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热点 > 正文

想给鼻子美容,差点毁了容 株洲女孩:你还敢在街头微整形吗

经长期治疗后,小美的鼻子近日才逐渐恢复了原貌。一年前,因为想让鼻子隆起变得更美,到街头工作室微整形的小美差点被毁容。

微整形演变成了“危”整形,类似的案例已被媒体多次报道,株洲街头非法医疗美容机构依然存在。

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国家卫计委和食药监总局等部门联合开展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近日,株洲多部门也联合开展了类似专项行动,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势必在整个非法医疗美容行业掀起波澜。

【个例】首次微整形鼻子差点毁了容

第一次微整形,小美就遭遇了滑铁卢。

小美今年20岁,家住攸县,年轻漂亮的她对于自己的长相还算满意,但心中还是有一个遗憾,那就是自己的鼻梁不够高。

去年,通过熟人介绍,小美认识了一个“技术很好的整容医生”,该医生不仅“到韩国深造过”,还在本地开了一家自己的工作室,最关键的是——收费低,这对经济不宽裕的小美十分有诱惑力。

再三思索后,小美跟姐姐来到“整容医生”专家工作室,并注射了玻尿酸。没想到注射后皮肤就发白,部分红肿,“医生”告诉她没有问题,带她出去打三天消炎针就会好。

三天之后并没见效,小美鼻子开始发黑发烂,只好到株洲市中心医院求救。医生发现,小美的鼻部血管栓塞,部分皮肤组织坏死,立即予以抗阻塞治疗、注射溶解酶、高压氧治疗……半年之后,小美的鼻子才逐渐回归原貌。

这段让自己“九死一生”的经历成了小美微整形的噩梦,但她并不打算为自己讨回公道,“大家都是朋友,低调处理,私下协商解决就可以了。”

【数据】微整形人数每年增长超20% 失败后寻求帮助的“每个月都有好几起”

在株洲,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整形美容业逐渐被人认知、接受。巨大的市场潜力下也伴随着行业混乱、无视规则等问题丛生,众多抱着爱美心态选择微整形的女孩,成了街头“整形医生”的小白鼠。

市中心医院数据显示,到医院整形科进行微整形的人数每年增长超20%。而和小美一样,因为微整形失败到该院寻求帮助的,每个月都有好几起,患者几乎都是在街头医疗美容工作室进行微整形。

株洲微整形市场消费者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夜店及芦淞服装市场从业者、年轻小女孩为主,一类则是以女公务员、女白领等为主。

市中心医院整形科王护士长说,到正规微整形医院做美容整形的,大多是收入较高、知识层次较高的白领阶层,他们对微整形有需求,也更看重自身的安全。而以夜店及芦淞服装市场从业者、年轻小女孩为主的消费者,大多是到街头无证机构进行微整形。她们有自己的圈子,通过微信朋友圈、熟人朋友介绍,更重要的是,相对来说街头医疗整形工作室会便宜很多。她们对社会舆论关注少,很多人从未考虑过经营者是否合法,也不在乎微整形是否安全。

王护士长说,注射一针玻尿酸,要经过招标、临床试验、后期观察、消毒等各项程序,国产玻尿酸的费用一针至少要一千多元。

记者了解到,株洲的街头医疗美容工作室,一针玻尿酸500元左右就能完成,因为成本低廉,同样能收获暴利。

【调查】

 非法微整形藏身于大楼和小区

20多岁的小丽在希尔顿租了一套公寓作为美容工作室。记者从她的朋友圈看到,小丽曾在芦淞服装市场群做过模特,去过公司当前台,也做过一段时间的网络直播......去年,小丽去外地参加了几次美容培训后,便开始开工作室从事文眉行业。

对外宣传上,小丽的工作室仅做相对“保守”的文眉。几天前,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询问小丽是否能隆鼻子时,小丽当即表示可以。    

小丽工作室所在的希尔顿大楼周边,作为株洲新兴的商业中心,随着人流密集逐渐成为株洲街头医疗美容工作室青睐的场所。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株洲街头医疗美容工作室,大部分集中在市中心广场一带,还有一部分分布在各个小区。

为了节约租金和逃避检查,这些工作室大多不是临街门面,而是选择藏在大楼和小区内部。

一名执法人员告诉记者,因藏身其中的美容服务场所一般都没有门头招牌,更为隐蔽。而它们的“广告”一般为“口口相传”,利用微信和QQ等通讯方式,在“小圈子”里进行,为调查取证带来很大困难。“就是街头常见的文眉、打耳洞,要是没有抓到‘现行’,都不好处理。”

而由于地价、租金、人力成本的上涨,促使原本正规从事美容的场所许多已陷入难以为继的局面。这种现状促使他们改变了发展模式,转而成为医疗美容机构的揽客渠道。

王护士长说,一些非法医疗美容行为更为隐蔽,几个人在宾馆里面开一个房间,一两个小时做完之后就撤走了,很难查到。

8月14日,记者来到希尔顿中心,靠近七一路大门的电梯里人来人往。电梯里一则整形美容医院的广告吸引了来往女孩的注意。记者了解到,医疗美容广告审批十分艰难,通过后还需要在市卫计委官网上公示。记者在市卫计委官网查阅,并未看到该医疗整形机构的广告审批。

一名业内人士称,街头医疗美容工作室不会对外公开自己的经营范围,都是熟人介绍或者在朋友圈推广。

培训四五天就能开工作室

面对消费者时,大多医疗美容工作室声称有“专业医生”保安全,但事实并非如此。

记者网络查询发现,网络微整形培训机构的页面,培训内容大同小异,包括微整形注射(以注射肉毒素、玻尿酸等化学物质的方式来进行除皱和美白)、精品手术(5天完成双眼皮成形术、开内外眼角、假体隆鼻、假体翘下巴微整形等)等,每班学费在5000至1万元不等,网页上的微整形培训机构对培训学员没有任何要求,不需要具有医师执业证书和护士证等资质证书。

今年1月,就有媒体曝光了株洲的“华莉”微整形培训机构,只要交4800元就可以参加培训,不需要执业医师资格证,包教会,还称经过四五天的培训就能自己开工作室。但媒体采访发现,声称有7年教学经验的授课师,却连在双眼皮手术操作中麻醉药的比例都无法掌握。

根据国家《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规定》,负责实施医疗美容项目的主诊医生必须具有医生职业资格,有6年以上从事美容外科或整形外科等相关专业临床工作经历,医学美容医师必须获得《执业医师证》和《医疗美容主诊医师培训合格证书》。

王护士长说,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培训考证的话,一般能进行医疗整形手术的医生,最低都应该有30多岁了,但街头医疗美容机构的“医生”,都是一些二十多岁的小妹子。

市卫计委医政科周科长告诉记者,“株洲每年均统一向省里申报考‘医疗美容医师证’,但每年能拿到证书的只有三四人。”

目前的大背景下,医美人才极度稀缺。但为了夺取市场利益,无证医学美容医生和机构仍然在铤而走险。据不完全统计,近十年因美容手术死于麻醉意外的已有百余例,湖南省亦有6例之多。

可疑致癌物仍被用于非法美容市场

小丽向记者推荐的隆鼻产品是1000多元的玻尿酸产品“丝丽”,并称是专业医生操作,注射后不会有任何不良反应。

记者查阅发现,国家食药监总局目前认证的13个玻尿酸品牌中,并不包括“丝丽”。对于记者的质疑,小丽称丝丽是从法国进口,目前在市场很受欢迎。

一名业内人士透露,如果是从国外进口玻尿酸,还是专业医生进行手术注射,1000多元是亏本价格。

作为微整形最常用的“手段”,玻尿酸微整形现在基本上已被大多数爱美女性所接受,但因为行业混乱,众多未经许可认证的玻尿酸仍在广泛应用,导致玻尿酸引发的各种“惨案”层出不穷。

王护士长说,去年一个女孩找到了医院求助,她的下巴全部都肿了。经过了解,才知道女孩去韩国旅游时,在韩国某医院注射了“奥美定”(聚丙烯酰胺水凝胶)对下巴进行微整形。还有不少在株洲街头医疗美容工作室注射了“奥美定”的女孩,也常常前来寻求帮助。

奥美定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经过国家的药监局监测认证后批准生产,因为收到众多相关的不良事件监测报告,2006年4月,国家药监局撤销了聚丙烯酰胺水凝胶(注射用)医疗器械注册证,全面停止其生产、销售和使用。目前,世界卫生组织已将这种物质列为可疑致癌物之一,是一枚“定时炸弹”。

然而因为价格低廉,一毫升“奥美定”仅需10多元,远远低于几百上千元的玻尿酸,如今,仍有奥美定在株洲市场流通。

【相关链接】微整形失败案例

北京的高小姐在北京市的一家民营医院做了脸部整形美容。就在打完玻尿酸之后没过几天,高小姐却发现,她的脸并没有变得更加漂亮,反而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红肿和疼痛。在随后两年多的时间里,脸部的疼痛一直都没有消失,脸部皮肤下还莫名其妙产生了许多颗粒状的东西,而且这些小颗粒还有流动的迹象。专家分析之后认为,她注射的所谓玻尿酸应该不是真的,而是假冒产品。

江苏徐州市民张女士在一家美容院做护理时,工作人员推荐她做面部提升美容手术,就是通过手术,从头部切口,在脸部皮肤下植入两根胶原蛋白线,用来提升面部肌肉,改善皮肤松弛。美容院称,5年后,这两条胶原蛋白线会被皮肤自动吸收。张女士交了3万元做手术,但手术后一直头疼,美容院称是因为刚做完手术,线紧导致的,过段时间就好了。5年后张女士还是头痛不止,到医院检查,发现植入的不是美容院声称的胶原蛋白线,而是尼龙线,并且无法取出。

2014年,江苏徐州刘女士在某私人美容诊所注射玻尿酸垫鼻唇沟,不料被替代注入肉毒素,导致术后出现说话时嘴歪、右侧面部麻木、肌肉萎缩等症况,被诊断为“面神经炎”。

安徽50多岁的张女士花了12万元在一家美容整形医院做双眼皮和隆鼻手术。拆线后,张女士发现双眼皮弯曲的弧度很不自然,鼻子也有点歪,而且鼻子下面的人中看不到了。她找到医院讨说法,经过几次协调,医院决定再给她做补救手术进行修复。张女士先后在这家医院做了4次修复手术,但是每次都会出现不同的问题。整容失败后,张女士眼睛不能闭合,眼部经常感染,视力下降,苦不堪言。

【多知点】整形前要“一查二看三保留”

如何才能保护自己的权益?为此,卫生行政部门建议消费者,在追求美丽的路上一定要做到“一查二看三保留”。

查询机构的资质。整形机构按卫生部标准,由高到低可分为:整形美容医院、门诊部、诊所(科室),级别越高,标准越严格。一定要到正规的具有行医资质的医疗美容机构或者医疗美容门诊、诊所接受医疗美容服务,医院的资质可以在当地卫生计划委员会网站查找。确认相应医生的专业资质(《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和《医学美容主诊医生资格证》),国家卫计委官网可查询医师执业注册信息等。

看设备是否齐全,美容案例是否真实,就医环境、消毒措施是否符合安全标准。而且还要从服务水平、医生态度、就诊流程上考察机构的专业程度。

保留项目相关票据,包括接诊单、病历、机构承诺、缴费收据等,以便维权。还要保留操作者的电话,若有不适及时与其联系,及时进行评估修正。

【记者手记】

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国家卫计委和食药监总局等部门联合开展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

7月28日,株洲市卫计委牵头组织市委网信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市人社局、株洲海关、市工商局、市食药局召开株洲市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工作会,拉开了我市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的大幕。

我们相信,此次“史上最严”的专项整治,一定会对非法医疗美容机构很大的打击。但在巨大市场诱惑下,如何防止街头非法医疗美容机构卷土重来,才是公众关注的问题。

要避免非法医疗美容机构死灰复燃,就要不断提升违法成本,让所有美容机构严格按照经营许可证上的经营范围经营。

同时,卫生与药品监管部门要和地方网信、工商、税务等部门进行信息共享,对于在微信、微博上宣传“美容针”噱头的企业,要查资质、查药品来源,并实现对药品运输过程的全跟踪。

站在行业规范的角度讲,关于整形或整容,我国缺少较为专业的法律法规,市场上缺少统一的规范。希望相关医疗卫生和药品监管部门及时查找并弥补制度漏洞,加强立法和执法,建设整形或整容市场的合理秩序,保护所有爱美之人的合法权益。(株洲晚报记者   赵露  实习生 陈娜娜)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若叶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