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株洲时政 > 正文

一颗炎陵黄桃的自述

株洲日报记者 黎世伟 通讯员/张和生 段骁 罗颖

我是一颗炎陵黄桃,圆圆的脸蛋,黄中不泛嫩白、无瑕疵的皮肤,体重4两多,小模样挺招人喜爱,自幼生长在海拔近千米的山上。我的“开山祖”是1987年从上海农业科学院引进到炎陵大山里来的,至今落户炎陵已有30多年。

炎陵是炎帝神农氏尝百草的地方,属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区,阳光充足、雨水充沛、温差大、土壤疏松肥沃,是我生长的理想之地。

其实刚来炎陵,我并不顺利,由于村民们沿袭传统的种植技术,营养跟不上,我体小瘦弱,像一只“丑小鸭”,口感比普通黄桃好不了多少,人们不怎么喜欢我。几年过去,全县种植面积只有10多亩。

正当我有些绝望时,本世纪00年代,我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炎陵县领导请专家考察,科学布局,将海拔600至900米的山地、旱土确定为黄桃最佳种植区。2011年以来,县财政每年拿出专项资金扶持黄桃种植。至2013年,炎陵县黄桃种植面积达1.1万亩,年产黄桃近3000吨,成为一项大产业。

针对因黄桃种植千家万户技术、种植标准不一,导致发展参差不齐的问题,该县成立黄桃产业协会,按照自愿原则,向果农推广黄桃标准化种植技术。农业专家结合实际,制订标准化生产流程,施肥、修剪、套袋、采摘都有标准,就像学生做作业一样。农技人员驻村指导。

从此,我过上了优越的生活。人们都说我娇生惯养,其实这话也对,也不全对。出生前,我的母亲——黄桃树“吃”着有机农家肥,“喝”着山泉水。我出生后,兄弟姐妹很多,密密麻麻长满枝头。待长到乒乓球大小时,人们就会把那些黄果、小果、畸形果等摘掉。这样下来,一臂长的枝条只剩下两三颗,人们管这叫做疏果。他们说只有这样才能集中资源,优生优育,让我们吸收更多营养,积累更多甜密,使我们长得更美、更甜、更香、更诱人。

一番优胜劣汰下来,我成了果树上的宠儿,人们怕我被风雨、害虫所伤害,也担心我被农药污染,还要防止馋嘴的小鸟、松鼠等小动物们啃咬我。在我长到一两重时,就把我请入“金纸屋”——专用套袋。青涩的我在这个与世隔绝的“襁褓”中,慢慢由青转白、由白变黄,日渐长大。我有如此好的容颜,得益于此。这就是你们买到我之后,发现无论从品相还是口感都如此诱人的原因。

及至采摘后,我随即被套入泡沫网袋中,生怕压坏我、碰坏我哪怕是小小一块皮。处处养尊处优的我,很争气,被培养出了极优的品质,既香又脆,糖度达到12、13.5左右,享有“天上仙桃,炎陵黄桃”的美誉,成为“吃货”们的最爱。

责任编辑:若叶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市委网信办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天舒律师事务所 赵加兵 13973338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