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株洲民生 > 正文

钱俊明:朝鲜战场上的拆弹专家

手腕被弹片击中,他忍着剧痛咬牙包扎继续拆弹 拿生命做实验以换取经验,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286f43d3-010a-403f-8143-6b646fcaf2cf

钱俊明老人说,入伍当兵、抗美援朝,是他一辈子的荣誉(记者 谢慧 摄)

10月21日,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工作人员将一枚“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送到了96岁抗美援朝老战士钱俊明手中。

钱俊明将这枚金灿灿的纪念章放在屋子里的老式柜子中。柜子里,存放着他在抗美援朝期间获得的各种表彰证件和军功章。

“此生最不后悔的就是入伍当兵、抗美援朝,那是我一辈子的荣誉。”回忆起抗美援朝的点滴,钱俊明斩钉截铁地说。

当地百姓拆房屋送材料 与志愿军协力修桥

“毛主席,我来看您了。”今年国庆假期,钱俊明在家人的陪伴下,再次来到韶山瞻仰毛主席铜像。

一家人在毛主席铜像前拍了全家福。照片摆放在钱俊明卧室最显眼的位置。照片里,老人精神矍铄,衣服整齐干净,胸襟上的军功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平日里,钱俊明会把军功章锁在柜子里,钥匙只有他一个人有。打开柜子,钱俊明轻轻抚摸着军功章,记忆来到了70年前。

1950年8月,26岁的钱俊明在株入伍,后随部队进入朝鲜。钱俊明是16军工兵独立团的首批战士,任务是修路、修桥、挖防空洞、埋地雷、送弹药、拆炸弹……

“遇水架桥、逢山开路,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钱俊明说,作业时,大炮轰鸣声、机枪的扫射声时常在耳边响起,轰炸机时不时在头顶盘旋,丢下炸弹。

1952年,钱俊明收到一则命令:“五个小时内必须修一座桥,保证我军车辆通行。”接到任务后,钱俊明和另外18名战士来到现场。这有一处宽约20米的河流,地势险峻,但树木众多,便于隐蔽。

钱俊明说,当地的民兵和老百姓对志愿军特别友善,一看到志愿军就会竖起大拇指。修桥过程中,除了当地民兵参与外,老百姓也会积极加入。受条件所限,修桥材料资源缺乏。得知情况后,当地百姓拆掉了自家房子,将里面的木头、砖块等送往工地,和志愿军一起修桥梁。

敌机投弹狂轰滥炸 战士们“叠罗汉”降低伤亡

修桥的过程中,敌机时不时在空中盘旋,先是投放炸弹狂轰滥炸,然后是机枪扫射。为了避免伤亡,战士们先在附近挖一些大坑,如果飞机来了则立即跳进大坑里隐蔽。很多时候,坑里的战士就“叠罗汉”。

钱俊明说,这样可以最大限度降低伤亡,上面的战友可以用身体保护下面的战友,“如果不幸炸弹刚好掉进坑里,那就是命了。”

敌机一走,战士们会以最快的速度从坑里爬出,来不及拍去飞机轰炸时掩盖在身上的泥土,立即参与稳固工事。

保护铁路桥也是如此。战士们在铁路旁挖好防空洞,敌机轰炸时就跳进洞中,减少伤亡,敌机一走立即将炸毁的轨道更换。因为部队随后就要过桥,必须及时修好。后来,战士们将铁轨拆下,放在一旁,人就隐蔽在防空洞中,等敌机轰炸完,迅速把设备搬出来铺设。

手腕被弹片击中 他咬牙包扎好继续拆弹

在朝鲜战场,钱俊明先后参加了透山、云山等战斗,多次荣获团一等功、团二等功、团三等功。

在一些要塞上,志愿军要铺设地雷,阻碍来袭。如果敌人没来,志愿军要经过此处前,就必须及时拆除地雷。与此同时,美军飞机不断飞来投掷定时炸弹,对志愿军后方补给线造成了严重威胁。拆除定时炸弹,保护补给线正常运转,也是大事。

“第一次拿地雷时,双手禁不住颤抖,心里特别紧张,生怕地雷从手中滑落。”钱俊明说,战友们都视死如归,一些战友在拆弹过程中牺牲或负伤。

钱俊明在一次任务中,手腕被弹片击中。“重伤不能喊叫,轻伤不能下火线,这是铁的纪律。”钱俊明说,当时他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急救包,咬着牙忍着剧痛,自我完成了包扎,继续投入拆弹工作中。

正是志愿军这种不怕累不怕死的精神,彻底粉碎了美军试图在3个月内摧毁朝鲜北部铁路的狂妄计划。

从小心翼翼到拼速度 他和很多战士都成“拆弹专家”

如何拆弹?“以常见的飞机投下的定时炸弹为例,一般情况下,大家先把定时炸弹拉到一个炸弹坑的边上,谨慎地把炸弹尾翼用钢锯锯下,让飞轮和引信的部位暴露,安装引信的地方会有一条细细的缝隙。拆的时候,一条腿跪在地上,一条腿顶着定时炸弹,用手握住引信头部。抓住引信拧动,但起初拧不动,战友会一起帮着拧。很多炸弹尾部引信处有个反拆卸的地方被紧紧卡着。这时需要用锤子不停地敲,直到引信体松动。最后,一手抓住引信,战友抓住弹体滚动,引信体慢慢离开了弹体。”钱俊明说。

对于熟悉的炸弹,大家很快就会依葫芦画瓢操作,碰到陌生型号炸弹,又要仔细研究一番,“拿生命做实验,换取经验。”

比如,战士们遇到过一种“蝴蝶弹”,外形就好像展开翅膀的蝴蝶,很多士兵和朝鲜人被“蝴蝶弹”炸死炸伤。

经过研究,大家发现这种弹无法拆除,里面炸药自然无法回收利用,只能引爆。于是,大家用一根铁丝制成一个钩,拴在绳子的一端,把铁丝钩轻轻地搭在“蝴蝶弹”的钢丝绳上,然后小心地走到五六十米外的坑里,用力一扯引爆“蝴蝶弹”。

“拆弹的过程中,有时候会想,会不会敲一下就爆炸。因为只要一炸,人就没了。”钱俊明说,拆弹时连呼吸都会小心翼翼。

“我拆除的炸弹里,有的装有二三十斤炸药。”钱俊明说,大家从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后面的拼速度,争分夺秒拆弹,他和很多非科班出身的战士都变成了“拆弹专家”。

【延伸阅读】志愿军先后五任司令员均为湖南人

抗美援朝时期,彭德怀(湖南湘潭人)、陈赓(湖南湘乡人)、邓华(湖南郴州人)、杨得志(湖南醴陵人)、杨勇(湖南浏阳人)曾相继担任或代理过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令湖南人骄傲的是,他们均为湖湘子弟。

1950年10月至1951年1月,在短短的80天内,彭德怀指挥志愿军连续发动3次大规模的进攻战役,将以美国为首的由17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军”赶到了三八线外,扭转了朝鲜战局。随后,彭德怀又相继组织第四、第五次战役,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1952年4月12日,彭德怀奉命回北京治病,由陈赓代理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1952年4月至7月)。1952年7月,中央调陈赓回国创办军事工程学院,邓华由志愿军副司令员兼副政委改任志愿军代理司令员兼政委。1952年10月14日,邓华亲自部署指挥了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1954年9月至10月,邓华正式担任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

邓华于1954年10月回国后,杨得志接任志愿军司令员至1955年4月。杨得志是朝鲜战场“地道战”的首倡者,上甘岭坑道防御作战很好地检验了这一战术成果,粉碎了敌人的“金化攻势”。

1955年4月至1958年10月,杨勇担任志愿军司令员,他是志愿军最后一任也是任期最长的司令员。杨勇曾在1953年7月指挥了抗美援朝中的最后一战——金城战役,共歼敌7.8万余人。(株洲晚报记者 何春林)

责任编辑:若叶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市委网信办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天舒律师事务所 赵加兵 13973338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