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株洲民生 > 正文

谁还不是个宝宝了? 买玩具,他们比孩子更痴迷

株洲晚报首席记者 戴凛 文/图

模型、积木、球星卡……如果你觉得这些只是孩子们的玩物,或许你已经“落伍”了。最近,国内玩具品牌泡泡玛特频繁登上话题榜,成年人玩具市场也开始被更多人知晓。而在我市,也有不少成年“潮玩”(潮流玩具)玩家。

downLoad-20210113094747

▲小文梦寐以求的梅西签名球星卡

downLoad-20210113094753

▲凌杨现在把更多精力放在了一款动物模型玩具上

一张梅西签名球星卡,他追了4年

“我很喜欢梅西,为了收藏到他的签名球星卡,足足花了4年时间,才在今年淘到手,很有成就感。”小文(化名)轻轻翻开他精美的球星卡册,这张梅西的球星卡,就“躺”在这本册子的最中间。

对于“80后”来说,类似球星卡、明星卡、动画卡这样的卡片并不陌生,在当年的方便面里,它们就有过类似“盲盒”一样的存在。在记者的记忆中,为了凑齐一套卡片,不惜一次性把一箱30包方便面全部拆开,以至于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只能啃着受潮而软化的干脆面当早餐。

小文当然也有这样的记忆,但让他“入圈”的,还是在北京游玩时的一次“偶遇”。

“一狠心,花了一个月的生活费,买了6张卡。”2013年,小文在北京游玩时,无意中走进了一家专门售卖球星卡的小店,很快他就被琳琅满目、精美的卡片所吸引。他花费1500元买了一盒NBA球星卡“盲盒”,结果抽出了一张乔丹签名卡,当时的市值就已经超过3000元。从此,他一发不可收拾,当年又花了1万多元用于购买球星卡。

由于这些具有版权的球星卡大多由国外的公司发行,小文也要花费不少时间来海淘集卡,与国外的收藏爱好者交流和交易。

对玩具很感兴趣,特意去玩具公司应聘

“80后”的凌杨,则是一位“乐高”积木的忠粉。凌杨说,他一直对玩具很感兴趣,因此在2010年大学毕业后,特意应聘了几家与玩具有关的公司。

他第一份工作去了位于广东汕头澄海区的一家知名模型公司,在生产线上的工作经历,让他了解了玩具的生产流程。此后,他又转战广州,在一家知名玩具总代理公司工作,并从此和“乐高”积木有了不解之缘。

“一开始想的是好不好玩,后来想的是好不好卖。”凌杨说,在玩具总代理公司工作时,每次有新货上架,他们都要拼装很多套积木,用于陈列展示,所以每当新货到店的时候,总是想着好不好玩。2013年,凌杨回到老家株洲创业,在湘银小区外开了一家“乐高”专卖店,于是他的关注点变成了产品的卖点。

成年人对玩具的兴趣到底有多大?凌杨说,因为当时省内的“乐高”专卖店大多在高端商场内,由于店铺面积受限,一般不提供产品试玩,而自己的店铺面积较大,专门腾出一半空间用于玩具试玩。为此,一些长沙的爱好者甚至会专门开车来他店里试玩。

玩家群体主要是学生和白领,在15岁至35岁之间

近年来,随着“消费升级”,很多新兴行业开始崛起,潮流玩具就属于其中的一类。有数据显示,2015年—2020年,我国潮流玩具市场规模从63亿元增长至200亿元。那么,到底是哪些群体在玩这些“潮玩”产品?

“玩家群体主要是学生和白领。如果从年龄段来划分,主要在15岁至35岁之间。”“潮玩”爱好者吴子怡在网上经营一家“潮玩”小店,主要销售玩偶类的“潮玩”产品。他说,对于非“潮玩”爱好者来说,这些玩偶就算再精致、再好看,他们也不会买。但对于爱好者来说,每一款玩具都能找到亮点。此外,类似“盲盒”这样的销售模式,也确实抓住了人性中“赌”的心理。比如泡泡玛特和球星卡“盲盒”等。

吴子怡说,别看学生没有收入来源,但是他们可以几个月省吃俭用,去买一堆自己喜欢的玩具、球鞋等。还有一类人是白领,口袋里有些闲钱,也比较感性,买玩具是放松自己、购买快乐的手段。

凌杨也有着类似的感受。他说,此前很多学生来店里选购玩具,几乎不关心价格,也不还价,最多就是要求送一个小玩具当做“添头”。

那么,这些玩家的兴趣点到底又在哪里?吴子怡说,凡是被打上“限时”“限量”的牌子,就总会有一群追随者。比如肯德基儿童餐赠送的“联名版”玩偶,往往是限时销售,一些人为了收藏玩具而买肯德基。最终,很大一部分产品也流向了上述年龄段群体的收藏圈。

获得精神上的满足感,还有投资价值

这些“潮玩”产品,除了让收藏者获得精神上的满足感,还成为一部分人的投资选择。

“还真如网上的段子一样,有的人每次买两套,一套用来玩,一套放在柜子里用来展示。”凌杨说,他认识一个家长,每次都会买两套相同的玩具,一套拆开给孩子玩,另一套完整保存用来投资。以“乐高”积木为例,部分拆盒的玩具放上几年,也能以原价甚至超原价卖入二手市场。如果是没拆盒的,甚至能翻几倍。“乐高”每年会出1-2款街景积木,其中有一款“蔬菜店”积木,上市售价为1499元,几年后的售价已达到2万多元。

如今,凌杨把更多精力放在了一款动物模型玩具上,综合投入已有逾百万元。一方面自己把玩,另一方面用于销售。

近年来,小文也尝试将自己的爱好当作一种投资。他目前已收藏各类球星卡800余张,其中多张卡已经由数千元升值到数万元。除了特别钟爱的球星卡继续收藏,更多的则打算用于交换或交易。

“入坑”需谨慎,最好先多看多学

凌杨认为,近年来,部分“潮玩”玩具变成火热的投资产品,不排除有资本进入市场,带动市场交易量大增、价格上涨。还有就是玩家为了炒作自己的藏品,夸大藏品的“稀有度”或是“特殊性”。前些年,一些限量版的“乐高”产品在投资市场上火热,身价暴涨。但厂商最近又推出了部分“热炒”产品的“复刻版”(指复制原版产品,仅更换产品包装或颜色),造成这类商品在收藏市场身价大跌。

小文也认为,球星卡的市场价格变化,可能比股市波动还要大得多。一张球星卡的价值,往往会随着这位球星的起伏而变化。明星的去留、生活话题、未来的职业生涯等,都是影响球星卡价值的潜在因素,因此投资球星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位初级爱好者花700元在网上收购了一张某球星的卡片,但经过专业估价,甚至连70元都不值。”小文建议,对于只是“追星”的爱好者来说,购卡最好是量力而行。而想把球星卡作为投资理财产品的市民,更需谨慎,毕竟“水很深”,最好先多看多学。

责任编辑:王露

欢迎关注“株洲新闻网”公众号

欢迎关注“株洲发布”公众号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传部 市委网信办 株洲日报社 |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新闻路18号 在线咨询Q Q:技术QQ咨询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88号 湘ICP备12009507号
株洲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湖南天舒律师事务所 赵加兵 13973338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