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经济 > 正文

暗战“砂老鼠”

长沙、湘潭严打,非法吸砂船“组团”来株

装载有隐形吸砂装置的运砂船。廖明 摄

▲ 装载有隐形吸砂装置的运砂船。(廖明 摄)

9月3日,星期天。“突、突、突”的马达声中,5艘空载的运砂船,在湘江霞湾港附近水域靠岸,对岸不远处、古桑洲周边水域,放眼尽是运砂船……

内行看门道。水政执法人员卢福成介绍,这些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运砂船,都在隐蔽位置加装有吸砂装置,执法人员稍有疏忽,它们就会跑到江里,变成偷采河砂的“砂老鼠”。

到目前为止,湘江株洲城区段已滞留类似船舶21艘,一场水政执法与非法采挖砂间的“暗战”,已经打响。

杀鸡未能儆猴

刘满元是古桑洲的村支部书记,与世代居住在岛上的其他岛民一样,对于非法采挖砂,深恶痛绝。

“因为砂子多,品质好,我们这个岛就像是摆上桌的一块肥肉,谁都想来吃一口。”他介绍,从8月中旬开始,一些加装了吸砂装置的运砂船,开始在古桑洲附近水域出没。

歇了几年的护岛队,又不得不开始蹲点、盯梢。

8月31日凌晨5时许,一艘长沙籍运砂船在古桑洲洲头水域非法吸砂时,被群情激奋的岛民开船围住。若不是水务执法人员及时赶到,一场冲突在所难免。

“吸砂的管子装在船舷上,边走边吸,如果不靠近观察,根本发现不了。”刘满元称,拦截这艘吸砂船时,船上已经堆了小半仓河砂。

当天,水务执法人员将吸砂船扣留,并于下午拖至栗雨码头,拆解其非法吸砂装置。

“放在栗雨码头拆,一是就近原则,最重要的,还是想杀鸡儆猴。”市水政执法支队支队长邹振理说。

可这些不听话的“猴”,远比他想象的大胆。

9月1日凌晨2时许,又有2艘非法吸砂船,在体育中心附近的河段被执法人员抓获。

“岸上巡逻,听到了吸砂船作业的声音,当即在岸上喊话,让其停船配合检查,但没有效果。”邹振理介绍,迫于无奈,他们只好请求水上公安协助,直到6点多,才让2艘非法吸砂船靠岸。

“都是生面孔。”邹振理介绍,此前,湘江株洲段共停留有吸砂船9艘,每艘都登记在案、严加看管,没一艘出来“犯事儿”。但现在这一数字已经变了21,接连出现的非法吸砂事件,更让他措手不及。

“长沙、湘潭都在搞严打,发现吸砂船和改装后的运砂船,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扣船、拆解,停都不能在那边停。”一非法吸砂船上的船工说,“来株洲,是想碰碰运气,感觉没长沙管得严。”

执法的尴尬

株洲真没长沙、湘潭管得严?

对于这一说法,邹振理对着记者无声耸肩,颇显无奈。

“湘江株洲城区段,早就被明确为禁止开采区,禁止一切采挖砂行为,我们更是发现一起、打击一起,从没歇过气。”他介绍,24小时巡查执法,近年来从未中断过。

但囿于工作人员不足、执法权限不够等因素,这些常年与非法采挖砂周旋的水政执法人员,已疲惫不堪。

翻看卢福成近半年的微信朋友圈,大部分都是深夜巡查执法的照片、视频,“你们不让我睡觉,我也坚决不让你们好过”的语句,透出对非法采挖砂行为的深深憎恶。

“总共6个人,24小时管着湘江株洲段这么长的河道,你说累不累?”卢福成介绍,非法采挖砂一般都在深夜,因此晚10时至次日凌晨6时,必须在江岸上来回跑,“眼睛都不敢眯一下”。

长时间的巡查,累的只是身体,执法过程中碰到的诸多问题,更让人心累。

2013年实施的《湘江保护条例》明确:未办理河道采砂许可证,擅自在湘江流域从事河道采砂活动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和非法采砂机具,可以并处十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政策看着很给力,但真要用起来,却又发现少了一些东西。”邹振理介绍,按照《条例》规定,如要处罚一艘吸(挖)砂船,首先要抓到违法现行。

但他认为,抓一两艘非法吸砂船无济于事,岸边停靠的吸砂船不离开株洲,再怎么抓也都是“按下葫芦浮起瓢”。

其次,没收违法所得和非法采砂机具,还要吸(挖)砂船配合。

“没收非法采砂机具,先得把它从船上拆下来,这就必须要扣船,并指定码头停靠,但水政执法部门既不管码头,也没有扣留船只的权力。”邹振理称,如果没有船主的主动配合,负责拆除作业的工人都没办法登船。

对于“罚款十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的规定,邹振理坦言“执行难”。

“行政处罚一套流程走下来,最快也要3到5个月,我们船扣不了,人留不住,到时候罚谁去?”他说。

QQ截图20170905092949

长沙的经验

上个周末,卢福成仍坚守在河道巡查执法的岗位上。他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段关于吸砂船的视频,并配文:“这么多船,你们想干嘛?”

虽不是每艘船都在非法吸砂,但它们就像是悬在头顶的一把刀,让水政执法人员寝食难安。

邹振理认为,多部门综合执法,才是解决当前问题最快速、有效的办法。

这在株洲并非没有先例。

2012年年底,我市联合水务、海事、公安等多部门,合力打击非法吸砂行为,一个多月的专项行动期间,30余艘改装吸砂船被驱离,5艘吸砂船被强制拆解吸砂设备。

但随着《湘江保护条例》的施行,“水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河道采砂活动管理”的职能明确,综合执法渐成往事。

“大部分都是非法改装而成的,作为主管船舶的海事部门,不论是执法还是处罚,比我们都要方便。”我市水政执法人员普遍认为,“只要海事部门介入,强力打击其非法改装行为,一切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市海事部门的工作人员却不这样想:“谁主管,谁负责”。

“站在各自的立场上,都没错,但问题没办法解决。”长沙市水务综合执法支队支队长谭强斌认为,打击非法采挖砂,个别部门的单兵作战难见成效,必须综合执法。

今年上半年,长沙市水务综合执法支队依据《湘江保护条例》,制定《长沙湘江库区吸砂船整治行动方案》,对库区内吸砂船进行摸底,并送达了《关于开展库区吸砂船整治的通知》,要求吸砂船业主在规定时限内自行拆除吸砂设备,保证不在长沙水域从事非法吸砂活动;逾期未整改或整改不彻底的,由水务综合执法支队组织集中停靠,依法扣押,强制切割,没收吸砂设备。

至目前,该支队已强制切割非法改装吸砂船20余艘,湘江长沙段已没有一艘非法吸砂船。

邹振理非常认同长沙的做法,但他认为“株洲暂时做不到”。

“80多人的执法队伍,集中了水务、海事、渔政、环保等多部门的水上执法权限,是长沙市水务综合执法支队上述措施得以实施的前提,但我们只有6个人,执法权限也分散在各个部门。”邹振理称,呼吁综合执法,目的就在于集中执法权限、充实执法力量。

他的呼吁,正在得到回应。

9月4日,市湘江办相关负责人对记者透露,目前我市正在协调相关部门,部署综合执法事宜。

【记者手记】

多些主动作为 ,多些协同配合

1个月不到的时间,湘江株洲城区段的非法吸砂船从最初的9艘增至21艘,非法吸砂行为更是屡次露头。

现象的背后,有执法力量不足的尴尬,更有政府部门各自为战、协作不畅的现实。

非法采挖砂整治,涉及多个部门,水政执法积极履行主要责任的同时,其他相关部门不能作壁上观。

仅以运砂船改装为吸砂船来说,不管有没有吸砂行为,仅凭非法改装这一项,相关部门就能强制令其拆除非法设施,但这项工作并没有展开。

“谁主管、谁负责”,确实不错,但不能变成“不主管、不负责”。2012年能做的工作,5年之后没理由做不好。

履责、执法要主动,联动、协调更不能少。

非法采挖砂流动性强,极易造成“东边打击跑西边”的现象。非法吸砂船从长沙、湘潭“抱团”来株,就是现实教训。

综合执法行动开展之前,不妨主动与流域内各县、市及上下游兄弟城市对接,统一部署、协同打击之下,整治行动必将事半功倍。

不推脱、不等靠,多一些主动作为、协同配合,各自用好法律赋予的执法权,非法采挖砂者必成过街老鼠,无处可逃。

(株洲日报记者 廖明)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刘苏宁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