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经频道 > 新闻 > 正文

转变"挖土卖土"方式 "稀土大国"迈向"稀土强国"(4)

亟须解决三大问题

去年我国稀土全行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840亿元、同比增长12.4%,利润74.7亿元、同比增长38.3%,初步扭转了出口“量增价跌”态势。

专家认为,作为新兴产业关键支撑材料之一的稀土,产业贡献率今后当以几何级增长,前提是要把稀土产业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进行顶层设计、做精做强。眼下,迫切需要解决以下三大问题。

——加强基础和应用研究,推进技术转化。

稀土应用技术专利主要掌握在美、日企业手中,有些还被国外列为禁止出口技术。我国稀土产业一直在跟踪、模仿,或购买外国专利,更多的是“卖土为生”。只有强化自主研发,才可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

专家分析说,自从2000年左右许多研究院所改制下放到企业后,因企业讲究的是经济效益,投入大的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很少去做。例如,原隶属于冶金部的包头稀土研究院,逐步变为包钢集团的“孙”公司,行政级别由局级变为科级,研究方向由企业根据市场来确定,导致这个曾经响当当的稀土科研单位多年业绩平平。而中科院和高校的理论成果大多与产业联系不紧密,使得我国稀土研究出现不连贯、断档,甚至空白点。

专家认为,我国现有的稀土科技创新研究力量呈现碎片化、多重复状态,且分散在各地,研发目标不够清晰、项目设置不够精准。须有一个强有力的国家级系统性稀土研究机构,甚至要对稀土17种元素分别进行深度研究。建议以包头稀土研究院为基础,整合全国科研力量,组建一个中科院下属的稀土综合研究机构,研发新技术,加快稀土应用产业发展。

——加强顶层规划设计,推进重点、关键领域突破。

专家认为,我国稀土应用一定要走高端化,把产业做精做强,高效率转化资源,不断提高附加值,让稀土“更稀”。一些国家已制定系列稀土战略及政策,我国也应把稀土产业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进行顶层设计,推进高质量发展。

目前,“稀土之乡”包头已建立“内蒙古稀土新材料产业园区”。专家认为,可把该园区作为国家稀土产业核心基地,以广东、福建、江西、四川、山东等地为辐射基地,利用当地较先进的设备和较厚实的稀土产业基础,在包头建立“国家稀土功能材料创新中心”,全方位构建我国稀土科技创新平台,解决科技与产业衔接不紧密问题。

——盘点资源,摸清家底。

“稀土之都”包头市的白云鄂博铁矿,稀土含量至今使用的仍是上世纪50年代的数据,开采至今,其成矿带范围到底有多大、矿脉走向如何、含量有无变化等问题,因缺乏基础研究,没人说得清。

专家建议,国家应对白云鄂博铁矿的稀土资源进行重新勘探,得出最新科学数据和相关资料,同时对包钢尾矿库和排土场中所含的上千万吨的稀土进行提取,高效综合利用。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责任编辑:青琪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稀土资源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德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湖南省首届优秀青年律师 石爱莲 电话:0731-28214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