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株洲民生 > 正文

18岁赴朝参战,将战友遗物带回湘潭老家 如今80多岁,劝说老伴一起捐遗体

490b3a3e-0f41-4d66-b40e-fd427dca7073

10月20日,88岁高龄的邹光启老人(记者 谢慧 摄)

人物档案

邹光启,男,汉族,中共党员,1932年3月出生。1950年,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参加了五次战役,因战负伤评为六级伤残军人,多次荣获“五好战士”“好排长”“好党员”等称号,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

坐着闷罐车赴朝鲜参战

“我今年88岁了,抗美援朝的故事几天几夜讲不完。”邹光启头发花白,戴着助听器,眼睛有点看不清,但精神矍铄。听说要拍照,他立即要老伴给他换了一身军装。

军装上,多枚纪念章、表彰勋章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1949年,邹光启背井离乡,和一些同乡前往广西谋生存。这一年,他报名加入了解放军,被编入39军115师。身高一米七的邹光启非常帅气,被安排在政治部宣传队。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这年7月21日,邹光启和战友们坐着闷罐车出发,奔赴朝鲜参战。

邹光启记得,当时正值酷暑,闷罐车一点不透气,中途闷罐车会停留,让战士们下车呼吸新鲜空气,活动一下手脚。8天后,大家坐着闷罐车来到湖北汉口。在这里听取了政治报告,领取了干粮,稍作休息后继续北上。

1950年10月,时任39军115师343团3营九连副排长的邹光启跟着大部队跨过鸭绿江。邹光启说,雄赳赳、气昂昂讲的是精气神。当时担心以美国为首的敌人发现,袭击我军,所有战士都是白天隐蔽,晚上全速前进。

到达朝鲜后,邹光启跟着部队参加多次战斗。邹光启是通信兵,每场战斗或者前进时,他需要来回递宿营报告、侦查报告等纸条。一次战斗期间,他冒着大雪,将前方的宿营报告送到作战指挥师,独自一个人背着枪,借着大雪白光,顶着刺骨寒风摸黑前行,整整走了3个多小时,周边时不时传来枪炮声,“真有点怕,那时才18岁。”

弹片打穿左腿,强忍剧痛不吭声

上战场前,有一道纪律: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叫。邹光启在一次执行潜伏任务中,被炮弹炸伤,为避免敌人发现,他咬牙强忍剧痛,直至痛晕过去。

1952年1月,邹光启所在的连部担负阵地防御,守卫在老秃山。老秃山是通往汉城的要塞,被称为汉城的一道“大门”。这里原本有茂密的山林,由于美军飞机大炮不断狂轰滥炸,所有的树木杂草荡然无存,巨石被炸粉碎,土地几乎被翻了一遍,整座山被削矮1米多,俗称“老秃山”。

老秃山与美军所防守的高地对峙,中间有块约300米宽的开阔地,晴天可以观察到敌人的活动。敌人则会进行无规则炮击和枪击,防止我军靠近。

1952年1月11日,邹光启和另外5名战士组成小分队,靠近敌方阵地执行潜伏任务,防止敌人夜间突然袭击。

1月12日凌晨3时左右,他们离敌方阵地只有100米左右。邹光启走出隐蔽处观察时,敌军的又一轮盲射开始了。枪林弹雨中,邹光启的左大腿被流弹击中,鲜血流了出来。

邹光启说,当时感觉左腿处一股热流涌出,意识到中弹了,脑海闪过两个想法。“一是我的祖国,自己死在战场上就不能继续战斗了;二是自己的父母。”邹光启说,意识清醒时,虽然疼痛难忍,但不能喊疼,叫喊就会暴露目标。

长达数小时潜伏中,邹光启只能咬紧牙关,强忍剧痛,双手紧紧抓着泥土,最后痛晕在阵地。

“战斗打响后,班长谭俊明为我包扎,战友们将我背回了营地。”讲述此事时,邹光启语速明显慢了下来。他说,自己这条命是战友们给的,战斗打响后,他躺在担架上,战友们轮流抬,每隔一段距离换一批战士抬。

不怕牺牲,战士们互留信物

采访中,邹光启挽起裤脚,左腿上的伤疤显示,当时炮弹碎片刺穿了他的左腿大腿部,留下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弹孔。同时,身上多处被弹片击中。现如今,邹光启的腿部,还有一些微小弹片没有取出,以致到医院做CT或核磁共振时,机器会发出滴滴的报警声。

“对于执行这个任务,我们都感到无比光荣和自豪,同时也作了牺牲的准备,从来没有后悔过。”邹光启放缓了语速。

抗美援朝战争中,自己一些战友,年纪轻轻牺牲在战场,再也没有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当年,他和一名来自湘潭的战友互留信物,互留各自的家庭住址和父母姓名。双方约定:“谁要是战死了,对方就把这些东西带回老家,代替对方看望‘咱爸咱妈’。”

邹光启的这名战友叫朱平友,比他大两岁。从朝鲜回国后,邹光启将遗物交到了朱平友的家人手中,并捐出了自己所有的财物。

对“家书抵万金”理解深切

1951年12月,邹光启所在部队和美国军队处于对峙阶段。敌方不时有飞机轰炸,扫射。往往一阵扫射之后,敌军又会派飞机进行喊话,打心理战。

当时,邹光启带一个班,前往离敌方300米左右的阵地加固工事。炊事班一天送两餐饭,有时候只有一餐,没有饭吃的时候,吃点干粮充饥,喝凉水解渴,或者抓一把雪放在口里。

1952年元旦前夕,连部通讯员满脸笑容地跑来,用广西口音说道:“祖国人民来信了!”

听到这消息,战友们激动地要跳起来。

邹光启说,17岁的他和父亲道别后,他给家里写过信,但因为作战地方无定所,从未收到回信。收到这封父亲从攸县寄来的信后,邹光启马上拆开。这是一封父亲请人代笔的家书:我当上县农业生产劳动队模范,我决定明年搞好互助组生产,增产粮食,全力支援志愿军打胜仗。你在前方要努力杀敌,莫落后……

信的背面写着:春崽(邹光启乳名),我好想你啊,家里的人都想你,早点打完胜仗回来。

邹光启说,信里有一张父亲的照片。这也是父亲照的第一张照片,目的是为了让儿子看看自己。“我拿着照片,不停地亲吻着,放到衣服最里面。”

重返朝鲜,祭奠战友

1979年12月,邹光启转业至湖南省酒埠江水电站工作,直至退休。

2000年,抗美援朝战争50周年之际,邹光启受到邀请,和一批老志愿军战士重返朝鲜,再度参观了自己浴血战斗过的地方,祭奠战友。

邹光启说,他是株洲晚报的老读者,从创刊号到现在,每期报纸都存了,“现在眼睛不行了,看不清字了,老伴读给我听。”

2017年,85岁的邹光启和老伴做出决定:无偿捐献遗体和器官。在两人提供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上,邹光启和老伴尹爱梅分别在自己的表上签了字,按了手印。上面写着,自愿捐赠角膜、眼球等。

为什么做这个决定?

81岁的尹爱梅说,她最初是拒绝的,儿女们也反对,总觉该落叶归根、入土为安。不过,最终听从了老伴“教导”,“我也是一名有着46年党龄的老党员。”

邹光启说,他是一名老党员,这条命也是国家和战友们给的。无论是当年在朝鲜战场上,还是和平年代,总想着为国家做点事,哪怕是一点点,“我的一生要献给党和国家,生前打仗保家卫国,死后捐赠遗体,希望能够为祖国医疗事业做点贡献。”(株洲晚报记者 何春林 通讯员 谭龙伟)

责任编辑:若叶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市委网信办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天舒律师事务所 赵加兵 13973338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