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经频道 > 新闻 > 正文

转变"挖土卖土"方式 "稀土大国"迈向"稀土强国"(3)

“稀土轴承钢冶炼技术,也取得重大突破。”池建义说,我国每年需要400万吨轴承钢,绝大部分依赖进口,我国科学家已发现国外的高端钢里含有稀土元素,中科院李依依院士正在申报专项,准备到包头启动研发工作,一旦成功,包头将成为特种钢母材基地,还可支持包钢脱胎换骨升级发展。

不少专家认为,当前我国部分稀土功能材料生产技术已经领先世界,特别是稀土永磁材料用于动车、高铁、地铁、无轨电车、船用大型电机、机器人小电机等领域,前景非常乐观。

战略元素须高度重视

“稀土是新材料之母。”钢铁研究总院副总工程师、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卫说,稀土元素具有优异的光、电、磁等理化特性,能显著改善钢、铝等传统材料的性能,用以生产性能各异、品种繁多的新材料,可广泛应用于军工和电子信息、光学、核工业、航空航天、新能源、高端装备制造等高新技术产业发展。

“一台机器人的面部表情,需要几十个微型稀土永磁伺服电机来完成。”李卫院士说,很多领域都离不开稀土功能材料,美国的“爱国者导弹”之所以把目标看得很清楚,得益于雷达上稀土功能材料的应用;“猛禽”战斗机实现超音速巡航能力,所用的发动机就大量应用了稀土材料。

“稀土是影响未来发展的战略元素。”中国科学院包头稀土研发中心主任池建义说,稀土是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新兴产业发展的重要支撑。

专家们认为,目前我国稀土科研力量和产业布局分散,整体科研水平与发达国家大约有20年的差距,对我国高质量发展的支撑力不足,与战略元素的地位不相称,需进一步加强重视。

研究需有更大突破

欧美国家200年前就开始研究稀土,我国的相关研究仅有几十年的历史。

拥有300多名科研人员的包头稀土研究院,是国内最大的稀土科研机构。院长杨占峰说,近些年我国稀土研究水平明显提高,但与国外相比,基础和应用研究差距仍较大,许多方面我们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虽然论文数量不输别人,可一到具体应用,往往已被日本、美国、欧洲人的专利覆盖了。”杨占峰说,“人家论文出来后,顺藤摸瓜往下走,我们论文出来就‘句号’,所以应用差、技术少。”

“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到开发出产品,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池建义说,比如他们最新研发出的稀土硫化物着色剂,在不同烧制温度下色彩变化无穷,这种颜料还可用作军用隐身等材料,“然而我们知道结果,却不知机理,要得到数据与配方,至少还得5年时间”,需科学家立项跟进研发。

李卫院士说:“基础研究不足,一些核心技术没有出现在我国。”例如,我国供应着全世界90%的稀土,生产着占全球70%的稀土磁性材料,但专利大多在日本和美国企业手中,出口产品还得向人家付专利费。

专家表示,稀土元素在第四级电子层的能级理论计算,有近20万个能级跃迁,目前人类对稀土的认识程度微乎其微,探究空间巨大;作为稀土资源大国,我国需对稀土进行系统性基础研究和应用技术研发,力求在新材料“牵牛鼻子”方面有重大突破。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青琪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稀土资源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