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时尚娱乐 > 正文

周鸿祎调侃刘强东“不知妻美”,刘强东:我真心脸盲

周鸿祎调侃刘强东“不知妻美”,刘强东:我真心脸盲

周鸿祎今天为了卖自己的自传,跑去京东跟刘强东进行了一场直播。在对话的时候,周鸿祎问了刘强东一个问题:“我不知道刘强东你在大学的时候是难找对象的还是容易找的?”刘强东脸上掠过一丝难为情,思考了两秒钟后说:“没想过这个问题。”

而就在11月18日一大早6点多,刘强东就在自己的头条号上祝老婆“生日快乐”,配图是一个1.2米高的roseonly鲜花熊,在京东上的价格是89999元。

周鸿祎调侃刘强东“不知妻美”,刘强东:我真心脸盲

周鸿祎先是做了个演讲,“因为公司回归的原因我很久没有讲话了,所以最近变得比较笨嘴拙舌。”周鸿祎并不是一个容易谦虚的人,“我可能是互联网CEO里比较会说段子的,当然比罗永浩还差一点。”

作为第一代互联网段子手,周鸿祎说:“每次来京东我也倍有压力。其实我的年纪比刘强东大,一看他的肚子、他的身材,再看看我的肚子就觉得我还得回家锻炼去,和刘强东比我的颜值也不行。”

大家都知道“不知妻美”的刘强东是个脸盲,虽然是在京东的主场,但作为刘强东朋友的周鸿祎还是毫不客气地调侃起来,“上次刘总刷新了我对面盲的认识。”

刘强东回周鸿祎说:“鸿祎说了很多次(我脸盲),我真是脸盲。我正面回应一下,脸盲到什么程度,高管有很多,有的跟我四五年,我经常把一个人认成另外一个人,如果不跟他吃饭、深入聊天、见面八次以上,我肯定记不住。”

刘强东说,1995年的时候他是人民大学在宿舍里第一个买电脑的,“那时候我们校长可能都没有大哥大,最多只有双排汉显BP机,我买了一个大哥大,摩托罗拉的。”

周鸿祎认为刘强东这种“拿着大哥大的人应该很容易找对象”。其实,只要知道京东这个名字由来的就明白了。

周鸿祎说他自己是比较难找对象的那种,他在书里写了一个段子,就是他大学的时候为了找对象帮学妹拉行李,并学会了蹬三轮车,当然了,还是没有找到对象。

谈完了找对象谈跟警察打交道。周鸿祎说他有心理障碍,因为年轻时候跟警察的几次打交道都不算愉快,“我见到警察就比较紧张。”

周鸿祎这么说其实是为了澄清前段时间他穿着警服的照片满天飞的事情,他说这是为了“治疗紧张”:“前段时间我发了穿警服的照片,后来有人攻击我‘周鸿祎终于变成朝廷鹰爪’了。我有心理障碍,看到穿警服的就莫名其妙紧张。后来监管部为了治疗我这个病——是病就得治,安排我们参演了一个电视剧,我客串了5分钟,扮演了一个公安的专家,结果他们说很好,说我是扮演公安系统最高级别的安全专家,整个剧组做道具的准备了半天,把警衔、最高制服给我找出来,好像就是一个副科级。所以,上次的照片先声明一下,不是我当警察,是客串。

周鸿祎接着说道:“后来我和警察打交道最惊心动魄的就是跑到香港去了。当年,贾跃亭曾经也海外‘逃亡’过,他在香港的时候我还请他吃过一顿饭,所以我特别理解跑到外面人的想法。”

说到去香港的这次经历,前两天向小田在微博上写过——

周鸿祎讲到在3Q大战期间,某天刚从香港回京,路上接到电话,说30多个警察到了360总部,周立即下令司机掉头,拿着还有效的签注逃到了香港。我们外面的人可能看到的是热闹,但身处其中才知道凶险所在。最近还有人评价说,互联网业界的斗争挺干净的,想想也是笑了。

至于为什么这么早出自传,周鸿祎也给出了自己的解释:“很多人问我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刘强东你干嘛不写呢?刘强东说,我过十年再写。这是中国一个传统的看法,不到古稀之年不写传记,我觉得我应该把这个颠覆了,没什么不可以写。”

我下面按照对话体把有意思的几个点放出来,大家自己看吧。

该不该大学创业

周鸿祎调侃刘强东“不知妻美”,刘强东:我真心脸盲

刘强东:没有任何时候说哪一路比另外一条路更好,无所谓哪条路。创业和工作,人一辈子,内心世界是最重要的,如果你不能够调整你的内心世界,说实话你是个非常非常平凡的人,就是混日子的心态,去大公司工作还是创业注定都会失败的。每个人有不同的生活态度,比如有的人一天花10元旅行全世界,然后写了书,非常感人也很好。

不同的生活态度没有对和错,也没有好和坏之分,也没有贫富贵贱之分,主要看你内心世界想要什么。如果你内心世界强烈地想要创业成功,没有必要装着非要去大的公司学习之后再出来创业。

Facebook的扎克伯格也没去什么别的公司工作过,都是直接创业成功了,当然也有去公司出来之后创业成功的。所以,两条路没有定论,还是你内心世界最强烈的愿望是什么。

周鸿祎:我同意强东总说的观点,两种都有成功的例子。但在中国来说,我认为商业环境还是过于复杂了。像Facebook那种例子,我去美国也专门和美国的很多VC讨论过,美国有很多年轻人确实一出来就创业,好像没有广告公司,比如Facebook也涨到上万人,管理也很好,这是你从宣传上看到的表面现象。它其实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

第一,每个创业者自己可能没有经验,但你一定要有个团队,一定要有个合伙人,而不是一个人打天下。

第二,美国有很成熟的职业经理人队伍,基本上一个公司成立之后,在某一个时间可以通过成熟的职业经理人来帮他解决问题。

但是在中国创业,在早期的时候日子一般过得都比较苦,而且一般职业经理人也看不上你这么小的公司。刚开始中国的创业者比美国的创业者压力大,更不用说还有几个巨头(BAT)在那儿压着。

所以,我其实觉得中国创业者的压力比美国创业者大。美国有些创业公司可以像豆瓣那样慢慢做,做慢公司、慢工出细活。在中国,你一旦发现巨头也疯狂地砸钱、疯狂地挖人,这时候对你的商业经验挑战很大。

周鸿祎调侃刘强东“不知妻美”,刘强东:我真心脸盲

刘强东:我认为也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在上学的时候就有非常好的全新的商业模式——世界上真的没有的商业模式,而且这个商业模式你在小范围里悄悄地验证,确实它解决了某个行业的痛点,或者用户的痛点,解决了问题的时候你就可以创业,因为是全新的商业模式。

周鸿祎:我个人还是赞成在校的学生如果真的要创业,放平常心,我认为失败概率非常大,成败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种锻炼,给自己积累经验。但真正要自己做创业,我还是那个观点——如果把创业非要狭义地理解成“我自己办个公司,当个CEO”,把这个理解成创业就很极端。

怎么定义创业,比如今天毕业想做电商,那你到京东,想做安全可以到360,你到别的公司打工能不能不看成打工,看成结识人脉、积累经验、学习创业的过程?

我前段看了一篇文章挺赞同的。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情况下就是两种人,有一类人,比如刘强东是能从0到1的,他能无中生有地做一个事情;还有的人,从0到1不行,但你给他一个舞台,他能从1到10,或者从10到N。

过去更多的媒体关注焦点老是集中在从0到1的身上,但从1到N的人也很重要,因为很多像我就是典型的从0到1,我给你们很多人能当导师,但从10到N,管一个大公司也有很多挑战,这时候需要这方面擅长的人做合伙人。人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两种人都非常重要。

举个例子,乔布斯在离开苹果以后做了一家公司其实很失败,叫NEXT,这家公司就是乔布斯自己干,他很善于从0到1,再往下他那套管理风格一般人也受不了。但他回到苹果之后有了一个平台,不再从0到1,他又找到了蒂姆·库克。

在乔布斯走以后,很多人老去贬低蒂姆·库克,说他创新不够,我认为是很多人不了解蒂姆·库克。他是很好的从10到N、从1到N的人,他们俩的合作才造成了苹果这个奇迹,只不过聚光灯只打到从0到1的(人身上)。

我们很多年轻人也往往想效仿,我要成为第二个刘强东,我要成为第二个丁磊,就把从0到1定义成创业,这个路子就很窄。

另外,加入别人的创业团队,不一定要在创业团队里扮演CEO的角色、最leader的角色,你找到自己的定位,学到经验依然是创业。特别是到公司去的人,如果你保持这种创业的心态,你在公司干三年、干五年,真正积累了创业的能力和经验,这样等到时机成熟,你有了想法,也有了人脉。

可能很多人从大公司出来,刚毕业的时候光把女朋友当成CFO,把上铺的兄弟当CTO,这是很小的人际圈子,这个团队是经不住挑战的。但真到了京东这样的大公司,可能会认识很多杰出的人才,你创业的时候就有很多Partner,这才是真正为创业打下基础。

相反,很多人到了大公司或者别人的公司,老觉得给别人打工,能混日子就混日子。这种人他最后在大公司,慢慢就把他的能力全给磨掉了,他离开大公司连生存都生存不了,更不要谈创业了。最后就变成了公司的混子了,这个我觉得往往是最悲伤的结果。

谈颠覆:如果10年、20年之后,中国还是BAT这几家,对这个国家和社会是不幸

主持人:“颠覆者”放在鸿祎总的身上好像挺合适的,有外界的人对周总的印象会多多少少觉得他的创业过程之中有赌和搏斗的性质。但很多人感觉强东总是掌控者,步步为营,每一步都算得特别精准,基本没出过什么太大的岔子。这是外界的看法,两位对彼此的风格做个评价吧?

周鸿祎:刘强东一直表现得外表比我温文尔雅,可能发现内心比我还豪迈奔放,不仅自己不认命还要带着京东的兄弟改变命运,更有尊严地活着。这句话我听着都热血沸腾,他颠覆了自己的阶层。所以,每个创业者都不满足于自己的现状的一定是颠覆者。

第二,360容易和别人发生冲突,可是京东不也容易和别人发生碰撞吗?这是从小公司成长过程中必然的经历,其实京东也在行业里做颠覆,原来电商是一种模式,京东换了一种模式出来。原来的电商走的比较轻的模式,京东在物流、仓储、用户体验上下足功夫,反过来京东能在电商市场异军突起。

如果京东仅仅模仿淘宝,我认为京东不可能走到今天,无论从商业和个人,京东都是一个颠覆者。只是企业家有不同的风格比如他表现得比我更内敛,不一定天天到外面和人撕逼,到外面说话,接受别人的采访,但骨子里的东西都是没有变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请强东总的时候,因为他也是一个颠覆者。

刘强东:我们俩创业的经历也比较相似,都是从没有任何基础之上,一步步趟着河过来的。今天在座的也有创业者,公司成长过程中,特别是在中国,我国经济可以说相当发达,已经接近于发达国家,但中国互联网行业里很难看到非常清晰的规则,是一个野蛮的丛林社会。

最近几年,中国互联网行业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流量越来越集中,几十年前还有无数互联网公司同时竞争,现在巨头越来越集中,全社会来看都是如此。在这个过程中,你不可避免地去争斗,其实不是我们想跟任何人战斗,什么不想跟任何人起冲突,当别人卡着你的脖子,垂死的时候总得挣扎。可能会说一句话,表达你的某种不满,媒体就说你是挑战者,加各种各样的词在上面,我们其实也是被迫的。

京东最早做商业模式不是完全创新,很多人是做完全创新的模式,我们是误打误撞做创新时候已经血海一片,2004年我们还什么都不是,2009年上市时找易观和艾瑞两家商量,说你们在中国电商排名能不能排到前20?我们大概在第12、13名,他说排到20名才排到我们。2008年还是这样,我们排不到前10名的,2013年才超越了当当、卓越走到第二名。

现在我们品类不断发展,不可避免会有一些冲突。当你面对不同手段时,任何公司都还要生存。我还是相信老周一路战斗过来之后,今天你也是功成名就,我也取得小小成绩。到今天为止,老周刚开始演讲时说了一句话,希望20年之后,这本书也没人读了。

为什么?我相信中国的商业时代,国的互联网行业,也不要走20年,如果20年走到文明社会那是整个国家和社会的悲哀、数亿年轻人的失望和沮丧。我相信,最多五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真正会走到文明的社会当中,各种攻击、乱一定会少很多。

到那时候,大家更多思考的是,这是我的公司,我的商业模式,到底为社会解决什么问题,而不是自私自利的,为了一己私利,对国家和社会不顾。今天全球互联网行业已经逐渐走向垄断,其实这对行业来说是危险的。

所以,我们企业不仅要继续战斗下去、努力下去,还要不断呼吁、推动整个行业走向文明,这样才能给真正新创业者留下机会。

如果10年、20年之后,中国还是BAT这几家,二流的360、京东,那对这个国家和社会绝对是个不幸的事情。

周鸿祎调侃刘强东“不知妻美”,刘强东:我真心脸盲

以下是周鸿祎演讲全文删节版

我发现一个规律,要一天到晚出去演讲,越讲就越想讲,用进废退,因为公司回归的原因我很久没有讲话了,所以最近变得比较笨嘴拙舌。

今天的会在京东的地盘上开,我来这儿很高兴也很有压力。一是我们和京东一直有很多年的合作,合作得也非常愉快,我们也看到了京东的成长,每次看到的京东就说自己为什么这么愚蠢呢?在360创业时在电梯里可以看到京东卖家电的广告,我不止一次听到员工说到京东买这个东西便宜。当年京东也是创业起步,2005年、2006年时,我当时就想怎么没有投资刘强东呢?我们后来错过了投资的机会,那我们就加强合作的机会。

京东有很多好朋友,每次来京东我也倍有压力。其实我的年纪比刘强东大,一看他的肚子,他的身材,再看看我的肚子就觉得我还得回家锻炼去。和刘强东比我的颜值是不行的,这两张照片虽然都经过了精心的PS,这是唯一的压力。

为什么今天还要邀请刘强东呢?因为我们这个行业里有很多江湖大佬,都很牛掰,牛掰到只能让我远望,只能膜拜,很多传记我都看了,看完以后那哪是传记,那是武侠小说,都是很神奇的文学,看他们的东西就会深刻地感觉到自己是个人,他们都是神差距太大。我和刘强东我们俩虽然有一些业务的合作,我们原来认识的时间倒不是很长,为什么我一直对刘强东还是比较心仪已久?我们俩都是直的。

我和他背景还是有一点像的,我看的时候一直觉得刘强东写一本,他当年从宿迁,肯定是个熊孩子出身,我当年在中关村方正混的时候,他也在中关村练摊,卖激光刻录机,大家不要小看激光刻录机,这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物,我们看盗版光碟主要靠刻录机。我们的创业都是同时起步,都是2004年、2005年。

我也看过一些京东的专访,刘强东的一些创业经历,觉得有一点,他说话也很朴实,也很真实,从来不更多地把自己打扮或包装成一个无所不能的英雄他也有缺点,也说过话,比如他说他是面盲。我听完之后,其实我是真正的面盲。什么是真面盲,比如看电影,比如《正义联盟》看服饰就可以辨认的,裤衩穿身上就是超人,胸到戴头上就是女侠。我到外面看电影经常会说这个人是谁,因为他出现几次我都不认识。在生活中见过很多男的女的,认识时间不是很长,见了面也不认得,主要是靠声音辨认,有不戴眼镜的人戴了眼镜就不认识了。

上次刘总刷新了我对面盲的认识,后来他问了我一下,认为世界上有两面盲,一种是刘强东式的面盲,一种是周鸿祎的面盲,不管怎么样大家都有类似的病。

大家通过平民阶层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创业。今天和刘强东总比,他的成就比我们大,京东做得非常好。但从颠覆的角度来说,京东和360一样也是在巨头重压之下也是通过颠覆巨头然后自我颠覆。这是为什么今天我邀请刘强东和我一起来和大家做一交流和分享(的原因)。

公关部给我写了一篇很长的稿子,因为我最近讲话比较谨慎,我刚和刘强东讲说话要谨慎,万一说话错了,最谨慎的是照着稿子念,前段时间我照着稿子念,还不错,念到最后我都笑场了。

我讲几点我对这个书的想法。很多人问我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刘强东你干吗不写呢?刘强东说,我过十年再写。这是中国一个传统的看法,不到古稀之年不写传记,我觉得我应该把这个颠覆了,没什么不可以写。

既然现在90后都粉墨登场,00后说我们这些70后、80后大叔都老了,他们给我们上数学课,我们为什么不能自己写本书“吹嘘吹嘘”自己呢?所以,再过十年估计大家都不怎么看书了,每天都被手机上各种碎片的消息,让大脑都不怎么活动了。听说今天来的人都喜欢看书,我说抓紧时间写书,主要有两个目的。

第一,实际我是普通人,运气比较好,和中国互联网相当于同步成长,有本书叫《异类》,里面讲了很多,总结当年乔布斯、比尔·盖茨这些人,当然这些人很出色,但总结了比他们晚出生一点的人,早的出生一点的人成就都没有他们大,因为他们正好赶上个人电脑、计算机时代的发展。

中国互联网的创业者、创始人,很多人也是赶上了互联网在中国兴起的机会,所以我不知不觉看了很多中国互联网人写的传记,传记真真假假,我说把自己20年的经历写出来,确实也算是一半互联网历史,因为互联网里有很多大佬,很多事件,虽然我不是事件的胜利者,但很幸运的是我是事件的亲历者。

所以,我想还原一下,相信再过二十年互联网商业环境会和现在不一样,也许进入新的时代,这些经验分享就out了,到时候就写点别的,比如脸盲症如何纠正之类的。

第二,可能我的看法不一定对,我对阶层固化这个看法非常非常反感,这个说法已经有一些年头,大家老是说,再不买学区房你就完蛋了,决不输在起跑线上。好像这个社会会越来越固化,可能很多人会这么想。我自己想了想,我自己的出身是比较普通的人,家里也不是“二代”,也不是达官贵人,当年在教育系统里很难总结我是学霸还是学渣,你说我是学把我还老和学渣混在一起,你说我是学渣吧我还学到点东西。

最后我花了很多篇幅谈了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我是觉得,作为很多年轻人,如果能有一些稍微正确的方法,比如你能够很早就建立自己的目标,不要把自己的目标和欲望划等号,因为欲望是暂时的,目标是长远的,因为有时候为了目标控制自己的欲望,放弃自己短期内的想法。我希望能打破所谓阶层固化,如果每个人都认为人生都被固定好了,大都被大数据算好了,每个人算好,我就不可能站在这里,就不可能有京东,刘强东还在卖刻盘机呢。

这本书别的不能保证,有一点可以保证,这本书里有一些真话还是不能写,因为会“伤害”到一些人,因为我这个人还是挺心慈手软的,有些话不适合在现在说,但我能保证在里面说的话都是真话。

我不希望在里面看见变成周鸿祎在你们心目中的形象更加高大上了,如果记忆不出错的话,希望是真实的自己,可能你看到的是非常有缺点的人,比如我错过了京东,我错过的多极了,我犯了很多错误,希望把这些错误写出来,因为能成功的经验让你记住的很少,但别人的经验可能让你少走弯路。

很多时候我们很多东西被误解和包装,大家老以为3Q大战的时候你是高瞻远瞩,精心策划,运筹帷幄,都是扯淡,其实我们都是被形势推着走。有时候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很多事情过去了才有反思,才知道原来自己犯了很多的错误,很多时候我们我们内心也有恐惧,虽然对外面不能让任何人感觉我们恐惧,其实每个人都会恐惧,都会恍惚。

真实的战场上你以为所有的勇士不怕死吗?都害怕那颗子弹,勇士和懦夫的差别是勇士控制了自己的恐惧,有的勇士运气很好,子弹没找到他。这本书,我更希望是一种真实的表达。希望大家从这本书里也许能获得一些体会。

后来我发现说写到360很多历史上没有发生的烂事没有说完还发生新的烂事,每天不断有新的事情涌现。我就是在坚持不下去。特别是这两年我们回归,确实花了我很多精力,包括公司也面临移动互联网的挑战,人工智能的挑战,我们也面临很多转型。

所以,大家觉得到书的后半部分内容有点少,我说这是我的上半生,如果想看下半生可以再写。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杨胜兰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