学业负担偷偷瞒天过海打插边球补课,只说那些众多的以各种名义的培训班班就足够这些城市学生成为沉重压力。他们就读学校虽然在减负上也按照上面的政策执行,课业负担也不会超过多少。但是学校缩减的负担,大多数却在课后的培训班不仅全部弥补上,而且还有更多的课外作业在等待他们去完成,尽管这些作业很多就是重复再重复的内容,但对花高价钱参加的培训班家长不可能让孩子放任自流,必须天天看到孩子完成情况才罢休。城市孩子学校负担不重但课外压力山大已成为城市孩子的标签。他们的周末、节假日很少象农村孩子那样生活,他们更多是在培训班里过日子。再如此高负荷的课外培训班引导下,他们的课业负担繁重不言自明。

有农村校长就如此抱怨:现在城乡教育差距,已经不再是办学条件与师资的差距,而是孩课业负担与课外时间的差距,农村学校之所以质量上不去,名校抢夺优质生源是重要原因,过于宽松的教育同样也是重要原因。这位校长曾对教育部门领导私下说,如果允许他们给学生多买一点资料,多布置一点作业,允许周末假日义务为他们补一点课,让他们有适当的学习压力,假以时日,农村学生的考试成绩肯定会有明显提高。

仔细回味这位校长的话,我们不得不承认,农村教育过于宽松与城市教育过于沉重确实拉大了城乡教育差距,这在中考高考与少数学校举办的小升初考试的成绩早已得到佐证。面对宽松教育对农村的负面影响越来越明显,在减负上有必要借鉴当前一城一策的房地产调控经验,实行城乡教育区别对待,对城市学生课业沉重负担继续保持减负高压禁令,而对农村过于轻松的负担则当允许自主加点学习压力,以此形成学习动力。

宽松教育对农村教育已经带来一定负面影响,需要对政策进行必要调整修正,这是当前农村教育现实需要。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谭筱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