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如今丰富多彩的娱乐生活相比,当年的老百姓休闲,几乎只能做单选题——看电影。

娱乐生活的匮乏,在株洲建市后,1952年3月,终于有了第一家专业的文化设施——人民剧院,曾经只能上"鲁班殿"偶尔看看戏的株洲人,奔走相告。

早在2月,人民剧院就购买了国产罗雅尔式放映机,为3月份的开业做准备......[更多]

据《株洲市志》记载,上世纪50年代兴起的电影院内,使用的都是提包放映机,这种外形像箱包一样的机器提着就能走,配上三脚架为观众放映,是当年很时髦的造型,不过为了保持放映时电压稳定,经常需要把通电电线浸泡在两口大盐水缸内。

简陋的条件并没有影响市民的观影热情......[更多]

创刊于1950年的《大众电影》曾以单期960万创下中国文艺类杂志的最高发行量,在当时,大家都以这本杂志来了解电影。

文革十年,有限的几部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和朝鲜影片,陪伴着观影热情极高的株洲人,前南斯拉夫电影《桥》,他的主题曲《啊朋友再见》成为全民传唱的热门歌曲。

经历了长久的压抑和文化交流的匮乏,电影已经是人们窥探外部最简单的窗口,大众一直在盼望春天的来临,70年代末,电影历史上的第一个春天来了......[更多]

80年代,国人的收入慢慢增加,电影的结构也发生了变化,1982年的《少林寺》,市区5家电影院共放映了222场,创下当时的最高纪录。

这一段狂欢期,让禁锢了10年的群众文化生活骤然得到释放,虽然上百部中外电影重登大银幕,但进入90年代后,几十年前的外国片,令大家观影的热潮逐渐冷却,直到美国大片......[更多]

但这样的好景并没有坚持太长的时间,卡拉OK、录像厅、歌舞厅涌入市场,加之数十年的计划经济运营模式,老影院斑驳腐朽的肌理一寸寸暴露在开放化的影众面前。

习惯了国家统管下的"统购统销"和"层级发行"体制的老电影院,因为设备、理念、制度和人员等综合因素,许多都无法挺过市场化阵痛迎接新生,只能在激烈的市场自由竞争......[更多]

与数字化放映电影不同,以前的电影放映都用胶片,一部电影一套拷贝,又厚又重的好几本。拷贝数量少,往往数家影院共用,比如株洲的第一场电影在人民电影院放映,演完后,第二场由株洲电影院放映,这家刚映完的胶片拷贝,要迅速传递到另家去,从而还派生了"跑片员"这一职业。他们跨着轻骑摩托,风雨无阻地往来于各家影院之间,许多人还有跟着跑片员看电影的回忆。

如果遇到摩托车故障、检查胶片的拷贝情况耽误了时间,银幕上则有"跑片未到"字样,台下观众习以为常,耐心等候。

与如今丰富多彩的娱乐生活相比,当年的老百姓休闲,几乎只能做单选题——看电影。

娱乐生活的匮乏,在株洲建市后,1952年3月,终于有了第一家专业的文化设施——人民剧院,曾经只能上"鲁班殿"偶尔看看戏的株洲人,奔走相告。 早在2月,人民剧院就购买了国产罗雅尔式放映机,为3月份的开业做准备......[更多]

如果说2008年前的千金影城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全株洲人都上那儿看电影,那么
2008年,万达国际影城进驻时,也让千金感到了危机。"以前非常依靠电影来 吸引
观众,但株洲有了第二家电影院,设备也很不错,我们意识到这样 不行,要
用服务和活动培育我们的观众市场,要想更多办法来 推动人气。"
就连影院小卖部里的爆米花,都成为 提升自身品质不
能漏掉的细节......[更多]

随着今年7月5日星鑫国际影城在芦淞区汉华国际开张,我市城区的商业影院刷新到10家。一个城区人口100多万的城市,驻扎10家商业影院,市场是否已近饱和,是否尚有潜力可供挖掘?答案当然掌握在株洲市民手中。

那么我市市民的观影情况如何?据市电影管理办公室主任陈静介绍,去年我市所有影院票房已突破6000万,按照平均票价31元,约有200万市民进入影院。在城区人口约100万的株洲,可以说平均每人看了两场电影,却远远少于电影市场成熟的国家。

到底我市市民看电影的热情高不高?哪些群体是电影消费的主要群体?株洲人最爱看哪些影片?记者就此走访调查了城区6家商业影院。

1952年3月:第一家专业剧院,人民剧院开张。

1954年1月8日:株洲市第一家专业电影院--人民电影院举办首映式,观影《沙漠追匪记》。

1958年前后:株洲电影院、湘天桥电影院、红旗电影院陆续开张。

1982年:国产影片《少林寺》刷新株洲单片放映纪录,5家电影院共放映222场,株洲电影院一天8场创最高。

1984年:株洲电影"放映场次"、"观众人数"创历史之最,分别为123119场和7405万人。

1987年:株洲电影"发行收入"达396万。

1994年:株洲电影引进第一部美国大片《亡命天涯》。

2002年12月27日:株洲电影院与改制后的"千金药业"联手打造的"千金影城"全面开业,株洲人看电影进入新篇章。

2013年12月24日:中影国际影城第一块"中国巨幕"(14.5米x24.5米)落户株洲。

在已有9家商业影院的情况下,星鑫国际影城还来入驻,并非没有原因。该影院关经理介绍,他研究市电影管理办公室的相关数据后发现,"株洲看电影的人,还有它的票房在逐年增加",他说,而且增加的比例很大,"几乎每年都会增加25%"。正是看中了这种增长潜力,他们才决定加入株洲电影市场。

陈静也介绍,我市票房在全省所占份[详细]

在看电影的喜好上,株洲人与一线城市的步伐跟得很紧。何香兰介绍,千金文化影城是如今唯一本土影院,已有10多年的历史。她说,随着我市居民消费水平的提高,市民在文化消费上的投入也逐渐增多。虽然株洲城市不大,但市民在电影消费水平上,已慢慢在向一线大城市看齐。

滨江国际影城总经理李焕新也说,前年他们影城成立之后,他就发现,在全国大城市热映的影片,在株洲一般也能收获很好的票房。他说,他们影城开张至今票房最好的三部电影是《泰囧》、《速度与激情6》,以及最近热映的《变形金刚4》。[详细]

李焕新介绍,一般来说,每年株洲人看电影会在4个时段出现高峰,分别是:五一黄金周、暑期、国庆长假,以及年底贺岁档。"这些时期刚好放假,市民也愿意消费",他说,可是旺季之后,淡季也会紧随其后。原因也不复杂,一段时间的集中消费休闲之后,市民就会回归学习或工作,而且消费热情陷入疲软。

而在一天之中,大多数影城的负责人说,下午2点到4点,晚上7点到9点观看电影的市民最多,其余时候不固定。[详细]

在天元区新闻路上班的杨女士说,她去年花费在看电影上的钱有四五千。"以前没结婚的时候可能更多,那时每星期有4天会去看电影",她说,自己在千金文化影城、美达影城、万达影城等5个影院都办了卡。

由于住得离千金文化影城近,她一般选择在那看电影,"去年充在卡里的钱有4000多,加上开车去看,买爆米花、饮料,可能花了5000多在看电影上。"[详细]

家住荷塘区钻石路的卢胜峰58岁,和妻子结婚25年,每年都会以看电影的方式作为结婚纪念。

他说自己以前是厂矿里的工人,也有电影情结,"小时候为了看场露天电影,走个七八里地是常事",卢先生说,他还记得当时最羡慕的就是电影放映队的人,走到哪就将电影放到哪。《地道战》、《庐山恋》这些老电影他现在还有印象。[详细]

株洲市解放剧院当年是不放映电影,专供演剧之用。株洲解放剧院为1952年由钟富民、袁小风、黄雪梅等三十二人集资3万元修建,主演地方戏:湘剧、花鼓戏。六十年代学校组织观看话剧《雷锋》、湘剧《白毛女》等。[详细]