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经频道 > 银行 > 正文

《中国金融》│创新型零售银行建设构想

作者|郭党怀「中信银行副行长」

文章|《中国金融》2017年第8期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银行业经历了数次经济调整。一是以亚洲经济危机为契机,之前中国的银行体系相对脆弱,不良率畸高、抗风险能力较差。金融危机让政府意识到,银行业是现代经济的稳定器,改革势在必行。之后进行的不良剥离、财务重组、战略投资和成立银监会等监管部门,标志着中国银行业正式步入国际化监管、健康发展的黄金十年。二是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资本和劳动等传统要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相对降低,以科技创新和技术革命为主的“索洛剩余”作用提升。依靠存贷利差的盈利模式难以为继,轻型化转型和跨界竞争成为银行“新常态”。此时,认清形势、把握机遇、审时度势、勇于创新是对新时期下银行家提出的要求。

银行经营步入“新常态”

国内供给侧改革走向纵深,银行经营模式亟待转变

李克强总理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未来中国经济还将面临严峻考验,振兴实体经济、深化供给侧改革、发展数字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成为经济新常态的关键词。这也意味着,随着中国经济粗放式增长阶段的结束,商业银行也告别了规模扩张的“黄金十年”,经营发展将现拐点。

纵观过往十年,在凯恩斯主义需求驱动的引导下,中国经济依靠投资、消费、净出口“三驾马车”带动经济实现飞速增长。与规模发展相匹配的是银行的粗放式管理,重规模轻质量、重投入轻效益以及同质化竞争成为商业银行的普遍选择。但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和中等收入陷阱魔咒,当前经济面临周期性和结构性双重因素叠加,单纯强调需求侧引导的发展方式难以为继,供给侧改革成为主基调。

短期看,中央“三去一降一补”的供给侧改革会导致部分企业退出市场,这不仅加大了银行旧资产的风险暴露,也会通过削减制度红利和成本红利降低银行利润。但长期看,供给侧改革有利于传统企业盈利能力恢复和新兴优质资产的积累,在遏制无序、盲目的资源投入型发展同时,对优化银行业客户结构和信贷结构、提升资产质量有重大意义,是银行业长期健康发展的保证。因此,新常态下的银行经营也应该响应国家政策、积极推进银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产品管理思维逐渐向客户管理思维转变。

金融脱媒愈演愈烈,抢占银行优质资源

当前,金融脱媒成为我国金融体系演进的中长期趋势。我国的金融脱媒可以大致分为资本性脱媒和技术性脱媒。资本性脱媒主要表现为直接融资发展迅速。据人民银行数据,我国人民币贷款额占社会融资规模的比重逐年下降;反之,企业债券和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占比则由2008年的13%上升至2016年的28%,直接融资占比和规模都创历史新高,分流了银行的资金来源。技术性脱媒表现在,移动互联、大数据、区块链的兴起催生了一种有别于传统融资的第三种融资方式,即网络金融,具有代表性的有P2P网络借贷、第三方支付等。尤其是第三方支付的发展,不仅削弱了银行在支付领域的垄断地位,更使银行陷入贷款增长受阻、优质客户分流和负债不稳定性增加等困局。

纵然金融脱媒不可避免地改变银行的负债结构和客户资源,但从远期看,金融脱媒对金融市场格局重构发挥了重要作用。从资产质量看,金融脱媒的过程也是拓宽企业融资渠道、扩大融资规模的过程,企业以更低的融资成本和更有效率的融资方式扩大规模、提高生产效率,将有助于实体经济健康发展和提升资产质量;从金融体系看,直接融资的发展不仅分散了商业银行体系中过度集中的金融风险,更提升了金融覆盖率和金融深化程度。因此,金融脱媒是金融体系健康发展的不可逆趋势,商业银行应该及时调整业务模式,积极应对这一挑战。

科技与金融深度融合,银行迎来“新金融”时代

金融自产生以来,就承载着大量信息和资金,其对信息处理的功能越强大,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功能就能越好地发挥。而科技创新贯穿金融业发展始终,从设备电子化到计算机网络应用,金融机构当前正在向虚拟化、轻资产化转变。当前科技与金融的深度融合使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科技让金融服务更普及。每一次金融模式创新都让服务对象从“顶峰”向“长尾”覆盖,最典型的是当今的移动金融不仅可以满足客户随时随地的需求,更有利于解决农村地区金融不足的难题。其次,科技让金融更安全。大数据、云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应用,实现了风险管理的全方位、实时化和智能化,大大提升了金融的安全性。最后,科技让金融竞争更充分。新技术的应用打破了银行在金融体系的垄断地位,在金融2.0时代,以百度、阿里、腾讯、京东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在金融行业崛起,使“互联网金融”和“金融互联网”的区分日渐模糊,竞争主体更加多元化。未来,深度融合、互为生态、合作共赢将是银行发展的新常态。

整体而言,整个“十三五”期间,面对国内经济增长承压、利率市场化完成和市场竞争加剧,商业银行势必将加快改革步伐。未来,“大零售、大投行、大资管”将成为银行新的成长点。其中,零售业务以其逆周期性、资金来源稳定和风险分散或成为经济下行期熨平市场波动、提高客户黏性和稳定利润增长的中枢,各银行也都将零售二次转型作为新一轮的战略方向。

零售金融发展呈现新态势

自20世纪80年代中国银行业启动改革以来,零售金融业务经历了一个漫长而反复的发展过程,早期基本沿用“跑马圈地”的粗放式发展。直到2010年招商银行首次提出零售的“二次转型”,零售业务才真正作为盈利支柱登上历史舞台。当前,面对国内经济三期叠加困局、传统存贷业务利润收紧,深化零售转型、提升服务质量、走轻资本之路令零售金融发展呈现新态势:财富管理、消费金融成为新增长点,数字金融服务渐成主流。

财富管理前景无限、私人银行业务成增长新引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奇迹使居民财富迅速积累,波士顿咨询的调查显示,自2000年以来,中产阶级的财富以330%的规模增长;2015年中国家庭财富总值达22.8万亿美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富裕国家,其中可投资财产超过100万亿元人民币;迄今中国财富管理市场规模逾百亿元。财富快速增长、社会阶层结构变化、消费观念改变等深刻地影响着中国消费者的理财观念,使其逐渐由以前的劳动换收入转向资本换收益,人们也更加注重向专业机构寻求财富管理建议,主要表现为居民的财富从简单的储蓄逐渐流向理财产品,从单一投资房产到可接受高风险的股票、高杠杆金融产品等,投资者的财富管理需求更加多元化和专业化。尤其地,当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银行业整体收益下滑时,私人银行业务却逆势增长、成为财富管理的新亮点。预计2015~2020年,中国高净值人群可投资金融资产的年均增速高达15%。相对于大众客户,这类群体投资更趋理性,股市波动、利率下行、汇市改革等都激发了其对海外投资的强烈需求,中国的财富管理也步入全球化资产配置时代。 

消费金融迎来窗口期、跨界竞争激烈。当前消费金融业务迎来快速发展窗口期,各种利好频现。宏观层面,我国居民个人消费水平较低,消费信贷市场发展空间巨大。截至2016年末,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占GDP比例为44.7%,远低于发达市场78%的平均水平;居民消费信贷在总信贷规模中占比约20%,居民部门杠杆率与先进经济体的均值相差158.7%;居民消费贷款结构中75%是住房贷款,其余消费贷款不足5%,远低于发达市场的30%。消费贷款结构单一、消费对经济贡献度远低于发达市场,这为消费金融业务发展提供了巨大空间。政策层面,随着国际经济发展低迷、国内传统行业产能过剩、投资与出口受挫,改善消费环境、释放消费潜能成为“十三五”期间带动经济发展的关键。自2015年国务院推出《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以来,国家鼓励发展消费金融、促进消费升级。尤其结合当前政府严控房地产泡沫的政策导向,培育大众消费、养老家政消费、旅游休闲消费等新型消费热点,不仅有利于分散资金流向、防范金融风险,更为银行发展消费金融给予政策支持。

与此同时,中国消费金融市场呈现了多元化、新业态的发展趋势。经营主体除了持牌的商业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外,更涌现了百度、阿里、腾讯等为首的互联网金融新业态。这些互联网巨头纷纷通过电商平台、P2P平台进入市场,使跨界竞争异常激烈。但商业银行仍具有自己的独特优势,一是作为专业的金融服务供应商,商业银行拥有成熟而丰富的产品体系,涵盖住房贷款、信用卡、综合消费贷款、信用贷款等多种产品;二是建立了完善的风控体系,积累了大量反映客户资产质量、金融交易、信用评级等数据的信息;三是具有良好的市场口碑和品牌影响力,能为客户提供更安全、便捷的服务。这都为商业银行开拓消费金融市场奠定了坚实基础。

零售金融进入数字化竞争时代。近年来,中国的数字化进程十分迅速。2007~2016年,中国互联网渗透率已从16%增至50%。随着中国消费者的数字化能力日益提升,这一趋势已迅速蔓延到数字化金融领域,开启了零售金融数字化竞争的序幕。零售金融的数字化转变体现在服务形态方面,便是物理网点逐渐被线上化的电子银行和手机银行替代,甚至完全不依赖实体网点的直销银行也悄然兴起。例如,2015年上线的ATOM BANK,便是依赖人脸识别技术、大数据、云计算等新科技成为全球首家完全基于手机APP的虚拟银行。在需求改变方面,消费者逐步接受更复杂的线上金融服务,他们对服务的要求不再限于交易付款,多元化、综合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备受青睐。在竞争参与者方面,零售金融服务不再只是商业银行角逐的战场,越来越多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开始提供跨界经营服务,竞争日趋白热化。未来的零售金融不仅要借助互联网金融大势逐渐向长尾市场覆盖,更要运用互联网思维搭建从数字化渠道、数字化营销、数字化产品创新到大数据风控的全新流程。

打造国内一流创新型零售银行

通过深入的市场调研,中信银行于2014年提出了全力发展“大零售”的战略布局,并以“433”(包括四个坚持,即坚持效益与规模并举、坚持硬转与软转并行、坚持基础与创新并抓、坚持联动与协同并进;三个做强,即做强网点产能、做强客户经营、做强队伍建设;三个做大,即做大资产业务、做大管理资产、做大支付结算)作为深化零售二次转型的基本方针。自此,中信零售金融以体制改革创新为保障、以差异化经营为抓手,紧跟市场需求、创新服务模式,实现了自身由小到大、从弱到强的跨越式发展。

以体制创新提升综合经营能力

科学的体制建设是商业银行转型成功的保障,必须要围绕市场、客户,推动理念和机制的变革,借助体制创新带动综合经营能力的提升。中信银行经历了三十余年的综合发展,虽已建立了市场化的运行机制,但随着经营环境的日新月异和跨界竞争的加剧,市场呼唤更加灵活的体制机制,通过机制改革释放产能也成为深化零售二次转型的重要方向。因此,中信银行进行了以下尝试。

一是积极与互联网巨头合作、探索商业银行的金融科技之路。“科技+”时代的到来和互联网金融的冲击,加快了传统银行信息化的步伐,金融与科技深度融合是未来银行的转型方向。但囿于传统体制对资源投入、考核体系、人才激励等方面的桎梏,与科技巨头合作、在母体外发展金融科技是中信银行作出的大胆尝试。2017年年初,中信与百度共同成立了国内首家持牌的直销银行——百信银行。未来,百信银行将借助双方股东在金融和科技方面的强大优势,以兼容并蓄、开放合作的互联网思维迎接多方合作,搭建一个共享、共赢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二是推进私人银行体制改革、着力布局中高端客户经营。在银行纷纷走向“大投行、大资管、大财富”的今天,私人银行业务还拥有连接财富端和资产端的独特优势,这都使其有望成为中国银行业转型的新引擎。如何更好地聚焦高净值客群、提升专业化服务品质也是中信零售金融转型的重要议题。目前,中信银行私人银行体制改革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未来将秉承“利润中心、管营合一、上管下营”的宗旨,将改革创新工作持续深入。

打造差异化品牌特色、提升市场影响力

企业的经营管理分为三个层次:资产管理、资本管理、市值管理。市值管理是经营者管理企业的最高境界,也是企业经营成败的风向标。中信零售金融通过加大金融创新力度,积极整合内外部资源,打造了众多具有市场影响力的金融品牌。

一是建立“大单品”为龙头的特色化经营。产品创设是企业竞争力的灵魂,面对当前同质化严重的市场,中信零售金融一枝独秀,率先创设了一批优秀的大单品,包括薪金煲、房抵贷、出国金融等众多优秀单品。

二是整合内外资源、为客户提供一揽子的综合化金融服务。中信银行借助集团优质资源,建立了类型丰富、功能齐全、特色鲜明的产品服务,以满足客户多元化、综合性的服务需求。其中中信财富管理借助集团全牌照金融优势,联合8家集团金融子公司推出了权威性的中信财富指数,并通过组建专业性团队和开展协同合作,为中信财富管理服务保驾护航。

三是创新服务模式、聚焦移动金融。随着移动互联、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对金融实现方式的改变,线上线下逐渐打通,手机银行、电子账户、直销银行等创新服务模式应运而生,成为各银行抢占互联网金融先机的必争之地。中信银行通过发布新金融门户网站、推进手机银行V4.0项目、牵头发起设立“商业银行网络金融联盟”和设立直销银行等极大地提升了中信银行互联网金融的品牌形象。 

四是以开放思维打造跨界合作新模式。跨界合作的精髓在于用开放式思维整合多行业资源,打造产品、服务、场景一体化的综合金融服务平台。中信银行信用卡持续发力跨界融合,产品创新精彩纷呈。在创新支付领域,率先在国内建立了全面的移动支付产品线,以“中信e付”移动支付品牌,快速抢占移动支付市场份额;在产品创新方面,与京东、UBER、国泰航空、亚洲万里通等知名企业建立战略合作,在业内首创“7+2+1”大商旅产品体系。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寻慧蓉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