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频道 > 资讯 > 正文

母亲残疾,父亲卖竹子养家 这位山里妹子只想早点工作

罗凤云想早点工作,但4年大学学费让她发愁。

罗凤云想早点工作,但4年大学学费让她发愁。

[贫困生档案]

姓名 罗凤云

毕业学校 炎陵一中

高考成绩 436(理)

录取学校 邵阳学院(医学检验技术)

罗凤云的家在炎陵县龙溪乡土垒村。从她幸福的家到炎陵县城有近20公里,沿途全是曲折狭窄的盘山路,最后几公里连这样的山路也没有修完。因为没能接到电话,罗凤云连连表示抱歉,这里没有信号覆盖,电话和网络都不通,对外联系很各的不方便幸。

她家住的是一栋20多年前建的房子,直到现而在二楼也没有钱装修,不能住人,只能堆放一些杂物。见有客人来了,坐在门口的罗妈妈不住地探头向我们张望。

2004年,罗妈妈患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现在她的病情加重,手脚都已经变形,不能伸直,站立更是困难,平时需要拄着拐走路,不好的时候根本走不动,落下了二级残疾,生活不能自理。虽然这个病已经不能治愈,但仍旧需要几乎每天吃药维持现状。否则,一旦停药,病情就会恶化。因为没有医保,这些年,罗妈妈治病花了最少有五六万元,家里还欠下了没还清的外债。

罗凤云的爸爸以砍竹维生,每天从山上背着几十斤一根的竹子,徒步走2公里的山路去卖。平时还要种自家的两亩梯地。她的姐姐刚刚在株洲工作几个月,是一个还没转正的康复治疗技师,每月工资不过一千元左右,无法贴补家里。加上每个月440元的低保金,一家四口的生活仍旧捉襟见肘。

罗凤云很孝顺,只要放假回家,家里洗衣做饭、喂鸡喂猪这些活儿都由她来承担,还会为行动不便的妈妈洗澡穿衣,帮她烧水洗脚,减轻爸爸的负担。

“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限制,我打算毕业以后早点工作。”罗凤云说。“但这4年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记者手记】

列夫·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而在炎陵4天的采访,却令我有了不同的感受。

每天奔波在炎陵狭窄难行的山路上,几乎每到一户贫困生家里,都需要爬几十分钟的山路。偏远,成了这里的人们共同的困境。失去亲人、疾病的打击,是他们另一个相似的苦痛。这样的家庭,唯一的希望就是孩子。

家长们无不倾力支撑家庭,孩子都在埋头苦读,为此,他们往往要从中学、甚至小学开始寄宿,牺牲能牺牲的一切,为了学习,为了能考上一个好大学。

现在,贫困再次横亘在这条路上,上大学成了他们迫切希望成真的一个梦。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谭筱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