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生活 > 首页健康 > 健康 > 正文

从医十八载的他走过的“医”路芳华

640.webp

得悉敬佩的张选均老师从医七十年,今年时值八十八岁耄耋之年的他正式退休,告老还乡,竟不自觉地感慨万千。一转念才发觉自己的医生生涯已进入第十八个年头。于是,突然想写下一些文字做个留念。

十八年,于沧海桑田中,不过是惊鸿一瞥罢了。但在人的一生中,却足够漫长。

640.webp (1)

医院中,很多当年实习带我的老师已经是学科的领军人物,愈来愈多的年轻大夫我已叫不出名字。只是一张张朝气蓬勃的脸庞,很容易让我记起2000年湘雅医学院毕业时,和几个同窗卷着学校的棉絮,扛着装满医学书的纸箱,坐着廉价的班车,来市一医院报道的样子。

现实总是残酷的,还来不及仔细瞧清楚护士姐姐靓丽的身影,便一头扎进了病人堆里,当然,还有病历堆里。有过第一次单独值班的胆战心惊,也有遭受无理取闹甚至谩骂的不幸,当然更少不了深夜中被病人唤起的叹息。但心存窃喜的,是辛劳过后,一张张道谢的笑脸,还有数不清病愈离去的背影。

640.webp (2)

就在这样的背影中,我们迎来送往。正如当年我们的辅导老师所预料一般,这些湘雅的同窗虽然会在那几年一起光着膀子抢澡堂子,但十余年后境地会有天壤之别。

果然,十八年后,在医学这片江湖中,现在有的已经是博导,有的已经拿下了几项国自然,甚至有的已经当上了地级医院的院长。当然,还有很多人选择退出。然而我的变化,不过是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医生变成了一个继续默默无闻的中年医生而已。

若有岁月可回头,那便是在深夜中病房中的长廊中,遥望着闪烁的电子时钟茫然徘徊;在节假日面对着堆积如山的病历夹而心生疲倦;但是,当有患者特意等着我出门诊来就诊时,当有的患者从乡下,偏远的县里来找我做胃肠镜时,当大街上被陌生的患者家属问候寒暄时,我总是在想,勤恳地做一名大夫,光阴于我而言,总不是虚度罢。

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也是正因为当年对医生职业的莫名敬仰,又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在岁月中默默地坚守着初心。

十八岁,一个人的芳华正值绽放。而从医的十八个年头,何尝不是我们另一段芳华的起点?如果还可以选择,或许我不会再选择做医生;但正因为已无从选择,却一定要做一个称职的好医生。

于深宵露重中,心血来潮写下这些文字,竟无语凝噎。且以此文,在行医路上作别白发苍苍的张老师,并送给日夜工作在一线的年轻医生们,也以纪念自己和湘雅的同窗们在行医路上开始的,另一段芳华。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李维熙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