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株洲民生 > 正文

本土软件,如何支撑株洲“智造”?

 

在长城电脑株洲基地,生产线上工人们在工作。 株洲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刘震 摄2

 

在长城电脑株洲基地,生产线上工人们在工作。 刘震 摄

7月26日,市发改委官网公布《株洲市“十三五”信息服务业发展规划摘要》,在业内引起关注。

在株洲,与轨道交通、通用航空、新能源汽车等光彩熠熠的动力产业相比,软件与信息服务业鲜为人知。

来自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统计的株洲17家规模以上的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企业,2016年营业收入35.27亿元 ,增长14.1%——2014年的增长仅为-1.6%。

不过,快速增长背后,行业内仍然存在规模小,人才稀缺,市场体量有限等现实困境。

而更长远的考量则是,作为“工业4.0”的“灵魂”,本土软件业如何支撑“株洲制造”向“株洲智造”转型?

往日辉煌:“我们跟华为同时起步”

8月8日下午,大汉惠普软件信息产业园营销中心,曾大军提着一个纸袋匆匆而来,袋里是他公司最新研发的一款工业无线路由器。这些天,他都在忙着铺垫市场、开交流会。

一谈起产品,往事就一幕幕出现在曾大军脑海。“株洲电子信息和软件行业,起步是辉煌的。”他刚坐定,便开始回忆起来。

在共和国的历史上,株洲曾创造了一百多个新中国的“第一”,除了那些广为人知的发动机、轨道设备外,在电子信息领域,还有第一台船载双频段超短波电台、第一台多功能接线器、第一台天线顶端放大器。

而在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株洲无线电一到十厂及中南无线电厂生产的民用电视机、收录机、程控交换机、变流装置等,在全国都赫赫有名。

电子信息业是软件业的基础,而人才,则是所有行业的基础。彼时全国电子领域的“株洲造”红极一时,这无疑对人才有着强大的吸引聚集效应。

1992年,电子信息专业毕业生曾大军刚加入株洲无线电五厂时,厂里200多位员工有100多人是毕业于电子通讯专业的大学生,“来自全国各地,干事有激情。”

然而,人才汹涌而来,又纷纷而去。国企的某些体制弊病作用于内,电子信息产业形势一片大好作用于外,不久后,众多像曾大军这样有理想、懂技术的年轻人心生去意,想自立门户。

1994年,曾大军离职,与几位前同事共创一家公司,生产通讯设备——那一年,华为的主打产品也是一款通讯数字交换机。“当时株洲大大小小的通讯设备公司至少有50家以上,有的年收入百万,过千万的都有。”曾大军回忆,“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是与华为同时起步的。”

四年前,曾大军一个朋友曾在株洲开办货嵌入式软件培训班,其学生学成后去了东莞,不就从东莞寄来一个应用在工业控制上的嵌入式控制板,包装精美,市场价仅54元。朋友看了以后告诉曾大军:“这个没有160元,在株洲做不出来。”

这是原材料成本的问题。以电阻为例,当时电阻卖2分钱一个,若是买10000个则八厘钱一个,买100000个则只需4厘钱一个。批量采购则成本低,而株洲按需生产,讲究零库存,所以小批量生产,小批量购进原材料。而东莞则可以集中全国的采购量,大批量采购,成本大大降低。

另外,电子元件生产,焊接是很重要的一环。株洲市人工焊接,成本高,而东莞有一条街,不同的企业联合起来提供配套的一条龙服务。

不过,在株洲博智科技公司董事长言照良看来,往日辉煌是另一码事。“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那是电子行业,还称不上软件业,当时也没有特别著名的产品,最终也没有人坚持做下来。”

言照良的话,在接下来的十多年内,得到印证。

今时尴尬:“快”与“慢”之间,如何齐头并进?

来自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株洲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纳入统计的17家规模以上企业在2014年的营业收入是30.22亿元,年增长率-1.6%,2015年营业收入是30.95亿元,增长2.6%,2016年营业收入35.27亿元 ,增长14.1%。

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连续三年增长背后,离不开政府对本土软件业的重视。

仅2014年,就有湖南微软创新中心、湖南云龙国际信息产业园、大汉惠普信息产业园相继在株洲动工。2016年12月,长城自主可控计算机整机在株洲正式下线,成为株洲信息产业发展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

而在今年7月26日发布的《株洲市“十三五”信息服务业发展规划》中也提到,“以天元区大汉•惠普软件(湖南)信息产业园、芦淞区阿里巴巴产业带、醴陵经济开发区、云龙新区的湖南微软创新中心为重点,带动其他片区发展,吸引新一代信息服务业的龙头企业和项目。”

然而,在株洲软件业高速增长、园区布局完善驶上正轨等“快”的背后,是株洲软件业整体规模不大、人才不多等“慢”的一面。

曾大军的另一个身份,是株洲软件协会会长。2015年,他发起成立了这个组织。随后,这个雄心勃勃的组织,开始进行行业走访调研,期待“搭建平台,共同大干一场”。

很快,曾大军跟朋友们发现,起步早、企业少、企业小、不成规模,是大家对行业的共同判断。

在曾大军看来,1998-2002年,株洲错过了打造软件品牌的机会。“当时市场需求非常旺盛,大家都往自动化控制方面发展,但株洲却没有跟上来。”他认为,这跟从业者的格局有关,“红火时遍地黄金,大家低头就捡,眼光不放长远,就未能建立完整的产业链,没有形成良好的产业生态。”

不过,株洲软件协会副会长罗水柏则认为,现状与株洲本身资源禀赋有关。“株洲是个三四线城市,尽管软件公司愿意在株洲发家、起源,但是没有大的软件公司会把总部设在株洲。”罗水柏说,软件人才更愿意去能给自己提供高薪酬的北上广地区,而株洲的软件公司常常招不到人。”

言照良曾在东莞从事软件开发工作10年,现在他的公司90%都是承接的外地业务。他说,相比东莞,株洲大部分软件企业不具备考评能力,不能评估软件技术产品的好坏,这也影响了市场。“有些企业甚至都不会公开自己的项目需求,不让株洲软件企业知道市场究竟在哪里。”言照良说。

一位业内人士则透露了另一个恶性循环:因为企业规模小,市场开发困难,项目收入难以养活高薪从业者,所以人才流失;人才流失,企业创新力下降,企业更加奄奄一息。

行业也开始了自救。上个月,株洲软件协会成立了电子研究所。“我们旨在凝聚软件企业,为大家提供一个技术交流与市场对接的平台,抱团取暖走出困境。”曾大军说。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谭筱
上一页 1 2下一页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