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株洲民生 > 正文

一本书读不下去怎么办?

很多书是你自己认定,读得一气呵成,非常流畅;有些书难懂,不好读,但又有不少导师以及比你水平高的人推荐……几乎所有读者,都遇到过这样的“难关”:一本书,读不下去怎么办?本期悦读,我们将这个话题抛给株洲日报悦读群的书友,并收集了他们中的部分观点和经历,希望对你的阅读有启发和帮助。

红楼梦未完

文/晏建怀

d01373f082025aaff3cec4b8f1edab64024f1ac0

张爱玲曾在《红楼梦魇》一书中说:“有人说过‘三大恨事’是‘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第三件不记得了,也许因为我下意识的觉得应当是‘三恨红楼梦未完’”。

对《红楼梦》下过狠功夫且因此暴得大名的,除了俞平伯、胡适、周汝昌等一干学者外,作家中一个是刘心武,另一个就是张爱玲,白先勇也出版过《细说红楼梦》,但他爱好既广,兴趣亦泛,相当于玩票,痴迷的程度远不如张。

张爱玲不像别人,读《红楼梦》只是文学的好奇或写作的需要,她的爱是入了骨的。

张爱玲大概八九岁就开始读,每隔几年又从头看一遍,一生浸淫其中。在我看来,她的名句“十年一觉迷考据,赢得红楼梦魇名”,还没有完全表达出她的痴迷,她说过,《红楼梦》于她,“是一切的泉源。”可见,《红楼梦》已然成为了张爱玲精神的一部分。

所以,张爱玲的“海棠无香之恨”,归根结底是“红楼梦未完”。

要用精气神去读,二十岁前没读下去

我也喜欢《红楼梦》,至今喜欢,还曾断断续续写过一个名曰《红楼一角》的系列小随笔,但与精神上同《红楼梦》高度契合的张爱玲比起来,则明显疏离得很。

《红楼梦》是一部要用精神气质去读的书。我至少在二十岁前没细读过,不是不想,而是读不下去。

后来我猜想原因,或许是自己涉世未深,不懂人情之故,但其实是那时的我更习惯“快餐式”阅读,尤其崇拜英雄。我能打着手电筒蒙在被子里通宵读完《射雕英雄传》,课堂上冒着被老师没收的危险偷看《约翰·克利斯朵夫》,但我不能在黛玉的啜泣声中呆上几分钟,尤其是读像《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此类,宝玉被警幻仙姑领到这里,带到那里,什么叫“将言而未语”?什么叫“待止而欲行”?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看了一册又一册,梦中的宝玉没晕,我这个书外的旁观者却早已绕晕了。

不喜是印象,不合是根源。

这种“合”与慧根有关,有人早慧,有人迟熟。张爱玲三岁背唐诗,七岁写小说,12岁发表文章,极早慧。我辈农村学生娃,稻谷飘香、花果满园还是有感受的,对于旧时痴男怨女的你侬我侬,毕竟还有些生活习惯和视觉感受上的隔膜。

读书除与慧根有关外,还与年龄和阅读经历有关。我少时读岳飞、水浒、杨家将,初中读金庸、琼瑶、梁羽生,高中喜欢唐诗、宋词和外国小说,大学喜欢徐志摩、戴望舒和莎士比亚。参加工作后,开始读鲁迅。我觉得鲁迅是文言文向白话文改革过程中对语言驾驭得最好的作家,简直无与伦比。他不像胡适,写一清如水的白话,鲁迅既传承了古典精髓,又吸收了西语长处,加上自己天才的创造,为我们提供了极具特色和魅力的白话文,比林语堂更蕴藉,比朱自清更洗练,比周作人更有骨感,比巴金则更优美,为我们运用母语提供了最佳典范。

《鲁迅全集》是把钥匙,之后四读《红楼梦》

我是读了《鲁迅全集》后,才真正感受到了中国文字也可以这般美好的,从此有了寻找美好文字的阅读冲动,之后慢慢步入了中国古典小说。于是,开始重读《水浒传》,再读《三国演义》,接着才开始读《红楼梦》。

这个时候,年岁稍长,娶妻生子,知道了一些人情冷暖,懂得了一点世事维艰,阅读已不再浮光掠影,而是触动更多,关注更深,常常掩卷沉思,感动莫名。

人在读书时,都会有一种代入感,感情丰沛的人,代入感越强,经历多的人,代入感越深。当你经历过成功与失败,遭遇过挫折与失意,受到过不公,看到过不平,你便会在阅读找到许多对应点,愤其之愤,慨其之慨,忧其之忧,叹其之叹,与书中的情节人物互动,既感同身受,又触发幽思。

三十岁以前的三五年间,我曾前后读过四遍《红楼梦》。为什么反复?自然是喜欢。我喜欢其中很多漂亮的词语,如锦褥、霁月、阆苑、秾艳、蓊蔚、洇润、沁芳等等;喜欢那些别致的句子、段落、甚至引文,鲁智深的《寄生草》“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多么酣畅洒脱!

多读几遍后,以前很多不喜欢的人开始慢慢喜欢。如黛玉,虽然哭哭啼啼,但她多么聪敏智慧?大观园赛诗,次次力压群芳。她的“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不单是爱情观,也是人生观,更是彼时女子遗世独立的圣洁。

以前喜欢过宝钗,但细看金钏因王夫人之辱轻生跳井,王夫人惭愧落泪时,宝钗一句“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让我对她所有的宽容瞬间荡然无存,从此憎恶起这个人来。在这点上,宝钗是王熙凤的翻版。

一旦用心读红楼,就永远读不完了

读红楼就是读市井,读传统,读社会,读人情世故。多少世态,多少凉薄,多少人性的洞察,多少坚硬的壁垒,无不是传统道貌岸然下的阴暗和沉滓。贾府就是那个时代的缩影,洞悉细微的反而是一个下人焦大,懂得忧患的反而是一个小孙媳秦可卿,最知这个所谓“诗礼簪缨之族”龌龊的竟是一个尚义任侠的浪子柳湘莲,最可笑、可怜、可亲、可靠的竟然是偌大家族一个隔着十万八千里的穷亲戚刘姥姥……《红楼梦》是一个万花筒,映照出人世间的生旦净末丑,映照出世相和人心,同时教会你明辨是非,开启你内心的慈悲和宽容。

人一旦用心进入了《红楼梦》,结果往往是欲罢不能的。上世纪90年代初,我买了一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上、中、下三册,读一遍之后,不过瘾;读两遍之后,仍不过瘾;读完第三遍,书胶断了,书页脱了,我难舍,在靠近书脊的位置用小钢钻钻出孔,再用小绳子装订好,之后,又读了一遍,才把它当成“古董”收了起来,又买了一套,摆在了书架上。如今已近知命之年,我又开始了对《红楼梦》的第五次阅读。

不仅《红楼梦》著作本身,因为这个爱好,我还爱屋及乌地购买了一些研究或解读《红楼梦》的著作,如王国维的《红楼梦评论》、蔡元培的《石头记索隐》、俞平伯的《红楼梦辩》、周汝昌的《红楼梦新证》《红楼夺目红》《红楼小讲》、马瑞芳的《红楼梦风情谈》、余英时的《红楼梦的两个世界》、萨孟武的《红楼梦与中国旧家庭》,还有《李国文谈红楼梦》《蒋勋说红楼梦》等等,当然,还有那套《脂砚斋重评红楼梦》(庚辰本)。

《红楼梦》的最大意义在于,它是中国第一部真正写“人”的作品,凸显了人的价值和尊严,这种精神在之前的文学作品中几乎是没有的,有的只是江山社稷、王侯将相、功名利禄以及善恶忠奸。

张爱玲写过一篇《红楼梦未完》,那是书的未完之恨;我“原搬照抄”于此,是取其博大精深之意。对我来说,《红楼梦》是永远也无法读完的。

责任编辑:若叶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市委网信办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天舒律师事务所 赵加兵 13973338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