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株洲时政 > 正文

株企磨利“工业牙齿”

国际巨头加快布局中国市场,硬质合金行业即将洗牌,一批企业或被淘汰

硬质合金,被称为现代工业的牙齿。今年上半年,全国硬质合金产业行情看涨,我市硬质合金产业利税率,从2016年的9.03%,涨至2017年一季度的14.3%,绝大部分企业订单不断。

硬质合金数控刀片,是株洲硬质合金产业的核心产品。2016年全市相关企业产量达到8200万片,占全国生产量的68%左右。业内人士预测,今年全市硬质合金数控刀片产量有望突破1亿片。业内产销率长期保持在99%以上。

这种行情还能延续多久?未来的产业趋势又是怎样?日前,市经信委组织的巴菲特午餐—企业家沙龙系列活动上,市内多家企业负责人和业内人士,围绕全市硬质合金产业创新发展路径,展开了探讨。

专注于研发的钻石工业园团队。(株洲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谭清云 摄)

▲ 专注于研发的钻石工业园团队。(株洲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谭清云 摄)

国际巨头“放下身段”

“经历了前期的低谷,今年上半年硬质合金产业出现了报复性增长,但这一轮补库存行情已经结束。”在活动现场,刚刚分享完一堆令人振奋的数据,株洲市硬质合金产业协会执行会长张忠健话锋一转,直面问题,“随着低利率时代的结束,从今年下半年开始,硬质合金企业的财务费用会逐步上行。”

残酷的竞争,远不止这些。

当前,中国已是全球装备制造大国,也是全球硬质合金消费量最大的国家。根据行业协会数据统计,国内全年刀具市场消耗量为350亿元左右,占全球消费量的1/3。其中高效、高端刀具市场份额约180亿元,65%至70%来自于进口。“主要是Sandvik系、IMC系、美国系、欧洲系和日本系。”张忠健说。

株洲是国内最大的硬质合金生产基地,株洲企业的生存状况,一定程度上反映着国内行业的现状。上半年,尽管全市硬质合金企业的利润率有所上升,但比起这些国际巨头们,仍有着相当的差距。

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这些国际巨头,正在加速中国市场以及中端产品市场的布局脚步。

张忠健分析,近年来,国内硬质合金生产企业产品质量稳步提升,正在撼动着国际巨头们曾经的垄断地位,分到的市场“蛋糕”在扩大。这让巨头们心生警惕,开始改变策略。向中端市场倾斜,就是为了进一步挤压国内硬质合金企业的生存空间。

除了在中国开设子公司,这些国际行业巨头们还在国内兴建了众多的培训中心和应用中心。比如,Sandvik集团位于河北的一家应用中心,每年有50多名工程师轮流授课,主要是让客户更熟悉公司产品的性能和使用方法。此外,这些中心还可以为客户提供包括工艺规划、刀具方案以及编程、仿真等全套零件加工服务。

在大数据应用方面,这些企业也是遥遥领先。“他们有一套庞大的用户数据库,只要客户提出要求,可以很快在线生成一套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张忠健摇一摇头,“这是我们的企业远远做不到的。”

品牌建设上,国内企业更是望尘莫及。2016年中国数控刀具十大品牌排行榜上,国内仅上榜株洲钻石一家。

国内大型企业正在“滚雪球”

应对行业变化,国内一些大型企业早已开始了集团式发展。

自从中国五矿集团公司以增资方式控股湖南有色后,就顺理成章成为株硬集团的母公司。

近年来,五矿集团不断向产业链上下游拓展,已形成集矿山、冶炼、粉末、硬质合金及深加工的完整钨产业链。活跃在这个产业链闭环上的株硬集团,也在资源的兼并组合中获益不少。

“以前,株硬集团在海外的营销机构只有5家,现在,借助五矿集团覆盖国内外的营销网络,我们的产品可以轻松到达目标市场,走出去的成本更低、效果更好。”中钨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株洲硬质合金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康德说。

就自身而言,株硬集团也在进行着新一轮的自我变革。

去年底,株硬集团对内部架构进行了调整,实行事业部制,将原本统筹的业务版块,变成专业化运营,划分进入不同的事业部。一个事业部,就是一个集研究、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平台,负责公司某一类产品的全生命周期。

对为数众多的中小微企业来说,硬质合金产业覆盖领域广,专业性强,因此,在细分领域内研制出一种或一系列独具优势的产品,就可以在市场立足,这也是这些企业得以在大型企业“碗”里分“羹”吃的保障。但是现在,国内大型企业开始化整为零,启动专业化运营,挑战加剧。

“以前的株硬集团,就好比一个球体,市场上那些具有各自优势产品的民营企业,就好比一根根尖刺,用‘球体’去和‘尖刺’竞争,难免会有薄弱环节。但是现在,我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刺猬’,这就不一样了。”谢康德这样形容。

无论是外部因素还是内部改革,这些变化,正为行业内的大型企业带来滚雪球效应。

钻石工业园内,工人们正在查看成型产品。(谭清云 摄)

▲ 钻石工业园内,工人们正在查看成型产品。(株洲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谭清云 摄)

中小微企业需要求精求深

工程、机械、汽车、电子……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都需要用到硬质合金。“这个行业,虽然整体规模不大,但是分量不小,而且很稳定,受其他行业波动的影响很小。”谢康德说。

随着国家产业结构的调整,近年来全国装备制造业高速增长,甚至跑赢了工业增速。“特别是高端装备制造业的高速增长,对数控刀片的需求将持续上涨。要抓住这一波发展机遇。”张忠健说。

此外,硬质合金刀片、刀具在航空航天领域的应用,也有广阔市场空间。“航空航天产业,尤其是航空发动机,对加工过程要求非常严格,必须一次性完成。同时,用于制造航空发动机的高分子材料,又很‘吃’刀。”张忠健认为,在这一领域的突破,需要大量的创新及技术攻关,株企可以在这一领域补齐短板。

但单打独斗式的市场竞争,显然难以为继。

“集团式发展,是未来的趋势。”谢康德认为,株洲硬质合金企业现仍处于群雄割据的状态,但是未来参与国际竞争、研发高端产品,没有相当的实力是不可能完成的。可选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在自己的专营板块继续求精求深,在技术上做到领先,另一条路就是走产业联合或者整合,把自己纳入集团企业旗下。

对于中小微企业来说,自然更倾向于第一条路。株洲欧科亿数控精密刀具有限公司董事长袁美和判断,硬质合金产品研发必须向高端进发,但在服务上要体现差异化,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

“产品越高端,企业越危险。”袁美和甚至抛出这样的观点。在他看来,专业产品和服务进入高端后,面临的竞争对手更强大,市场和客户对系统性服务的要求更高。因此,除了尖端产品,企业必须有综合服务能力。

智能制造解决最不稳定的因素

硬质合金行业是“技术密集型”也就是“人才密集型”行业。但在操作环节,人是最不稳定的因素。

在德国参观硬质合金企业的智能生产线时,张忠健发现,德国企业的生产设备已经实现了全部自动化,现场只有极少数的操作工,相当于株洲同等规模企业操作工人数的10%。“减少人的干预,节省下的人力资源,可以去做更多的创新设计。”张忠健说。

基于上半年的市场行情以及对后期市场的预判,今年我市不少企业都启动了扩能计划。比如,株洲欧科亿数控精密刀具有限公司已启动扩建,将在现有产能基础上翻一番,达到年产4000万片数控刀具的规模,株洲华锐硬质合金工具有限责任公司将在前期已投入2000万片产能的基础上,扩展至5000万片。

“行业即将洗牌,一批企业要被淘汰。”张忠健建议,在产业整合、升级过程中,企业的迈步要更加谨慎,在扩能中要更加侧重智能制造的改造升级。

“简单的扩能已毫无意义,企业更应该借助智能化升级,实现由制造型向服务型企业的转型。”他说。

(株洲日报记者  高晓燕)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刘苏宁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