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株洲时政 > 正文

脱贫攻坚就要较真碰硬

新华社调研组深入炎陵/茶陵 采访我市脱贫攻坚工作

(炎陵县农村)

【评论】

日前,市人大常委会对我市实施脱贫攻坚“七个一批”和“六大工程”工作进行专项评议,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毛腾飞全程参加,并亲自进行询问。在评议过程中,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围绕易地搬迁、产业扶贫、健康扶贫等16个问题,向相关领导和部门进行了询问,并对脱贫攻坚行动开展满意度测评,让相关部门负责人出了汗、红了脸,评出了压力,也评出了动力,必将对我市脱贫攻坚工作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市人大常委会就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专题评议,是较真碰硬的具体体现。通过评议,发现我市脱贫攻坚工作仍存在责任落实不到位、项目推进不够理想、基本保障不够有力等问题。在脱贫攻坚的决胜之年,依然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说明一些单位和部分领导没有拿出较真碰硬的态度来落实脱贫攻坚任务。

今年126个贫困村全部退出、炎陵和茶陵两个贫困县摘帽、实现全市整体脱贫,是我市作出的庄严承诺,要兑现好这个承诺,就必须较真碰硬。要以抓铁有痕的作风推动工作落实,坚持问题不解决决不放过,要对发现的问题跟踪监督,逐条逐项、由点及面切实加以解决;要坚持“六看工作法”精准识别,抓好产业扶贫和就业扶贫,帮助贫困群众解决好贫困户住房、医疗救助、教育保障等问题;要加强考核,严格责任追究,对工作消极应付、落实整改不到位、工作效果差的人和事严肃问责。

较真碰硬,迎着困难上,才能打赢全市脱贫攻坚战。

(文/暎心)

相关新闻:

张旗:养牛脱贫记

5月18日中午, 骄阳似火,开了几十公里蜿蜒的山路,终于到达攸县丫江桥镇严良村,又步行几里黄土夹杂着乱石子的窄道,“哞——哞——”的叫声越来越近,穿过一片竹林,只见坎下,一个身形高瘦、皮肤黝黑、手执细竹竿的青年跟在牛群后边不紧不慢地走着,他就是记者要找的张旗。

张旗是株洲县龙潭镇新燕村人,翻山越岭跑到攸县,就是为了他的这群“宝贝”。“这里很偏僻,但草多、水清、人少,特别适合生态放养牛。”张旗乐呵呵地说,“现在我养了43头黄牛,它们是我生活的重心,下半年卖掉几头,收入5万元不是问题。”

能有这样的收入,放在几年前,张旗根本不敢奢望。8岁那年,张旗丧母,2015年,缠绵病榻的父亲去世,留下10多万元外债,一家人陷入困顿。“我有手有脚,也不怕吃苦,我不信改变不了这一切。”这个遭受命运打击的80后小伙明白,谋一个脱贫的路子是当务之急。可是,走哪条路、怎么走?张旗一时陷入迷茫。

转机从他被列为该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开始。“驻村的扶贫干部了解情况后,建议我养牛。”于是,张旗贷款3万元,又从亲戚朋友那借了几万块,买了11头牛,在新燕村建了个小牛舍。

养牛并不轻松。“每天陪着牛群在山里转,怕踩坏别人的田,还发生过几次牛犊在跳坡时摔死的情况,特别心痛。”张旗肯吃苦又肯钻研,经常去村里的农家书屋看养牛的专业书籍,日积月累,他养牛的经验越来越丰富,牛儿有点小毛病,他都搞得定,牛儿也都认他这个主人。

辛苦归辛苦,回报看得见。掌握养殖窍门的张旗,养牛的数量不断上涨,2016年就挣了8万元,还掉了银行贷款和欠亲戚的部分钱,摘掉了“贫帽”。今年,他又把阵地迁移到了严良村,养殖规模也扩大到了43头。

“驻村帮扶干部已经答应帮我争取5万元扶贫贷款了,我打算用来扩建牛舍,再更新一些更优良的品种。”张旗说。不过目前,他还有一点小困惑,“我的牛基本都卖给了牛贩子,比起散卖新鲜牛肉,一头牛的利润要少许多,但新鲜牛肉又不好长时间储存,我希望能找个好法子,扩大销售渠道。”

“哟喝……哟喝……”夕阳西下,张旗赶着牛群往回走,那渐渐远去的吆喝声,透露出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憧憬。

(株洲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邹怡敏 通讯员 熊军)

清贫之上

【决胜脱贫攻坚·我在一线】

5月18日,晴。

乡村的夜特别静,皓月当空时,四下里好像抹着一层水银,农舍在月光中化作一幅幅浓淡相宜的水墨画。在这样的夜晚,我更想多走访几户贫困户,听听他们的想法。

贫困户张贱妹家亮着微弱的灯光,我推门而入,与主人打招呼:“阿姨,你还认识我吗?”老人眨巴着眼睛,笑眯眯地说:“认识认识,你是扶贫队的。”

木凳子上,张贱妹患耳疾的老伴很安静,5岁多的孙子在小方桌上摆弄玩具。我对这个家的情况还是了解一些的,张贱妹的儿子在外打工,年底才能回家,儿媳妇因忍受不了贫穷几年前就跑了,孙子4岁多才学会走路,总感觉神情有些木讷。

张贱妹是个坚强的老人。家里虽然简陋,但每个角落都拾掇得整整齐齐。第一次上门走访时,我想给她表示一点心意,她执意不肯接收,说自己现在虽然很困难,但这是暂时的,等孙子长大了就好了,何况还有政府的帮扶。

我提出向她买些鸡蛋和其他农产品,她爽快地答应了。等她把农副产品装好袋,我问她一共要多少钱,得到的回答却是:“你们是来帮助我们的,不要钱,送给你的。”

“阿姨,你不要钱我就不要东西了,你该卖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啊。”“那就一共给20元。”“不对,鸡蛋就有20个,市场价1.5元/个,就得30元。”“我家鸡蛋小,只卖一元一个。”……

我拗不过她,只好当面给她20元,走时悄悄地塞给她孙子一点钱。

回驻村宿舍的路上,月亮温情地镀我一身银光,我心头升腾起一丝柔柔的暖意。我在想,张贱妹老人虽然清贫,但在这清贫之上,又满是清亮和希望。我想,一个自尊自爱、知恩感恩而又勤奋努力的家庭,贫困不会驻留太久。

(作者系炎陵县船形乡同睦村帮扶队员 易海燕 。株洲日报记者 王军 整理)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刘苏宁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