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网评发声 > 杂感随笔 > 正文

遇冷的报刊亭该何去何从?

5月19日,《绍兴日报》报道了绍兴城区46个报刊亭将在6月底前全部拆除的消息,引发热议。无独有偶,今年3月,《北京晨报》报道北京有报刊亭“转型”成了“小吃铺”。在株洲,报刊亭只见零食不见报纸的现场也存在。曾经遍布城市大街小巷的邮政报刊亭,一度被视为城市的文化符号、街头的特殊风景,如今的报刊亭,该何去何从?

@宛诗平: 报刊亭生存艰难是事实,但并不意味着它们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众所周知,报刊亭是一个城市的文化符号,不仅承载着人们对往日读书、看报时光的追忆,也肩负着便民服务的责任,更是城市人文生活的缩影,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加以保护不让它消失。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人们精神文化需求仍然存在,作为城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报刊亭所需要的不是一拆了之,而是在喧嚣的社会中“挺”住,为城市留下自己的文化驿站。

早在2015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就曾针对城市报刊亭的生存危机,提交过一份有关“将报刊亭升级为城市报刊文化亭”的提案,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大力扶持,拓宽报刊亭经营范围,将其打造为一个城市的文化地标。实际上,一些地方的邮政部门已经开始适当放宽报刊亭的经营范围,并对报刊亭进行升级改造。比如在报刊之外,允许“有限度的饮料、电话充值卡、文化演出门票、城市文化旅游纪念品等进入经营范围”,这既解决了报刊亭经营者的生存问题,也收到良好的社会效益。总之,只要各方都能同心协力,顺应新形势的需要,不断发掘报刊亭的社会服务功能,报刊亭就一定能焕发出新的活力。

@张西流:在巴黎、伦敦等世界大都市,报刊亭都作为文化载体保存下来,政府不仅允许它们存在,甚至还有意把它们打造成文化的象征。著名的巴黎卢浮宫门口就有报刊亭,而在英国著名的威斯敏斯特教堂对面一条主干道的人行道上,同样突兀地立着一间报刊亭。国外的现实恰好说明,报刊亭更多发挥的是文化符号的作用。报刊亭遇冷,倒逼公共文化服务升温,这显然值得管理者反思。作为城市公共文化设施的报刊亭,应当在功能上进一步充实和优化,如在原有报刊和书籍销售的基础上,增加一些与公共文化服务相关的项目,突显其文化符号功能。

@刘运喜:报刊亭消失的趋势不能阻挡,报刊亭被拆除后,喜欢到报刊亭买报的人要转变思想观念,改报刊亭买报为邮局订报或报社订报,让邮局或报社按时送报上门。即使自己不想订报,也可以到附近小巷的小书屋或报刊零售店购买。报纸经营已经不能走发行获利的老路,必须走全媒体融合、多种经营之路,更何况报刊亭?我们还是顺其自然吧。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若叶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